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10章 谈少发火vs排忧解难

    “妈的!开个车都能慢吞吞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吃奶啊?就这么点距离,你不会多踩一下油门啊?”

    后座上的肥头大耳多,一直唧唧咕咕的叫嚷着。

    前座的司机在心里念叨着,你要是自己会开车的话,你自己来不就好了?还用的着我来给你开车吗?

    再说了,你要是这么点距离一下子踩到底的话,那肯定将前面的车子给撞飞了。到时候,大家都玩完了!

    心里虽然是这么念叨着,但司机还是忍着,又踩了一下油门。

    其实,司机的女儿在上艺术学院。

    大家也知道,艺术学院是啥?

    烧钱的地方!

    眼看这女儿又要开学了,又要画上一大笔了。

    要不是为了女儿,他才不受这肥头大耳多的窝囊气。

    但每次想要甩手走人的时候,他总是想起女儿的梦……

    最终,在每个重要的关头,他都咬着牙忍了下来了。

    眼看女儿的艺术学院就要毕业了,他也忍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多一点的时间对吧?

    “对对对,就这样的速度!追上去,我今天逮到了那小妖精,非好好收拾她不可!”想到刚刚在宋亚集团的宴会上看到的顾念兮,男人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在燃烧。

    这样的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了!

    今晚,他可要好好的把握一回……

    看着和前头的那辆车子一点点的拉进,肥头大耳笑的一脸的奸诈……

    与此同时,开车带着喝了些酒,貌似已经有些醉了的顾念兮的韩子,在几次察看了后视镜之后,对副驾驶位置上的顾念兮喊着:“顾总,我发现我们好像是被跟踪了!”

    不然为了绕了好几个路口,后头那辆车一直都跟在他们的后头?

    而且,这车子还有一点一点逼近的嫌疑。

    “韩子,别大惊小怪。又不是拍摄警匪片!”顾念兮貌似一点都不将这事情放在心上,换了个角度之后,她又开始昏昏沉沉的想睡觉。

    刚刚从宴会场所出来的时候,她就有点冷,有点想睡觉。

    索性让韩子将车子的座位给降低了些,靠着休息。

    至于那件皮草,也被她当成了小毯子。

    这么裹在身上,顾念兮还觉得不够。

    所以,她连韩子的西装外套都给抢过来了。

    或许是真的有些酒意,寻常对事情小心谨慎的顾念兮,此时竟然变成了个大马哈。

    对着韩子痕迹了一声之后,她又安静了。

    从韩子这个角度看过去,只看到顾念兮将那件白色皮草披在自己的身上,连着整个脸都藏在里头了,只剩下那一头黑乎乎的头发……

    看样子,顾总真的喝醉了!

    这,可真不好办了!

    眼下的情况,韩子是想要和谈少汇报的。

    他知道,只要那个男人在的话,他和顾念兮就绝对没有危险。

    可问题是,刚刚他的手机放在被顾念兮抢走的西装外套上,一边开车一边拿手机,显然不靠谱。

    而这后头,还跟着人。这个时候停车下来拿手机,更是不明智的选择。

    若是这个时候,后面的车子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拦截下来,恐怕……

    韩子其实也练过功夫,以前他只是个律师的时候,通常会接比较大的案子。有时候辩护另一方的律师会耍无赖,偷偷派人来跟踪韩子,企图夺走他手上的致命证据。

    韩子的这一身功夫,就是当时为了自保练就的。

    现在这一身功夫,对付谈逸泽是不行,但对付几个混蛋还是可以的。

    要是这车子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韩子早就将车子停下来,跟后头的人儿理论一番。

    可问题是,现在车上还有一个顾念兮!

    而且,今天的顾念兮还是有些醉了的,没有自保能力。

    要是在这个时候车子停下来,顾念兮发生了什么意外,到时候他怎么跟谈逸泽交代?

    而且,韩子能察觉到,后头的车子似乎来意不那么友好。

    不然那辆车子怎么已经好几次尝试着将他逼停在路边?

    琢磨了几下,韩子还是踩大了油门。

    还是先找个人流量大的一些的道路走好了。

    到时候人一多,他们就算真的是想要动手,估计也要顾及一下周边有那么多人。

    想到这,韩子的车子便迅速朝着另一条道拐了过去。

    “老板,他们拐了!”

    “他们拐,咱们也拐就是了!”

