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08章 二婚vs亲子鉴定

    “悠悠,还有什么需要买的?”和苏悠悠约定好今天要陪着她出来买新婚要用到的东西的顾念兮,扫了一眼他们手上这两件刚刚从大街上淘来的裙子之后问道。

    此时的苏悠悠,正到处张望着什么。

    “也没啥好买的。基本上,要的东西我那边都用,所以买了也是浪费钱!”

    苏悠悠回答。

    “这也不算是浪费钱吧!你们这好歹是新婚啊……”

    这么几年,顾念兮也算是看这苏小妞和凌二爷一路艰难险阻走过来的见证人。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要结婚了,顾念兮当然也希望看到他们的婚后过的甜甜蜜蜜,圆圆满满的。

    “新婚?这都是二婚了好不?”

    苏小妞想也没想,就这么说出来了。

    她和顾念兮来的这个地方,其实是大众化的商场。人,自然也比较多。

    当她的嗓门扯得老大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周围的人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盯着苏悠悠看,那感觉,就像是盯着一个怪物在做什么研究似的。

    也对,现在的苏悠悠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却口口声声的喊着她是个“二婚”的。

    到这商场里来的都是大妈大婶的级别,附带非常彪悍的三八功能。

    一听到竟然有人这么年轻,就是个二婚,众人貌似都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离的婚。又怎么遇到个愿意娶二婚女的。

    可他们估计不知道,苏悠悠的两次婚,都会和同一个人结。

    不管是离婚前还是离婚后,他们的心意貌似从来没有改变过……

    虽然明知道这些,但看到州委那些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苏悠悠的时候,顾念兮还是有些不舒服。

    随即,她对苏悠悠道:“悠悠,别说的那么大声!”

    顾念兮的意思,苏悠悠一下子就领会了。

    一抬头,就能看到三两个人矗立在他们两人的不远处,要是再看不出什么,那是傻子。

    若是这事情发生在和凌二爷离婚的那段时间,现在的苏悠悠估计一下子就逃跑了。

    可现在的她,真觉得离婚没啥好丢人的。

    再说,他们这些不离婚的,也不一定比她这离过婚的现在过的幸福,对吧?

    最起码,离了那次婚之后,让那个男人知道了她苏悠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不会再那么随便的对待她,更不敢当着别人的面不敢承认她苏悠悠的身份,甚至也学会了珍惜他苏悠悠!

    这些,以前的苏悠悠是从来都不敢想的。

    扫了一眼周围那些八卦的人儿,苏小妞说到:“兮丫头,二婚没有啥见不得人的,怕什么?”

    “这……”

    顾念兮一时间还搞不清楚苏小妞这是唱的哪一出,就听到这丫头又说了:“我就不相信,那些到现在没离婚的,每天不恨透了自己起早贪黑给别人当煮饭婆,却连别人一句好话都没能听到的日子!”

    “是,我苏悠悠是二婚了。可最起码,我再也不用忍受那样唯唯诺诺的日子,也不用忍受成天尽心尽力却被人当成驴肝肺的生活。”

    “你说,是我现在这样的生活好,还是要死撑着溺死在不幸福的婚姻里?”

    连着几句话,听的周围的人愣愣的。

    而顾念兮却知道了,苏悠悠现在真的从当初那段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了!

    现在的她,又是以前那个自信心爆棚的苏悠悠!

    不管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她,都能笑着活下去的苏悠悠!

    “对,二婚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拉着苏悠悠的手,顾念兮勾唇。

    “知道就好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虽然不惧怕这些人的眼神,但也不意味着她苏悠悠喜欢被人当成猴子一样看戏,是不是?

    “好!”

    说着,她和顾念兮又走了一小段,将身后那些人都给甩在了后头。

    可他们却不知道,当他们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商场里有另一抹身影,也听到了苏悠悠刚刚激情昂扬演说的那番话。

    “二婚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站在人群中,那个人儿一遍遍的呢喃着刚刚的那一番话。

    ——分割线——

    “悠悠,真的不用多买一些什么东西吗?我看要不要再添置一些家庭用品还是家电之类的?”

