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18章 暴君VS越狱的人

    “老公……”

    看着此刻正坐在床另一端,一张线条冷硬的脸上正努力的挤出一抹笑,顾念兮很没有骨气的小心肝一抖。

    别人人家谈少正在笑,那很恐怖的好不好!

    他的笑容,从来不代表友好。也有可能,是代表你会死的很惨。

    而现在顾念兮看来,他现在的笑容属于后者。

    呜呜……

    她不过是跟谈逸泽开个玩笑而已。

    为毛这老东西较真了?

    难道他不知道,他现在瞪大了眼珠的样子,真的好恐怖……

    “老公,人家刚刚就跟你开个玩笑。”

    连着被子,顾念兮朝着谈逸泽那边蠕动了下。

    这样将整张被子裹在身上的她,看上去更像是一条毛毛虫。那头谈逸泽最为爱恋的长发,也因为这样的一番捣蛋之下,变得有些凌乱。

    不过配上顾念兮此时那双美目里的迷离,这样的她看上去更像是一顿诱人的大餐。

    让谈逸泽本来透着某种犀利的眼眸,发生了某种变化。

    而没有察觉到这一变化的顾念兮,总感觉这一刻谈少的眼神太过深邃。

    那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口触不到底的寒潭,伺机将人的灵魂吞没。

    看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没有骨气的咽了咽口水。

    难不成,谈少这一次真的火大了,要揍她了?

    虽然刚刚她承认自己恶作剧的成分居多,可她也不是有意要惹谈少生气的好不好?越想,顾念兮越是纠结。

    早知道,她就不要那么玩了!

    良久,她一直和谈逸泽这么对视着。

    男人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在将顾念兮的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给耗尽之时,女人无奈的扁了扁嘴,道:

    “老公,你要是生气的话,就打我吧……”

    可说完这话,顾念兮又担心谈逸泽那一巴掌下来估计她的小脸都要错位了。于是,某女又将被被褥裹得严严实实的屁屁“奉上”。

    看着如同一条毛毛虫在他们今晚要睡的大床上蠕动的顾念兮,谈逸泽的眸子里出现了疑惑。

    而憋见了谈逸泽眸子里的疑惑神色的顾念兮,继而道:“老公,别打脸,不然明天我都不能出去见人了。打屁屁吧……”那皮糙肉厚的,估计还好受点。再说了,屁屁都不用每天面对人,这样一来她被家暴的事情也不会搞的人尽皆知。

    当然,这后面的一番话,顾念兮没有直接说出来。

    而听着某女说完了这一番话的谈逸泽,脑门上像是滑过三道黑线。

    “顾念兮,我像是暴君么?”他压根就没有说话好不好?

    为什么她总觉得,他会揍她一顿似的?

    “像……”顾念兮说了这个字之后,又感觉像是说错了什么似的,赶紧改口道:“不像不像,一点都不像!我们家谈少这么高大英俊威武雄壮的,怎么可能会是个暴君?”

    顾念兮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些。

    只是她貌似没有想过,她嘴里那些形容词和“暴君”两字,压根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想知道顾念兮为什么突然变卦?

    顾念兮会泪流满面的告诉你,你是没有看到谈逸泽的眼神,就像是她要是说错了一个字他不爱听的,他就要将她给吃了似的。这样的情况,她顾念兮还敢顶风作案么?

    “嗯,这还差不多!”

    虽然顾念兮的这个答案听起来有些狗腿的嫌疑,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答案取悦了谈逸泽。

    听着她拍马屁,谈逸泽颇为满意的勾了勾唇。

    而看着谈逸泽的表情发生了变化的顾念兮,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将谈逸泽的毛捋顺了。

    只是在看到谈逸泽的表情发生了变化,还没有开心多久的顾念兮就听到这个男人继而说:

    “我从来都没有当过暴君,今晚不如就尝试一下?”

    特别是当他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她的小屁屁上传来的一阵揪疼,顾念兮原本带着微笑的表情瞬间瓦解。

    尼玛的!

    有没有搞错?

    她这是等于自己挖了个坑,等着跳下去是不是?