    肥头大耳不相信,今天逮不到那个女人!

    想到将那个身段的女人按在自己的身下,他浑身的血液就不断的往某个点上冲刺。

    而听到后头那个男人的命令,前头的司机显然觉得有些怪异。

    因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刚那辆车子拐过去的地方是商业街。

    这个时间段,别的地方肯定人都少了。可商业街不会!

    要是车子过去的话,没准还会堵车。

    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这人竟然将车子拐进了这样的地方,肯定不是想要自找苦头。估计,他们已经先发现了他们的跟踪,并且已经想到了对策。

    可后头这肥头大耳估计还看不出,所以他才叫器着要跟上去。

    “耳朵聋了啊,还不快点!要是到时候将车子跟没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后头,又是一阵粗鲁的叫骂声。

    本来司机是想要提醒他的,可看到他这德行,还是算了!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有脑子想到这些?

    再说了,就算帮着他逮到了那个女人,估计也只会害了那个女人。

    想到那个女人不过比自己的女儿大几岁……

    要是换成自己的女儿,他肯定不会让人这么糟蹋了!

    最终,司机闭上嘴了。

    他顺从这个男人的意思,迅速的拉动了车子的引擎,打算按照这个男人的吩咐开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后视镜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强光。

    那样光,反射的他看不清后头到底出现了什么东西,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而就在这个时候,后头那道光突然消失了。

    只是很快的,有一辆车子出现在他们车子的左边,和他们齐头并进。

    而这车子的主人似乎很不友善。

    开的近不要紧,可他却开的和他们的车门紧挨着。

    两辆车子摩擦的瞬间,接触处出现了火光……

    “这是什么情况?”

    肥头大耳貌似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那大饼脸上没有了之前对那个女人的渴望,只有对死亡的恐惧。

    “我也不知道!”

    司机也很慌。

    帮人开车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遇到今天这样的。

    他尝试过好几次将车子速度放慢下来,让边上的那辆车子先走。

    可操纵那辆车子的人儿却好像总能预料到他在想些什么,在他加速的时候加速,在他减速的时候减速,如同鬼魅一样的紧紧跟随……

    鬼魅……

    当这样的词语跳出他的脑子的时候,司机惶恐的朝着车窗望过去。

    那辆车子没有开灯。

    唯有公路上那暗黄的光线,不时照进去。

    因为前面车子的挡板放着的关系,从他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车子上的人儿穿着一件黑色的立领衬衣。

    而他的大半张脸,真的被黑烟掩盖。

    你看不到他的脸,更别想从这个人儿的脸上读到些什么。

    鬼魅!

    这样的人儿,真的就像是小说和电视上看到的鬼魅!

    司机惶恐的想要逃离这个不安的感觉。

    可那辆疯狂的车子,还是用诡异的速度逼迫着。

    前方,就是电线杆!

    要是再这么开上去的话,他怕真的会撞上去,车毁人亡……

    不,他还有他的女儿要养活!

    他的女儿还在等着他将最后一年的艺术学院的费用给缴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以死?

    不可以!

    那一刻,司机紧闭着双眼踩下了刹车。

    轮胎和地面强烈的摩擦声,充彻云霄……

    后头坐着的肥头大耳,在这个时候狠狠的冲向驾驶位置。

    还好的是,车子及时刹住了。

    在即将撞到电线杆的时候,停住了。

    而后头的肥头大耳,也因为太胖了,卡住在了驾驶座和后座上。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司机慌乱的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汗水。打算,下车察看。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车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看着那双出现在后座边上的长臂,司机再一次打起了冷颤。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车子的锁在上车之前他是关上了的。

    那这个人是怎么越过这些,将车门打开的?

    可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人真的伸手进来了。

    而且,这人准确无误的拽住了这男人的后退,一下子将这肥头大耳就往外扯。

    因为过胖的身子,刚刚他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挣脱那被卡住的命运。

    可被这个人一拽,却成功的被拽出来了。

    不过这是以他的身子狠狠的被碰撞了几下,并且从车上被拽到了车子下,连个缓冲都没有的。

    “啊……”

    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不时传出。

    肥头大耳被拽下去的时候,疼得哼哼唧唧。

    可是那个拽着他的人儿,完全不像是拽着一个有生命的物体。

    没有了那层黑暗的遮挡,司机终于看清楚了这个人儿的脸。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的也挺好的。那张脸在昏暗光线下,如同精心雕刻过的艺术品。

    但除了觉得这个男人的脸好看之外,司机更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瞳没有一点的生机……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潭死水。

    什么光线,也照不进去。

    冷……

    这是司机在见到这个男人的眼瞳之后,唯一的感觉。

    “他奶奶的,是哪个不张扬的把也给弄下来的,也没有个轻重的!”