    顾念兮看着这一路逛下来,两人的手上的东西,除了一些衣服就是几样护肤品。所谓的新婚用到的东西,却一样都没有。

    “我说了不用就不用了。”苏悠悠看到某个专区的化妆品正在打折促销,兴奋的拉着顾念兮往那边扎堆。

    这正好是她苏悠悠喜欢的那个牌子。

    前段时间生小小妞的时候,因为害怕化妆品对孩子不好,她都将自己的那些化妆品给丢了。

    可现在这一整套需要重新购买,又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本来今天她就是想拉着顾念兮过来买这些东西的,如今竟然还能碰到打折促销,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兮丫头,你说我这个腮红是买橘色的好还是粉色的好!”

    “粉色的吧!”

    顾念兮一边给建议,一边还说了:“可人家新婚家里不是都有新东西么?我怕你和凌二这样,不大好!”

    顾念兮的意思是,不大吉利。

    但因为生怕说的太过直白,会伤害了苏悠悠,她才没有明说。

    可苏悠悠还是听出了,她的意思。

    这个时候的苏悠悠,将自己刚刚准备使用的腮红放下了,一本正经的对顾念兮说着:“兮丫头,我以前也和他结婚过一次,那一次我们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可那个时候我们幸福了么?”

    没等到顾念兮回答,苏悠悠又说了:

    “没有吧?”

    那一次的婚姻,连一年都维持不了。

    “……”听着苏悠悠诉说着这一些,顾念兮突然安静了。

    “那一次我们没有多久就离婚了,所以并不是结婚一定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你和你家谈少,你们当初不也是没有买那些乱七八糟的就结了婚?”

    听到苏悠悠这么说,顾念兮倒觉得也是。

    当初,她可是被谈少直接坑进了民政局的。

    婚房,还是谈老爷子十几年前给他买的那套公寓。

    公寓里,那些家电也是好几年前的款。

    除了看上去像模像样张贴上去的那个“囍”字,就没有其他了。

    甚至,她和谈逸泽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没有。

    再者,因为谈逸泽工作性质的关系,到现在他们连抽出个时间,和别人一样拍摄一组像模像样的婚纱照都没有。

    可她和谈逸泽,不也走到了现在?

    孩子,都生了两个。

    虽然没有和别人那样的山盟海誓,但他们现在也非常的幸福……

    所以,顾念兮也好像理解苏悠悠了。

    “也对!那就什么都不买了,省下来的钱钱给我买个唇彩好不?”

    “顾念兮,你真好意思啊?你好歹也是三家上市公司的大总裁,你会缺买化妆品的钱么?”怎么说,都应该是她顾念兮买给她苏悠悠才对,是不?

    苏悠悠就是想逼着顾念兮说这么一句话。

    可苏悠悠再怎么逼着,都耐不住人家顾念兮脸皮忒厚?

    当着她苏悠悠的面,这家伙竟然眨巴着大眼珠子说:“缺,真缺!”

    闺蜜是做啥的?

    除了忧伤的时候能一起依偎着相互取暖之外,更多的还是像现在这样用来欺压。

    “顾念兮,只有一款!”面前那些唇彩,可是杂七杂八多种多样。

    这要是顾念兮随便挑个几款的话,她苏悠悠的荷包绝对会迅速干瘪下去的。

    “苏悠悠,你怎么这么抠门?”

    “我抠门,我骄傲!”

    某女大放厥词!

    对于这样一个将抠门当成骄傲的闺蜜,顾念兮真想挖苦她一番。

    不过与其打嘴皮子,倒不如时机行动来的好。

    在某女三番两次的喊着她的抠门口号的时候,顾念兮挑了三款唇彩……

    ——分割线——

    年底的时候,各大集团的年会纷纷举行。

    而这一日,举办年会的正好是宋亚集团。

    收到邀请函的,不只是同时担任几个大公司总裁的顾念兮,还有前段时间和宋亚集团有过合作,并且发生了事故还被诬陷的凌氏集团的凌二爷。

    总的来说,接到宋亚集团的这个邀请函的人儿,心情都不是很美丽。

    顾念兮那边,正因为韩子这几日连连不到公司来报告而各种心力交瘁。而凌二爷这边……

    邀请涵是宋亚集团直接派专人送到凌二爷的手上的……

    这也就意味着,这场所谓的年会他凌二爷非到不可了。

    “你先回去吧……”

    扫了一眼手上的邀请函之后,凌二爷开口。

    只是这个答案,却让送来的人儿貌似有些不满。

    “可这……”

    “还有什么事情?”