    琢磨不清楚这位大老爷们不知道会对她作出什么事情来,顾念兮赶紧裹着被子往远离谈逸泽的方向挪了挪。

    可这毛毛虫“蠕动”了没有多久,就被谈逸泽给拽了回去了!

    当下,谈逸泽已经将她按住了,防止她再度逃窜。

    而顾念兮看到那张不断放大的脸,顿时感觉背脊一阵凉。

    “老公,别这样。我会害怕的……”

    “顾念兮,早知道害怕你刚才做什么了?”

    谈逸泽不由分说,开始剥着她裹在身上的被褥。

    有外力的侵袭,顾念兮一下子将自己包裹的更紧了一些。

    可她再怎么扭动,都赢不过这个男人。

    最终,那条被她视为最后屏障的被子,被谈逸泽给生生扯开了。

    “呜呜,救命!”被褥被玻璃的时候,顾念兮害怕的直嚷嚷。

    可谈逸泽连给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顾念兮,今晚就让你见识一下暴君得到厉害。”

    “谈逸泽,别打脸……”

    “不会打脸的,放心好了……”

    这一日,顾念兮因为自己的恶作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一整夜,这个房间里不时传出她狼哭鬼嚎的声音……

    ——分割线——

    “哟,小嫂子昨晚睡的不是很好?”

    第二天的早上,六个人坐在用餐大厅。

    除了谈逸泽他们两个,其他的四人吃的很欢快。

    看到顾念兮一直精神不振的盯着早餐,连吃东西也是慢吞吞的,周先生开口问道。

    一番话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顾念兮一个人的身上。

    只见,顾念兮原本就带着病态白的脸上,两国宝专属墨镜挂着。从刚刚坐到餐桌前,她都不知道打了几个哈欠了。

    而当这些人正看着她的时候,她又打了个哈欠。

    困!

    真的是困!

    困的她连想吃东西的念头都没有,就想要窝在被窝里好好的睡个回笼觉。

    可没办法,今天一大早他们就要出发回去了。

    所以,一大早的她也被谈逸泽从被窝里给抓出来吃早餐。

    可对于睡眠极度缺乏的人,她还是觉得睡觉比吃的东西诱人。

    “呵呵呵……我看肯定是睡的不好!”

    见顾念兮大半天都没有什么反映,一边的凌二爷也跟着意味悠长的笑着。

    而终于被一阵笑声拉回了神志的顾念兮,抬起头来看着两个笑的有些不怀好意的人,

    “你们怎么了?”抓了抓头发,顾念兮显然还没有理解这两个人一大早的为什么笑的如此荡漾。

    “小嫂子,昨晚上应该很开心吧?”

    凌二爷问的还算是比较隐讳。

    而周子墨这货,倒是直接乐呵的问着:

    “小嫂子,我是想问昨晚上谈老大威武了几次?”

    如此直白的问题,连同坐在餐桌上的周太太都有些替他害臊。直接掐了他的腰身,示意他别在这个时候捣蛋。

    可周先生这个大傻货,被周太太一掐开始哼哼唧唧表现自己的不满了。

    “周太太,我是问小嫂子这个问题,又不是问你。再说了,问你我还不如问我自己,这个我最清楚不过!你别掐我啊……”周先生还没有念叨完,腰身上又被狠狠的拧了一把。

    而听到周先生如此唧唧歪歪的其他几人,纷纷觉得他刚刚说的那一番话信息量巨大。

    到此,周太太也搬着凳子蹭到顾念兮的身边坐,远离周先生这个二货,以此表明自己和他周子墨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顿时觉得自己被孤立了的周先生,一脸悲催的看向谈逸泽,想要求救。

    可人家谈少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甩给他,只是往顾念兮的碗里又给多夹了一些东西,然后说着:“赶紧把这些东西吃了!”

    说实话,其实看到她早上这精神不振的样子,谈逸泽也有些心疼了。

    虽然说,她今天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昨晚上咎由自取的结果。

    可看着她眼睑下方那两道浓浓的黑,谈逸泽还是心疼了。

    可顾念兮盯着碗里的东西,有些烦躁的将它丢回了谈逸泽的碗里。

    都是他,害的她被周先生那二货笑话!