    “哎呀,还把老子的脑袋给摔出血来了!你也不打听一下大爷我的名号,我这人是你得罪的起的吗?赶紧将你的名号放上来,老子立马让你个嗝屁!”

    这人儿摸了一把自己的脑门上,发现有些出血之后就开始大放厥词了。

    只是他却不知道,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司机就已经为他捏了一把汗。

    这死胖子竟然没有看清楚身边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就唧唧歪歪?

    他估计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比他有钱比他有权比他有势的多了去了,可没几个人会像是他这样拿出来到处炫耀的。而且,这还是死到临头……

    可不管他怎么唧唧歪歪,那双眼眸比冰窖还要冷的男人始终没有什么变化。

    在将他拽下来之后,男人就在自己的身后捣鼓了那么几下,很快的一道寒光闪过。

    等司机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把斧子……

    一时间,司机被吓得有些腿软,跌坐在地上。

    而肥头大耳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什么,看到了那把斧子的时候,他也被吓得连路都走不了,一个劲儿的往后挪。

    可那个人貌似没有察觉到他的害怕似的,直接就朝着他逼近。

    在他企图逃跑的时候,那人挥了一下斧子……

    顷刻间,一个惨叫声响起。

    直到将两个肥爪子剁下来之后,男人才慢条斯理的找了袋子装上。之后,他又踢了已经昏死过去的人,才说:

    “这两玩意儿我要带回去复命。以后记住,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都是你能拉着的!”

    用这不男不女的语音说了这么一些之后,那人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这男人离去的背影,司机一直积压在心中的惶恐才爆发出来:“啊……”

    ——分割线——

    和那边的骇人场面不同,七拐八拐之后韩子果真发现跟在他们后头的车子已经消失了。

    韩子还以为,是自己将身后的人给甩掉的。心里头正得瑟的给自己的机智点赞!

    等他将顾念兮送到谈家大宅子前的时候,韩子发现大宅子前正矗立着一抹修长的身影……

    男人身上穿着羽绒服,寒风中他并没有带上围巾。

    那竖起来的衣领,随着寒风不时摇曳着。

    不过这男人,却一点都不在意。

    他一手插着羽绒服的口袋,一手夹着香烟往嘴里头送。

    烟气在他的州委四散开来,幻化成一道道的屏障,让人琢磨不清。

    “谈少!”

    韩子下车,来到谈逸泽的身边恭敬的打招呼。

    其实,韩子对待家里的老头都没有这样的规矩过。因为,这个世界上让韩子佩服的人并不多,而谈逸泽却是迄今而至的一个,唯一的一个!

    这也是,在谈建天离世之后,他为什么心甘情愿的追随顾念兮左右的原因。

    “兮兮睡着了?”

    扫了一眼车子,谈逸泽的眼眸微眯。

    未等韩子作答,他已经将手上的烟蒂丢在地上,随便用脚尖碾了几下,就朝着车子大步走去。

    一开车门,谈逸泽就看到缩在副驾驶位置上睡着了的女人。

    白色的皮草的包裹下,她的小身子看起来也暖暖的。

    不过女人似乎睡得不沉,尤其是在这打开门的动静下,就睁开了双眼。

    “老公……”

    看到出现在车门前的人影,顾念兮的嘴角漾开了。

    “喝酒了?”

    虽然这车上的酒味不是很浓,但还是很快被谈逸泽捕捉到了。

    而听到谈逸泽那不缓不慢的语调之际,韩子的心肝颤抖了好几下。

    谈少该不会生气了吧?

    他嘱咐了那么多,可他韩子到最后竟然还让顾念兮醉成那样?