    凌二爷的态度,不冷不淡的。

    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眸里,也没有任何的暖意。

    那种感觉,让你看不透这个男人到底对这个邀请函是什么态度。

    “我们总裁交代了,务必将凌二爷邀请过去!”

    这人儿照实交代!

    上下扫了这个人儿一眼,凌二爷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这一次,那个人赶紧点头:“那在这里先感谢凌二爷了!”

    今天出门之前,宋总就说了,若是没有将凌二爷邀请到的话,那他在这宋亚集团的职位也就保不住了。

    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年会宋老头一定要凌二爷过去。可这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过来了。

    谁让他们只是这些大人物身边的棋子?

    棋子,是没有掌控自己命运的权利的。

    他们能做的,就是在这棋手下,好好的把握自己的命运。

    如今,凌二爷终于同意了他的话。

    这也让他,暂时保住了这份工作。

    一番感谢之后,那人匆匆离开。

    那离开的步伐,像是生怕凌二爷反悔了似的。

    等这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办公室门口之后,六子才问到:“二爷,您真的打算过去?”

    说实话,凌二爷和宋老头的关系交恶,这A城已经人尽皆知了。

    且不说先前宋亚集团的千金宋喜燕那一出乌龙事件,光是前一段时间合作的时候,工地出事这宋老头竟然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卸到了凌二爷的身上,这样的做法,谁人能忍受得了?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凌老爷子非常的不满。

    前前后后打了好几次招呼,让人将宋亚准备参与的项目都给刷下来了。

    至于他们陷害凌二爷的资料,也在这中间被谈逸泽的人给掉包了。

    很快,宋亚集团的辉煌将一去不复返。

    六子实在不明白,这宋亚如今还得瑟什么?

    竟然这么个破年会,还敢这么兴师动众的邀请凌二爷!

    难不成,他们还有什么目的不成?

    若是换成是六子自己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去的。这明摆着就像是鸿门宴,难不成还要进去不成?

    正常人,是不会这么傻的。

    可凌二爷却对着他点了点头:“嗯!”

    “二爷,没必要吧!这宋亚集团,就是个秋后的蚂蚱,估计蹦达不了多久。这个时候咱们要防着他是不是?”

    六子真的觉得,这次宋亚之行,肯定不那么太平。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凌二爷要的报仇,可不是将这宋亚给拉进死水里那么简单。

    他要的,是将整个宋亚集团都给拆骨入腹,才能解了他的心头之恨。

    特别是那个对着苏小妞挑衅的女人……

    他要让这女人知道,他凌二爷的老婆可不是随随便便任人欺负了去的!

    当他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眸里此刻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

    “那……二爷到时候我陪您去吧!”

    六子道。

    现如今,凌二爷对六子来说已经不只是个上司那么简单了。

    ——分割线——

    骆妈妈得知了骆子阳有了孩子,是在这个晚上。

    这阵子家里没有什么事情,所以骆妈妈就直接到骆子阳这边来了。她说了,有孩子的新年才像是新年。

    所以不管骆爸爸怎么说,她就是不听。

    不过过来的这个晚上,骆子阳并没有在家。

    所以,骆妈妈用前段时间骆子阳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了别墅的门。

    一个人住的房子,骆子阳也没有怎么注意。

    昨晚上看过球赛时候吃的零食和啤酒空罐,都摆在茶几上。

    旁边,还有一大摞的资料。

    看着这房子里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骆妈妈一进屋搁下行李就开始收拾了。

    “这孩子,怎么吃掉的垃圾都不给扔掉呢!这要是夏天的话,都腐烂了!”

    骆妈妈一边收拾着一边念叨着。

    “哎呀,这衣服都堆了几天没有洗了?”

    说着,她又将骆子阳房间里堆成一堆的衣服给收拾好,放进了洗衣桶。

    紧接着,她又是拖地又是洗碗的。

    说实在的,这次过来她发现,这骆子阳的别墅比以前来的时候脏乱了许多。

    可她却不知道,自从苏悠悠离开这之后,骆子阳就觉得这个房子空荡荡的,不怎么喜欢了。

    每天不是到大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他才不会回家。

    而且他也不喜欢收拾房间。

    以前之所以那么勤劳的收拾着,还不是因为担心苏悠悠会过来,要是让她看到这么脏乱的一幕,他担心会给她留下给坏印象。

    可上一次,在商场里看到苏悠悠,以及陪伴着苏悠悠逛街,还推着小床的凌二爷,骆子阳便彻底死心了。

    听说,苏悠悠给凌二爷生了个女儿。

    并且,明年年初的时候打算办婚礼!