    虽然这话顾念兮没有明说出来,但谈逸泽还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没有发脾气,他只是将她丢过来的东西又放回到了她的碗里,继而道:“你乖乖的吃好了,那些说三道四的三八待会儿我会给你好好教训了!”

    听到了谈逸泽的保证的顾念兮,顿时感觉心情舒畅,连胃口也有了。于是,某女埋头开始解决谈逸泽给放进去的那些东西了。

    可看着这一幕的凌二爷和周先生,傻了眼了。

    要知道,他们可是和谈逸泽一起长大的。

    谈逸泽有多龟毛,他们两人是再清楚不过的。

    别以为谈逸泽寻常大大咧咧,可对于一般人夹进了他碗里的东西,他一般都不会吃的。有时候脾气一来,还会直接摔碗筷走人。

    可这顾念兮刚刚捣鼓了一阵,这男人一点脾气都没有,反倒还劝着她吃东西。再有,刚刚被顾念兮弄得乱七八糟的碗,他竟然就着就开始用餐了。

    这一切的一切,无一不让面前这两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惊叹的。

    但惊叹的同时,也有惊悚的。

    因为谈逸泽说了:“那些说三道四的三八待会儿我会给你好好教训了!”

    很明显的,谈逸泽口中的“说三道四的三八”指的就是他凌二爷和周先生。

    想到被谈老大收拾的可怕后果,当下凌二爷和周先生都有些蔫蔫的。特别是凌二爷,想到上次在酒吧里被谈逸泽收拾的那一次,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一顿饭,在*又紧张的气氛下搞定了。

    几个人又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收拾行李。

    顾念兮一回到房间,又开始昏昏欲睡的躺在了床上。

    至于行李,基本上用不着她操心。

    你看,从一进房间之后谈逸泽就在房间里头忙开了。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些东西都给他弄成了一个个的方块,还分门别类,整理的妥妥帖帖的。

    等谈逸泽好收拾完之后,他便回到了顾念兮的身边。

    看到一直窝在床上不动弹的女人,他干脆一把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中。

    “真的那么困么?”

    一整个早上都看到她在打哈欠,连他浑身都不舒坦了。

    “废话,你试试一整晚都没睡看看!”

    今天一整天,看到谈逸泽顾念兮都有些怨念。

    要不是他,今天她也不会变成一滩烂泥。

    “我昨晚上比你睡的还少,好不好?”

    顾念兮虽然没有睁开双眼,可隐隐约约的还是能听到谈逸泽的笑声。

    这货,又开始得瑟了!

    不过说真的,谈逸泽昨晚真的比她还睡的晚。

    收拾了她之后,他还要帮着她洗澡什么的。

    而她顾念兮一边被伺候,一边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可今天,谈逸泽比她还要早起,而且精神比寻常还好。

    这一点,顾念兮搞不明白。

    既然搞不明白,就不搞明白好了。

    闭上眼,顾念兮决定挺尸,不理会这个男人。

    “好了好了,先起来。到车上之后,你再休息一下。”看着她又昏昏沉沉,一副即将睡过去的样子,谈逸泽将她给拉起来。

    其实,要不是待会要拿那么多行李的话,谈逸泽会直接将她扛在肩头上走了。

    可问题是待会儿手上还要拿那么多东西,到时候顾不上她了。

    “那好吧……”打了个哈欠,顾念兮最终还是起了身。

    不过精神状态有些萎靡的她,还是赖在谈逸泽的肩头上。

    “帮我穿鞋。”

    “又皮痒了?”

    “不管,我睁不开眼睛,你帮我……”

    这次,顾念兮索性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那微酣的模样让谈逸泽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这男人只能半蹲下去帮她套上鞋,继而系鞋带。

    享受着谈逸泽的贴心服务的顾念兮,此时脑子里蹦达出刚刚谈逸泽离开餐桌的时候的某一幕,问道:“老公,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她记得,刚刚他们要离开餐桌的时候,周先生让谈逸泽留下了。

    他们在那边不知道谈了什么,顾念兮不知道。

    但从回到这个房间开始,顾念兮就注意到谈逸泽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总感觉,周先生一定跟谈逸泽说了什么。

    而且,这事情还挺棘手的。

    不然,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谈逸泽,为何皱着眉头?