    非但如此,顾念兮还吐了。

    这事要是让谈少知道的话,怕是……

    想到这,韩子越发觉得刚刚顾念兮的那个提议不错。

    眼下,还是保命要紧。

    至于他韩子想要表达对谈少的高度爱戴,还是等下回有机会吧。

    “就喝了一点点!老公,抱……”

    听到谈逸泽不冷不淡的话,也知道了这男人估计已经生气的顾念兮,倒没有韩子显得那么拘谨。

    废话,和谈逸泽生活了那么多年,要是连他那点脾气都琢磨不出来的话,她顾念兮也白混了。

    没有韩子表现出来的惶恐,顾念兮倒是先买起了萌。

    朝着谈少各种憨笑之后,这个女人竟然还学着聿宝宝那样,对着谈逸泽张开双臂。

    那德行,让谈逸泽看的脑门凸凸的。

    为啥?

    当然不是因为顾念兮做这些让他觉得丢面子!

    谈逸泽只是气自己!

    明明在得知他竟然在那种鱼目混珠的环境下喝酒很生气,可看着她这么憨笑着索抱的时候,火气却突然烟消云散了!

    他感觉,自己在对付这个女人上,越来越无力了。

    这让习惯了掌控全局的谈逸泽,有些烦躁。

    顾念兮张开了双臂,良久都没有等到谈逸泽的拥抱。

    看着这一幕的韩子,都为顾念兮抹了一把汗。

    特别是扫了一眼仍旧站在边上原地不动的男人,韩子越发为顾念兮担心了。

    这顾总,卖乖你也要看对象啊!

    别人估计还成,可谈少你真感觉你卖乖有用?

    可韩子在心里碎碎念的这些,顾念兮显然没有听到。

    因为在等不到谈逸泽的拥抱之后,这个女人索性来了个“霸王硬上弓”。

    谈逸泽不抱她,那她自己就送上门呗。

    于是,解开了安全带的女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当着韩子的面双手环住了谈逸泽的脖子:“不抱我,那换我抱你好了……”

    而被顾念兮这么抱住的谈逸泽,在感受着这个怀抱的时候微愣过后,眼眸里的坚持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最终,这个男人的长臂也主动的伸向了这丫头的腿,将她打横抱起……

    看着这本来即将酝酿出来的家庭暴力,韩子颇有感触。

    没想到,谈少那样的人也会任由顾念兮那样对他撒娇。

    而且,顾总的这一招貌似将谈少吃的死死的。

    你看,刚刚谈少的不悦,现在你哪一只眼睛还能看到?

    这样看来,他们家真的很难发生什么家庭矛盾!

    不过看到这样一幕的韩子,却不是在羡慕顾念兮和谈逸泽的关系。出现在他脑子里的,则是另一个女人的身影……

    看着顾念兮刚刚对谈逸泽撒娇的样子,韩子想到的是,那个女人撒娇起来会不会跟顾念兮一样,让他韩子也毫无招架之力?

    盯着这一幕的韩子,最终在谈家大宅的门前矗立良久……

    ——分割线——

    “顾念兮,起来换衣服!”

    连名带姓的喊着她的名字,顾念兮勉强睁开了眼眸。

    进入眼帘的,竟然是谈逸泽。

    女人索性不理会,哼唧了几声就翻了个身,用小屁屁对着谈逸泽。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休息的不好,还是今晚真的喝酒喝太多了,顾念兮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虽然刚刚在韩子的车上休息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有睡好。

    她认床,除了这个还认人。

    没有谈逸泽的味道,她压根就睡得不深。

    现在,被谈逸泽丢在他们的那张大床上,钻进被窝的她到处嗅了嗅,闻到了属于谈逸泽的味道之后,就心满意足的抱着被子准备入睡了。

    可看到这一幕的谈逸泽,脑子又是凸凸的跳。

    他是不是真的太过纵容这个女人了?

    臭丫头,竟然敢让她的小屁屁对着他谈逸泽!

    “啪……”

    大掌往顾念兮对着他的屁屁上招呼了一下,当然力道控制了一下,不然按照往日他的力气拍下去的话,顾念兮的屁屁估计已经作废了。

    大半夜被揍了屁屁,顾念兮有些委屈的坐了起来,一手还揉着被谈逸泽揍过的地方:“疼……”

    “还知道疼就赶紧给我起来换衣服,不然我还揍你!”

    刚刚接到那通电话,谈逸泽就看着她身上的这衣服不满了。

    她竟然还好意思穿着这身衣服,钻进他谈逸泽的被窝里?