    这不,日子刚定下来,凌氏集团那边就派人送来了请柬。

    那动作,就像是恨不得整个世界都提前知道的。

    特别是他骆子阳的!

    凌二爷甚至还特意亲自发了短信过来……

    短信的意思是说,让他骆子阳到时候一定要到场,当……娘家人!

    凌二爷没有说其他的,可其中的警告意味却极为明显。

    这男人,不就是在提醒他骆子阳,现如今苏悠悠已经是他的人,不要再打苏悠悠的主意了!

    虽然明知道这不过是那个男人的诡计,可骆子阳不得不承认,他还是中计了。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还是忧伤了好几天。

    这里,充满了他和苏悠悠两人的回忆……

    也让他更没有心情收拾这个房子了。

    而骆妈妈到来,正好恰逢这个时间段。

    终于将基本的都给打扫了之后,骆妈妈才开始坐在沙发上,给骆子阳整理着放在茶几上的资料。

    在她看来,儿子的每一分资料都是宝贵的。

    没准,会牵扯一大堆的数目。

    所以,她整理起来都特别的小心。

    看到相关联的几分,她就会给整理在一起。

    而就在这一大堆资料中,骆妈妈发现了一份资料……

    “亲子鉴定书?这是什么?”

    因为文件上显示的这几个字,引起了骆妈妈的注意。

    本来,她并没有打开骆子阳文件的习惯。

    可因为这几个字,骆妈妈不得不翻开了这份文件……

    而最后的那几个字,更是让她拿着文件的手颤抖了起来:“dnA亲子鉴定测试结果,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子阳,有孩子了?”

    “这个孩子,谁给他生的?”

    在读完了整份dnA亲子鉴定报告之后,骆妈妈又连续念叨了这三个问题。

    而很快的,有那么个女人的身影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可她却不知道,这份报告是骆子阳前段时间感冒的时候到医院拿药,正好碰到施安安带着一个孩子到医院里看病,趁着施安安离开去洗手间,偷了孩子的一小截头发去做的验证结果。

    其实,一早骆子阳就怀疑施安安的那几个孩子是他的。

    可施安安一直说了,那几个孩子是早产儿,父亲也不是他。

    被施安安这么说,骆子阳就算想要去认孩子也不好。

    可他总感觉,施安安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那一天,他看到孩子的时候就想到了做个亲子鉴定。

    其实,鉴定结果骆子阳一开始不怎么看重。

    是他的,估计施安安也不会让他认的。不是他的,他也省得疑神疑鬼。

    可那天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骆子阳感觉自己的世界乱了套。

    这也是那一天他为什么找了施安安。

    他,就是想要就孩子的事情,问问施安安到底今后是怎么打算的。

    可没想到,问题还没有问出口,却遇到了苏悠悠他们。

    那之后,骆子阳也追不上施安安。

    孩子的事情,暂且搁置。

    而那份检验报告,也在那日之后被骆子阳遗弃在这茶几上。

    可骆子阳却怎么都没想到,这份检查报告会被骆妈妈看到,并且拿着这一份检查报告,找上了苏悠悠……

    ——分割线——

    这日,谈少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午饭之后。

    今天本来是休息日,可他又被叫回了s区忙活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匆匆忙忙的赶回家。

    其实吧,谈逸泽盼着这个假日,已经盼了好久。

    本来是想着,趁着这样的下雪天,带着顾念兮去滑滑雪,感受一下她这个南方孩子从没有体验过的雪世界的美好。

    可谁知道,一进家门的谈逸泽,脸又黑了。

    为啥?

    他那娇滴滴的小妻子,竟然在这样的假日里也不在家!

    这丫头,这么个难得的假日,到底去做什么事情了?

    早上他接到电话,说要临时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听到她说要出门去。

    谈逸泽还记得当时这丫头正在房间里不知道忙活着什么,还一脸兴致冲冲的样子。

    看着她那样,谈逸泽这才放心离开。

    难不成,其实她早上就决定去做什么事情了?