    “什么?”

    谈逸泽听到她的问题,本来在为她系鞋带的手突然一顿。

    “我问你,刚刚周大哥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能说什么?老三就是聊他们家的公狗最近有没有勾搭上哪只母狗。”

    很快,谈逸泽又继续帮她系鞋带。

    总共也就那么两个鞋带,谈逸泽很快就帮着她系好。

    谈逸泽松开了她的脚丫,就转身去提着刚刚他整理好的行李箱。将行李都整理好,用一手拉着之后,谈逸泽又转身回来牵起顾念兮的手,准备将她带出这个房间。

    这一切,看上去很流畅。

    可顾念兮总感觉,此刻的谈逸泽像是在极力掩饰什么。

    “老公……”

    在临走出房间之前,顾念兮的脚步一顿。

    “放心吧兮兮,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孩子们的!”

    这是,谈逸泽最后的回答。

    之后,他便不再提及这些。

    这一路回去,他们又跟之前一样,和周子墨他们有说有笑的。

    可顾念兮总感觉,谈逸泽的神情有些不对劲。

    特别是刚刚他的那番话,好像话中有话……

    ——分割线——

    “谈先生,今天的伤口恢复的不错。”

    这一次的早晨,医生给谈逸南检查完身体之后是这么说的。

    “是吗?那我还要多久才能出院?”

    谈逸南的脸色,比之前被送进这里的时候好了许多。

    这和这段时间谈老爷子总是让刘嫂给他送的汤汤水水也有一些关系。

    总之,这段时间他的状态还算不错,恢复的也不错。

    而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回到职场上。

    前段时间,他和合资人成立的公司好不容易才和明朗集团签订好了合作协议。

    如今,公司里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希望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将这第一次合作完成到最好,打出名声来。而他却因为私人的原因,躺在医院里,不能跟自己的伙伴一起努力。

    再者,谈逸南如此的重视这次的合作,是因为他知道这次能和明朗进行如此的合作,有一部分的原因是顾念兮的帮忙。他不想辜负顾念兮的希望,所以想要尽快出院,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可听到他这话的医生却无奈的摇摇头。

    “谈先生,伤口恢复的不错是相比较前两天而言。现在还没有到拆线的时候,你这么出去的话,伤口一旦开裂会更麻烦的。所以,我们还是希望您能在这边……”

    听到医生的这一番话之后,谈逸南也有些无奈的点点头。

    “我知道了。”

    检查完谈逸南的伤口之后,所有人都离开了。

    而谈逸南也拿起了自己放在一边的那些资料看。

    工程现在正在赶工,大家几乎都到工地现场去了。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帮大家核对一下数据。

    这也是,他最近打发这无聊时间的唯一手段。

    翻看了几页资料,谈逸南想要喝水。

    可拿起了水壶却发现,里头空空如也的。

    无奈,他只能将水壶给放了回去,继续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资料。

    “咯吱……”

    病房门好像被谁推开了。

    谈逸南以为,这是前几天谈逸泽给他请的那个护工到了。

    这护工每天早上都在差不多这个时候过来。

    所以当门被推开的时候,谈逸南以为是护工到了,连抬头都没有就说到:“去给我装一点水过来吧。我渴了……”

    说完,他又继续看手上的资料。

    可等待了良久,谈逸南始终没有听到那个护工有下一步动作,甚至连他身边的水壶都没有移动过的痕迹,这个时候谈逸南纳闷的抬起头来。

    可当他抬头的时候,他看到的并不是谈逸泽给请的那个护工。而是……

    一个身穿白大褂,脸上带着口罩,头发还有些斑白的女人。

    说实在的,第一眼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谈逸南一度以为是什么医生进来了。

    这几天,每天除了这伤口检查之外,他还要量血压,挂点滴之类的。

    这人,会不会是准备给自己挂点滴的?

    “不是说今天不用挂点滴了吗?”

    谈逸南说着,准备继续低下头来看手上的资料。却在低头的时候注意到,那个人的手朝着他抬了起来,带着颤抖……

    这一刻,他再度看向那已经被口罩掩盖了大半的脸。

    “妈妈?”