    要不是因为她是顾念兮,谈逸泽早提着她直接从三楼窗户上扔下去了。

    听到不换衣服又要继续挨揍,顾念兮又是眼巴巴的瞅着谈逸泽。

    “别看我,我是不会帮你的!”

    生怕自己继续多看她一眼,会忍不住着了她的魔,帮了她。谈逸泽索性丢下这话之后就推开了阳台的大门走了出去。

    此时,一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家阳台上。

    不过这人是坐在阳台边缘上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危险。虽然这只是三楼,但要是一个不小心摔下去,不死也会缺胳膊断腿的。可那人做在上面,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

    寒风不时拂过他的发梢露出他那比夜风还要冷上几分的眸……

    “怎么样了?”谈逸泽走了过去,手随意一撑,也和那男人一样坐在上头。

    两人肩并肩坐在寒风中,其实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几年都没少做过。

    “都在这!”男人的声音,和这夜风的声音很相似,带着一股子奇妙的诡异。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甩了甩自己手上沉甸甸的东西,那是两个胖“猪蹄”!

    “嗯,那就好!”

    扫了一眼男子手上那个黑色袋子里的东西,谈逸泽露出了颇为满意的笑容。

    “少了这两个蹄子的话,将来肯定安分些!”

    之所以将这蹄子带离现场,是怕现在科技太发达了。要是这爪子放那里,估计还能被接回去。到时候还不是照样有无数女人要吃了亏?

    秉着以绝后患,男人就将这蹄子顺便带走了!

    这样以后这死胖子也快活不到哪儿去。

    “嗯,做得好!”

    谈逸泽道。

    “小泽?”夜风中,那个如同鬼魅的声音轻唤着。

    “嗯?”

    对于这样的称呼,谈逸泽倒是不那么陌生。

    家里的人,乃至谈老爷子谈建天,都是这么称呼他的。

    可谈妙文不一样。

    自从除了那件事之后,他就很少这么喊着他谈逸泽这小名了。

    如今,被他这么喊着,谈逸泽有些微愣。

    “小泽,我爸爸好像身体不舒服……”

    夜,安静而祥和。

    而寒风中,谈逸泽又是听到谁无声的梗咽。

    “有机会,还是回去看看吧!”

    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永远都不知道那种家人就在眼前,可你却不敢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那种无力感。

    而谈妙文现在,就是被这样的无力感压迫到快要发疯。

    关于二叔公的事情,上次谈逸泽也从谈老爷子那边听到了些。

    年纪大了,什么毛病都来了。

    再加上最近,谈妙文的事情再次被挑起,二叔公一下子气不过,病倒了。

    看谈妙文这样子,估计这几天也没少在那边守着。

    谈逸泽也相信,其实当他看着病床边其他人在照顾年迈的父亲的时候,谈妙文更想着要亲自照顾他……

    “我回去?呵呵……”

    听到这个提议,谈妙文笑了。

    那种鬼魅的笑声,在这夜风中无比的凄凉……

    若是他能回去的话,他还至于等到现在么?

    这个德行出现的他,怕才是最打击父亲的吧?

    “文叔……”

    谈逸泽试图跟他说着什么。

    可男人却先行打断了他的话:“算了吧小泽。这些我先去处理了,有空再过来!”

    说完这话,男人纵身一跃,消失在了这天台上。

    而谈逸泽呢?

    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最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处理完了谈妙文的事情,谈逸泽便转身回了房。

    是时候回去看看那丫头到底有没有完成指定任务了!

    “顾念兮,衣服换好了没有?”

    一进门,谈逸泽便黎落的扫了一眼床头上,刚刚自己为顾念兮找来的睡衣。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将它给换上。

    可一扫,那粉色的睡裙和小内内,不还完好的放在那么?

    这丫头,还真的将他谈逸泽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了。

    “臭丫头,穿着被别的男人摸过的衣服还赖在我的被窝中,活腻了!”

    谈逸泽很霸道。这是世人公认的事实。

    但你绝对不会想到,这货连蹭上了别的男人气息的衣服都无法接受。即使,衣服上的那种气息是顾念兮被握了手,嫌弃的蹭在衣服上的。

    刚刚,他就接到了那个电话,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就一直很不爽了。

    先是收拾了那想欺负他女人的肥头大耳,现在又开始针对顾念兮的那件衣服了。

    可明明听到了谈逸泽的咆哮声的顾念兮,却是揉了揉自己的小耳朵之后,就往被窝里躲了躲。

    她都困死了!