    越想,谈逸泽心里越不是滋味。

    这段时间他又接连除了好几次任务,基本上假期都没有怎么陪在顾念兮的身边,本来还想着趁着今天好好的弥补下她。

    可这丫头,该不会已经厌倦了长时间没有人陪伴的日子,找了其他人玩了吧?

    要是女的,谈逸泽估摸着还能接受。但要是男的,谈逸泽就……

    “小泽,你回来了?”手牵着聿宝宝,谈老爷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刚刚聿宝宝才午觉醒来,胖嘟嘟的小家伙看起来有些呆头呆脑的。

    盯着谈逸泽看了好一会儿,他才发觉是他家谈少回来了。这才撒着脚丫朝着谈逸泽跑了过来。

    “嗯。爷爷,兮兮呢?”

    将这闹哄哄的小家伙给放在自己的肩头上,让他一个人坐在上头傻笑之后,谈逸泽这才开口问道。

    “兮兮?没有在上面吗?”

    谈老爷子抬头看了一下楼梯口。

    “不会吧?这丫头寻常听到了我的车子声音,就撒了欢跑下来,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下来?”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谈逸泽还是带着聿宝宝朝着楼上走了去。

    “兮兮?”从一楼走到三楼,每走一步谈逸泽都喊着。

    可他,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走到三楼的时候,谈逸泽几乎就要放弃了。却意外的在推开三楼房门的时候看到了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敢情,他找了大半天的丫头就一直猫在这被窝里睡觉?

    那头长长的发丝,被她扯得有些凌乱,有好几根都挡在了她的脸上。

    不过这丫头睡觉的时候一向怕冷。

    这不,暖气开的很足的卧室里,她只露出了个黑乎乎的脑袋。

    “妈……”

    聿宝宝看到顾念兮,就想着要过去找顾念兮玩。

    却被谈逸泽拉住了。

    “宝宝,妈妈在睡觉呢!不准吵她……”

    说这话,谈逸泽将聿宝宝给带回到了楼下。

    “小泽,兮兮在上面么?”

    “嗯,睡的跟小猪似的!”

    将又开始准备往他肩头上的聿宝宝给抓起来,放到谈老爷子的身边之后,谈逸泽道:“爷爷,看着这小子一下,我上去看看兮兮!”

    按理说,这丫头都不会睡的这么沉的。

    寻常的时候,他谈逸泽一进门这丫头就会起来迎接他。

    可今儿个,这丫头却睡的很沉。

    将聿宝宝送回到楼下,再度折回来的谈逸泽,看着床中间的那一团凸起,也推掉了自己的外套,跟着躺倒了床上。

    “嗯……”

    或许是感觉到身边的动静,某女抓了抓脸蛋,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兮兮……”

    其实,谈逸泽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抱着顾念兮睡觉。

    他知道,这丫头最怕冷了。

    因为一直不适应这边的天气,她冬天手脚都是冻得红彤彤的。

    每天睡觉都喜欢将她的手放在他谈逸泽的脖子上。

    你看,他谈逸泽这才刚刚贴近这丫头,她就习惯性的将手环上来了。

    不过这丫头似乎没有醒,哼哼唧唧了一顿之后,她又将整个的脑袋都埋在了谈逸泽的胸口,睡着了。

    看着这顾念兮,谈逸泽的眉心微皱。

    这丫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想到这,谈逸泽有些担心的探了探这丫头的额头。

    “兮兮,你是不是哪里难受?”因为刚从外面回来的缘故,谈逸泽的手有些微凉,弹不出顾念兮到底发烧了没有。

    不过他的手放到顾念兮的额头上,倒是让这丫头哼了哼。

    “兮兮?”

    她仍旧没有醒来,这个现象让谈逸泽的眸色也变了。

    “兮兮,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这下,谈逸泽可没有放任她睡了。

    直接长臂一伸,就将顾念兮的肩头给扶起来了。

    这大动作,才让原本睡梦中的人儿醒来。

    不过起来的时候,顾念兮还有些愣。

    揉了好几下眼睛,这才看清楚面前的人儿。

    “老公,你怎么才回来?”

    睡了那么久,她觉得应该是深夜了。

    一般也只有在深夜的时候,谈逸泽回来的时候才会这么抱着她。

    可大眼珠子又转悠了几圈之后,顾念兮注意到了这会儿天还亮着。

    “老公?怎么我一觉睡到天亮了?”还有些回不过神来,顾念兮索性将脑袋又深深的埋在了谈逸泽的胸口里。

    貌似嫁给谈逸泽之后,她就迷恋上窝在这个怀中时候那种安心的感觉。

    “你怎么隔天才回家?是不是在外面找女人了?”