    谈逸南有些不确定的问着。

    那眼眸,和他妈舒落心的如出一辙。

    可他的妈妈不是应该在监狱里头么?

    难道,是他出现幻觉了?

    谈逸南甚至还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企图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而看到他这一番动作的女人哽咽着呢喃出了这么两个字:“小南……”

    那一刻,谈逸南的双瞳因为过分震惊而放大……

    真的是他的妈妈,真的是舒落心?

    “妈,你怎么出来了?是他们给你判轻了吗?”

    这个女人再怎么坏,对别人再怎么恶毒,她始终是他谈逸南的母亲。

    就算明知道她被抓进去,是因为害死了人罪有应得,这段时间谈逸南仍旧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想要救她。

    可不管他怎么尝试,那些人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予与理会。

    当然,谈逸南也清楚,那些人之所以会那么坚决,有一部分原因是谈逸泽的吩咐。

    这段时间,谈逸南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碰壁了多少次。到现在,他都累的快放弃了,也才争取了那么一次和舒落心见面的机会。

    而今,他的母亲竟然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你让他怎么能不激动?

    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谈逸南扶着床边就朝着舒落心走了过去。

    “妈妈……”

    “小南,我的孩子……”

    看着谈逸南,舒落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跑向了自己的孩子,将他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中。

    “我的孩子,都是妈妈害了你,都是妈妈害了你……”

    若不是她,谈逸南也就不会被报复的人刺了几刀。

    不管曾经的舒落心再怎么的铁石心肠,这一刻的她只是一个母亲。

    看到加诸在自己孩子身上的痛,她会感觉比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痛上几千甚至几万倍……

    “我的小南,让妈妈好好看看你!”

    母子两人在病房内抱头痛哭了一会儿,舒落心伸手摸着谈逸南的脸。

    这孩子,看样子这段时间真的吃了不少的苦。

    你看看这张脸,比她当初亲自照顾他的时候瘦了多少?

    “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饭么?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伤口是不是很疼?”

    看着他从刚刚到现在都捂着自己的腹部,舒落心真的很担心。

    “不大能走动。”

    这段时间,他连基本的日常生活都是护工帮着他做的。

    刚刚这么一动,好像真的有些扯到伤口了。

    不过再见母亲的喜悦,让他的感官神经都有些迟钝了。

    “妈妈,你出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去接你!”

    将舒落心脸上的口罩给摘下来,谈逸南有些心疼的帮着她整理着凌乱的白发。

    舒落心真的老了很多。

    一张脸,布满了皱纹。

    这样的她,一点都寻常那个保养很好,穿什么衣服搭配什么发型都非常讲究的她联系到一块儿。

    可谈逸南的喜悦,在下一秒被迅速冲淡了。

    因为在听到他的这一番话之时,舒落心赶紧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儿。

    “嘘!”

    “妈,怎么了?”

    “小南,妈妈不是被放出来了!”

    舒落心的一句话,让谈逸南的瞳仁再度放大。

    “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放出来,那你怎么出来了?”

    在谈逸南的认知中他可是知道,那样的地方可不是说进去就进去,想要出来就能出来的!

    “小南,妈妈是在里头碰到一个人,她说她能帮着妈妈出来。我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妈妈,你偷跑出来要是被抓住的话,会罪上加罪的!”

    此刻,谈逸南刚刚脸上的喜悦神情,一扫而空。换上的,是忧心忡忡。

    “小南,妈妈听说你受伤了,我真的没法顾虑那么多了!”再说了,这次跑出来,她就没想要再回去。

    “妈妈,这么做不好!”

    “我也知道不好。但我真的不想坐以待毙……”

    想到在那个牢房里暗无天日的等待的结果,舒落心的心就拔凉拔凉的。

    “小南,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扯到伤口了?”

    “可能是。医生说我最近不能下床行走!”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的脸色又变苍白了几分。

    不知道是被舒落心跑出来的手段吓到,还是真的因为牵扯到了伤口。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快点回到床上去!”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还大步准备朝着门外走去。

    “妈妈,你还想要去哪里?”