    怎么还老实嘤嘤嗡嗡的吵?

    信不信,再吵她的话,她就让谈少把这人的小*给剁下来?

    在心里各种猖獗的顾念兮压根不知道,现在在吵着她的就是谈少本尊。

    “该死的!老子跟你说话呐,还给我往被窝里躲!”

    尼玛的,一想到那件衣服还粘着肥头大耳的气息,谈逸泽的怒火瞬间爆棚。

    “你信不信,你再躲我揍你?”

    谈逸泽的嗓门老大。

    震得,楼下的谈老爷子都有些担心这大半夜的这小两口会不会大打出手。

    不过好在今晚跟着他们睡觉的谈倾小盆友够有胆识,就算他家老子吼得歇斯底里,谈倾小爷仍旧直打呼噜。

    殊不知,他老娘即将遭殃!

    “……嗯,讨厌!”

    顾念兮挣扎了几下,仍旧没有摆脱那恼人的吵声,索性将脑袋整个都给埋进被窝了。

    看着这一幕的谈逸泽,瞬间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不牢靠了。

    你看,这女人都将他的话给当成了耳旁风……

    那一刻,本来不打算动粗的他瞬间冲上前,一把扯开了顾念兮身上的被褥,就打算往她的小屁屁上招呼。

    看这丫头以后还敢不敢这么不将他谈逸泽放在眼里。

    可在扯开了顾念兮的被褥之后的谈逸泽,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一双黑瞳,瞪得老大。

    就像是,恨不得将面前的一切都给吸纳进去似的。

    为啥?

    因为此刻他拉开了被褥,进入眼帘的只剩下那奶油白……

    顾念兮的衣服呢?

    谈逸泽左顾右盼,最终在床另一边的地上发现了那一条长裙的踪迹。

    这裙子,被顾念兮随意的丢在地上,估计刚刚在床上折腾过的关系,裙子看上去有些皱巴巴的。

    最关键的就是,被丢在一边的裙子上,还有一条小内内在顶端耀武扬威着!

    看着这一堆被顾念兮随便丢在地上的衣物,谈逸泽的眸色发生了变化。

    刚刚他掀开了被褥,只看到了顾念兮的上半身。

    而现在,这堆衣物也在告诉他某个答案。

    这也就是说……

    这该死的丫头,现在什么都不穿了?

    再度回到大床边的谈逸泽,再次掀开了顾念兮的被褥。

    眼睛吃冰激凌的福利,可不是每天都有。

    要知道,这丫头就算亲热完,都喜欢把衣服包的严严实实的,偶尔想要偷窥几眼,还挺难的。

    眼下这么大的福利摆在面前,他谈逸泽可不是傻子。

    只是掀开了被褥的动作,似乎惊吓到了床上的人儿。

    女人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再度坐了起来。

    看到谈逸泽还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她还以为这老男人还没有从刚刚她喝了酒的愤怒中挣脱出来,又对着她撒娇:“老公,抱!”

    而本来看着那丢弃在一旁的衣物就已经浑身血液倒流的谈逸泽,在看到这女人竟然光溜溜着小身子对着自己撒娇的时候,又怎么可能放过?

    顷刻间,男人朝着她飞扑而来。

    被逮到的顾念兮,还完全弄不清楚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为了神马,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啃了。紧接着,她有听到男人在她的耳边宣布着:“顾念兮,这可是你招惹我的!今晚,不准喊停下……”

    于是,这一夜本来即将睡意绵绵的女人,被收拾的一夜嗷嗷叫……

    ——分割线——

    第二天的早晨,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拆开重组过似的。每移动一步,都是煎熬。

    起床到现在,顾念兮的脸色都没有好过。

    看着谈逸泽已经换上笔挺的制服,站在镜子前整理衣着的一幕,顾念兮从旁边抓了个东西就朝着谈逸泽给丢了过去。

    吼吼……

    一晚上发神经,让她连睡觉都睡不成不说,还将她的身子给折腾的起不来。可他倒好,一整夜得瑟,连休息都没有却精神倍好。

    看到他那神采飞扬的样子,顾念兮心里能好受才怪!