    像是开玩笑似的,顾念兮又往他的怀中蹭了好几下。

    说实在的,她现在还不怎么担心谈逸泽在外面有女人。

    因为苏悠悠告诉他,一般男人要是在外面另外找了一个的话,基本上就不会对妻子献殷勤了。就连夫妻间的互动,也会少之又少。偶尔就算有,也会动不动就喊着累。

    而谈逸泽的所有表现,都和上述不符合。

    基本上不管谈逸泽有多晚回家,都喜欢抱着她先亲热上一番,有时候兴致一来基本上整个晚上都不用睡觉。虽然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但他在她顾念兮的面前从来不会喊累。

    本来,顾念兮对于这一点还蛮有信心的,可良久都没有等到这男人的回应,顾念兮道:“老公,你不会是真的在外面找女人了吧!”

    顾念兮抬头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男人正盯着她看。

    那专注的眼眸,让顾念兮都有些诧异。

    “老公,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抓了抓自己的脸蛋,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顾念兮确定自己脸上并没有粘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流口水之后又问。

    可等待良久,这男人却这么问:

    “兮兮,你刚刚是不是不舒服?”

    “嗯?”

    “我刚刚叫了你好几句,你都没有醒来。”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脸色还是很不好:“你真的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

    他又问。

    “老公,我没事!就是今天吃饱之后,好困。”

    其实,对于谈逸泽的问题顾念兮也解释不了什么。

    要是换成以前,这大中午刚刚吃饱虽然困,但还是能听到谈逸泽的车子进来的声音。

    再不然,最起码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边呆了这么久也会听到的才对。

    可今天,竟然一下都没有听到。

    印象中,会出现这样情况的,貌似就前段时间怀着谈倾小盆友的时候……

    可这难道又是怀孕了?

    应该不是吧。

    前一阵,大姨妈不是才刚刚来报道过么?

    想到这,顾念兮将这一项可能给划掉。

    估计,都是因为这段时间韩子连着请假,她一个人处理三个公司所有事情才累成这个死猪样的。

    嗯,都怪韩子!

    此时,顾念兮已经在心里将韩子的八辈祖宗都给一一问候了一下菊花。

    “真没事?”

    听她这么说,谈逸泽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真的没事!”

    “没事。可能是韩子最近接连请假,我忙坏了吧!”

    顾念兮说着,又开始继续蹭着谈逸泽的胸口:“老公,还是你这里暖和!”

    虽然这房间暖气开的很足,

    可对于顾念兮来说,还是冷的难以接受。

    这不,她还穿着毛衣钻被窝里。

    但手脚,却还是一直冰冰凉凉的。

    现在只要整个人都窝进了谈逸泽的怀中,她才感受到那抹真真切切的暖。

    “臭丫头,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等确定顾念兮压根没事之后,谈逸泽这才紧紧的抱住了顾念兮的肩头。

    而这一刻,顾念兮真的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身子放松了许多。

    他真的很在意她!

    这点,已经让顾念兮很满足了!

    “老公,好困好困,你今天就这样陪我睡觉好不?”

    都不知道有多少天没像今天这样窝在他的怀中睡懒觉了,顾念兮就像是小狗撒尿似的,开始在谈逸泽的怀中占领地盘。

    这还不够。

    女人的手脚还齐上阵,整个将谈逸泽给圈住了。

    看着她整个人跟八爪鱼一样粘附在自己的身上,谈逸泽能说不要么?

    最终,这个男人只能心甘情愿的抱着怀中的女人,躺在了床上。

    其实看着怀中的她那粉扑扑的小脸蛋,谈逸泽真的有点想要她了。

    可看着她那疲惫的样子,最终他只能按耐住自己心里所有的念想,轻拍着怀中的女人。

    很快,他的怀中又传来了顾念兮的小呼噜声。

    “小东西,我已经习惯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了,你千万不能离开我,知道吗?”