    看到舒落心要离开,谈逸南赶紧扯住了她的手臂。

    “你扯到伤口了,我去让医生进来给你检查一下!”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难受。

    “妈,我没事。再说了,现在你也不能随便进出了。”

    前边母亲的罪已经勾大了,要是再加上一条逃狱罪……

    谈逸南不敢想像。

    “那现在怎么办?”

    “妈,我去办理出院手续!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南已经下了床。

    在法律和亲情面前,谈逸南还是选择了他的母亲。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送死!

    而舒落心再想要拉着谈逸南说些什么的时候,谈逸南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病房内了……

    ——分割线——

    “谈少,真的很抱歉!”同个时间段,某个女监里迎来了这么一个人。

    女监里所有的领导都严阵以待。

    见到这人,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敢和这人犀利的眼眸接触,生怕自己丧命在这没有硝烟的眼神之战中。

    更有没有胆识的人,已经被吓得双腿颤抖。

    “当时舒落心说她要上洗手间,我们还派了专人跟着她去。后来女监突然跳闸了,我们没想到她会利用这个时候逃出去……”

    有人,正努力的解释着。

    “上洗手间就跳闸?”谈逸泽听着这些人的描述,那双黑瞳越来越发的幽深。那里,像是正酝酿着一个不知名的旋窝,一个能毁灭了一切的旋窝……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凑巧的事情?”

    谈逸泽再度开口的时候,视线落在监狱长的身上。被他盯上的人儿,心咯噔的漏掉了一拍。

    这位爷,位高权重不说,更让人忌惮的是他手上掌控着整个s区。在这个国度,几乎除了三两个人能跟他平起平坐之外,还没有什么人敢挑战这位爷的权威。

    要是将这样的人物给惹怒的话,他的小命怕是……

    “我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凑巧。我每天都有派人专门盯着这舒落心,也真的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跑出去!”

    那人说到这的时候,额头上都浮出一层汗。

    和谈逸泽这样的人说话,压力真的很大。

    他生怕自己要是说错一个字,他的小命就没了。

    “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巧合!”

    这是谈逸泽的判断。

    舒落心上个洗手间就能凭空消失,这肯定是事先做了手脚。

    而且,能将整个计划进行到这样滴水不漏,连专门派来看着她的人都给甩掉的,绝对不止一个人!

    这么说来,有什么人帮着舒落心逃出了这里?

    想到这个可能,谈逸泽又开口吩咐:“去把她消失前后那两天的所有录像给我拿过来。”

    谈逸泽吩咐完这一句话,就有人急匆匆的朝着资料室跑去了。

    交代完这一番之后,谈逸泽又看向刚刚一直努力和他汇报着的监狱长:“人是在你手上丢了的,要是找不回来你掂量一下后果……”

    丢下这一句话,谈逸泽大步离开了。

    而那个刚刚被谈逸泽警告过的监狱长,心凉了半截……

    ——分割线——

    “爸……”

    因为前两天放假,谈逸泽只带着顾念兮一个人出去玩的关系,聿宝宝已经连着三天都没有见到他。

    一见到谈逸泽下班回来,小家伙就飞扑上来,顺着谈逸泽的长腿蹭蹭的往上爬。

    看着挂在自己腿上蠕动的小家伙,谈逸泽一伸手就将他捞上了自己的肩头上。

    “臭小子,妈妈在哪里?”

    “……”

    聿宝宝没有回答,只是用他胖嘟嘟的小爪子指了个方向。

    顺着这胖嘟嘟的小爪子,谈逸泽看到了后院顾念兮正坐在小凳子上,守着谈妙文送过来的那个烤番薯机。

    而谈老爷子也在那头,两人不知道聊着什么,笑的很开心。

    看着这一幕,谈逸泽本来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带着聿宝宝就快步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泽回来了?”

    因为谈老爷子是对着门坐着,所以他最先发现了谈逸泽的归来。

    顾念兮背着门,听到谈老爷子说话她才转过身。

    “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早?宝宝喊着要吃番薯,我就拿着这个来烤了。”

    “没什么事情就先回来了!”