    不给谈逸泽一点苦头吃吃,他就不知道她顾念兮的厉害。

    丢完之后,某女还邪恶的背对着谈逸泽的身影挥舞着粉拳。

    而站在镜子前遭受“不明飞行物”攻击的谈逸泽,却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

    在顾念兮的东西就要咂中他的脑袋之时,这个男人竟然伸手就将飞来的东西给拦截住了,一把将东西拽在了手心里。

    看着自己的攻击计划泡汤,并且罪证还直接落在了谈逸泽手上,顾念兮已经开始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要买一下乖再说。

    而此时,谈逸泽却抓着她刚刚丢过来的东西瞅了瞅!

    在看清楚这被顾念兮拿来充当武器的东西之后,谈逸泽嘴角抽了抽。

    “兮兮,是不是对于我昨晚上的服务不满意?”

    可谈逸泽这人,对于情绪掌控的极好。

    很快,他刚刚的不满神色已经消失无踪。

    嘴角上,又有了邪肆的弧度。

    这样的他,就像是正在调戏村花的地痞。

    “什么意思?”

    一时间,顾念兮还摸不准这谈大爷又是唱的哪一出。

    “要是不满意的话,现在不行,今晚吧。今晚我再好好的伺候你。”谈逸泽和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还一副经过冥思苦想的样子。

    而顾念兮听这话,怎么越来越迷茫了。

    而谈逸泽挥了挥手上的东西,算是为顾念兮解答了她的疑惑。

    看到此时出现在谈少手上的那个小玩意,顾念兮连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为啥?

    这出现在谈少手上的玩意,不是她顾念兮的小内内还能是啥?

    刚刚她抓的,就是昨晚上谈逸泽为她收拾好的那一套睡衣上面的小内内。

    因为刚刚火气有点大,连手上到底是什么玩意都没有看清楚她就朝着谈逸泽给丢过去了。

    这下,顾念兮开始后悔了。

    刚刚,她怎么就不瞅两眼呢?

    要早知道是自己的小内内的话,打死她都不会拿着当武器的。

    这不是摆明了给谈逸泽找机会,在她的身上安上“勾引”这项罪名么?

    “老公,我错了!”顾念兮一脸欲哭无泪的求饶。

    尼玛的,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的话,倒不如从一大早就挺尸装死算了。

    为什么还要手贱的找东西砸谈逸泽呢?

    “没错没错,反映服务质量是你的责任所在。”

    谈逸泽手拽着她的小内内,笑的一脸的荡漾。

    “我真错了!”

    “没错。要是有错,也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服务的不好,你的脾气也不会这么差的!今晚,我好好伺候你就是了!”

    男人坐在床边,笑的一脸的开怀。

    到这,顾念兮是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为啥?

    人家谈逸泽都已经将她“勾引”这项罪名给坐实了。

    她现在要是还过去唧唧歪歪,岂不是罪上加罪?

    到时候,这谈少肯定又能想出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折腾她。

    “好了,我先上班去了。至于服务质量么,还等今晚回来验证。”

    “人家是不小心,没看清楚丢的。”就算顾念兮的脸皮怎么厚,都抵不过谈逸泽这么三番两次的戳。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明说。”某大爷像是善解人意的天使,为顾念兮“排忧解难”。

    “谈逸泽!”顾念兮看着他在自己的边上扯着那条不明飞行物的样子,脸直接变成了酡红。

    “是,领导。”

    “别说了!”

    “是,领导。我保证不说,晚上回来再好好的完成任务!”某大爷又对着她敬了个礼,像是真的听从领导的吩咐似的。

    “……”

    而面对这谈大爷的顾念兮,一脸欲哭无泪。

    尼玛的,这说和不说,有毛区别?

    “啪……”的一下,谈逸泽又是一掌招呼在她的小屁屁上,这才各种得瑟的离开。

    虽然谈逸泽的力道控制的极好,但顾念兮还是觉得上面火热一片……

    而当人家小两口沉浸在这个温馨蜜意的早晨之时,一份新鲜出炉的早报创下了本年度最好的销售量。

    “啊,这个女人的尺度好大!”

    “就是,这个堪比苍老师了!”

    “不对不对,人家苍老师的尺度可比她小多了……我赌一块钱,这女人要是去当爱情动作片的女主角的话,肯定比人家苍老师还要受欢迎……”

    “我赌一块五毛……”

    总之,这一日这报纸上的头条,成为了这一天的热议话题。

    ------题外话------

    →_→给中暑的人点票子安慰,据说码字也会有动力一点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