    睡梦中,顾念兮听到了这么个呢喃声……

    ——分割线——

    宋亚集团的年会,在风风火火的筹备之后举办了。

    这一天,受邀的人真的很多。

    几乎只要是这个A城上流社会所熟悉的人,都受到了邀请。

    这样的宴会,比sh国际举办的规模还要大。

    只不过,前来的人却没有像是sh国际那边,经过严格的审核,确保安全。

    听说顾念兮要参加这次宴会,谈逸泽本来是想要拦着。

    可顾念兮说了,她想要去看看这宋亚老头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看着她得瑟的小摸样,谈逸泽最终只能妥协了。

    但为了确保顾念兮的安全,他还是让谈妙文跟着。

    只不过,这个事情他没有让顾念兮知道罢了。

    当然,不只是顾念兮,连去参加这次宴会的所有人,都不会知道谈妙文的出现。

    在顾念兮前去宋亚年会的时候,另一边凌氏集团的楼上也有那么一个人正在筹备着前去参加这次宋亚集团的年会。

    这人,便是凌二爷。

    凌二爷今天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本来考虑着要不要换一身衣服,可忙到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回去换衣服了。

    再说,凌二爷其实不想让苏悠悠知道这场宴会。

    不是和以前一样,担心苏悠悠会给他丢人。

    而是他能察觉到,这次宴会有什么阴谋。

    为了不让苏悠悠陷入危险境地,他决定独自前往。

    这么一来,自然是不能回家换礼服的。

    不然,依照苏悠悠的聪明,肯定能猜得到。

    连去做发型的时间都没有,凌二爷就在办公室里找了毛巾随便擦了一把脸,就准备出发了。

    不过对于向来注重形象的他,还是难免要站在镜子前看那么几下。

    “六子,这衣服不会太寒颤吧?”

    这一身服装,就是前一阵凌二爷收拾了骆子阳,磨皮了嘴皮子之后苏小妞在商场给他买的奖品。

    说是奖品,其实就是一套商场的打折西服。

    这一身服装,在打折处理的时候,就像是垃圾。

    寻常的时候,凌二爷压根不会多看一眼。

    可因为苏悠悠买了,他的各种嫌弃也变成了喜欢。

    最近,他还时常穿着这一身到凌氏集团上班。

    明知道凌二爷的骚包程度,一般同款衣服一个星期是不能重复出现的六子,在看到凌二爷这个星期已经是第三次穿这一套衣服的时候都惊呆了。

    不过也是这样,他确定了凌二爷的这一身白色西装,肯定和苏小妞有着各种关系。

    不然,依照他们凌二爷这个骚包的性子,你见过他什么时候会如此执着的喜欢一件东西?

    跟着凌二爷这么多年,六子也只看到凌二爷在苏小妞的事情上执着过。

    所以,这衣服肯定是苏悠悠送给他的。

    这就是骚包二爷的爱屋及乌!

    “不会,别人是衣服抬人,二爷是人抬衣服。在二爷的身上,就算是过季清仓的衣服,都能传出时装周的风范!”

    跟着凌二爷这么些年,六子的嘴皮子也不是盖的。

    噼里啪啦就说了一大堆恭维的话。

    “马屁拍的不错!”这是凌二爷的总结。

    再在镜子前提了提自己的衣领之后,男人笑道:“不过这话,我爱听!”

    伴随着一阵骚包的笑声,凌二爷离开了。

    而六子在听到这位爷的笑声之后,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貌似和苏小妞在一起之后,凌二爷变化真的很大。

    有人情味不说,脸上那笑容还比之前更明艳了。

    有时候连六子看着二爷的那张脸都觉得,这凌二爷当个男人真的可惜了!

    不过,六子敢保证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话绝对不是在拍马屁。

    那一身白色的西装在凌二爷的身上,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光,让这个男人一瞬间脱颖而出。

    不用过多华丽的装饰,也不用太多粉末的遮挡,这个男人便能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

    看着这一身装扮的凌二爷,六子敢肯定,明天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的报纸上估计又会有这位爷骚包的风采。自然而然的,那拜倒在迷人凌二爷的裤裆下的女人,也就更多的。

    这么说来,苏小妞会紧张吧?

    估计应该会!

    不过考虑到人家凌二爷对苏小妞的那份骚情,六子倒是觉得没啥好担心的。

    收拾好了心情之后,六子赶紧跟上了凌二爷的步伐,前往宋亚集团……

    ------题外话------

    据说投票子会涨杯→_→

    据说票子私藏,会缩水→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