    谈逸泽将坐在自己肩头上的小家伙给放了下来,落座在顾念兮的身边。

    看着那已经冒出疼疼热气的烤箱,谈逸泽的眸色微变。

    他没有告诉顾念兮,今天这么早回来他因为他担心家里了……

    舒落心那个疯狂的女人竟然越狱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谈逸泽担心她来个鱼死网破。

    所以,他一下班就急匆匆的赶回家了。

    “饿了吧,待会儿赏你个番薯吃!”

    谈逸泽似乎很少这么早就回家,顾念兮笑的合不拢嘴。

    “……”

    看着她笑的小脸红扑扑的样子,谈逸泽正打断说些什么逗她开心,就听到谈家大门被打开了,然后刘嫂匆匆的跑了进来:

    “老爷子老爷子……”

    “怎么了小刘?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毛毛躁躁?上了年纪心脏不好,就不要这么跑!”谈老爷子见到刘嫂一脸苍白的跑了进来,便如此说着。

    虽然谈老爷子摆出一副刻薄的样子,但谁都听得出他话语里的关心。

    刘嫂在谈家干了这么多年,他们一家子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家人。

    正因为知道刘嫂的心脏不好,不适合做剧烈运动,谈老爷子看到她这么跑进来才会这么生气。

    “不是啊老爷子!我……咳咳咳……”

    跑得太急,刘嫂咳得双颊发红。

    顾念兮赶紧劲舞给她到了一杯温水来。

    “刘嫂,先喝了水再说!”

    这次,刘嫂倒也没有多拒绝,拿着水杯就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半。

    “小刘,今天早上你不是给小南送鱼头汤去了吗?”

    谈老爷子问道。

    今天顾念兮他们才回来,所以她留在这边没去上班。谈老爷子便安排刘嫂去医院给谈逸南送点汤水,顺便照看一下他再回来。

    可这个时间点,刘嫂回来的也有些早了吧?

    再说了,她回来的手上还提着那个刚刚给谈逸南送过去的保温杯。

    一般而言,这刘嫂送过去的保温杯都要等谈逸南喝完之后才会拿回来。

    也就是说,等到刘嫂第二天过去的时候才拿回来。

    可现在,如果谈老爷子没有记错的话,刘嫂现在手上拿着的正好是她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提着的那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谈逸南不想喝汤了?

    还是说,刘嫂这汤送不成了?

    “是,我刚刚就是给小南送鱼头汤了!可等我赶到医院去的时候,护士小姐说小南今天早上不顾院方的反对办了出院手续!”

    刘嫂缓了一口气之后,就这么说。

    “什么?”

    听到这话,谈老爷子的眉峰瞬间挑起。

    而谈逸泽的黑眸,则瞬间变化出诡异的色彩……

    “我昨天打电话过去找了老胡,他也说这孩子的伤口至少还要再修养上十天半个月!”谈老爷子说。“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出院了,连跟我说一声都没有!不行,我要赶紧打电话看看他在什么地方。”

    不管之前舒落心做了什么,这孩子身上毕竟流着的是谈家的血。

    谈老爷子又怎么忍心放任这个孩子不管?

    想到这,谈老爷子迅速的抓起电话,给谈逸南的手机拨了过去。

    可连着拨了好几通,谈老爷子都没有开口。反倒是连脸色越来越差……

    “到底怎么回事?小南的电话怎么没有开机?”拨打了几次电话下来,谈老爷子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可能吧,小叔伤口还没有好,到底跑去什么地方了?”

    顾念兮的眉头也皱了皱。

    按理说,谈逸南不是这么分不清轻重的人。

    再说了,他们公司和明朗集团的合作正在进行中。

    就算他因为身上的伤不能直接到现场跟进,至少也不会轻易的让人找不到才对。

    难不成,谈逸南出了什么事?

    估计,谈老爷子也和她是一样的想法,所以老人家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看来,我猜的没错!”

    就在这些人都纷纷为谈逸南的伤情表示担忧的时候,谈逸泽的眸色突然变冷。

    他的话,让谈老爷子和顾念兮都疑惑的看向他。

    “小泽,你是什么意思?”

    谈老爷子问道。

    “爷爷,舒落心越狱了。我猜,她肯定是找小南去了!”在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脸上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弧度……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