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23章 抢媳妇vs欺软怕硬

    “我没什么话可说的!放开,我要去睡觉!”

    看着自己的手臂被拽的紧紧的,顾念兮说着。

    “我不放!”

    谈逸泽很高。

    他站在顾念兮的面前,将卧室里的大部分光线都给遮挡住了。

    因为背着光的关系,他的五官被阴影所吞噬。这也导致了,顾念兮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表情。

    她唯一能感觉到了,是这个男人身上的戾气。

    当然,顾念兮也知道,其中一大部分的戾气都被这个男人给掩藏了。

    若是换成别人,站在他面前肯定都被他揍了。

    索性的是,她是顾念兮!

    谈逸泽舍不得打她。

    “兮兮,我不喜欢这样!有话,你尽管跟我说就是了!有什么我做错的地方,我尽量改就是了。”或许这话听起来没有什么,但顾念兮知道,这是谈逸泽的让步。

    这个男人向来手握要权。

    要一个人臣服于他,不过是几句话的事。

    如今,他肯放下姿态来恳求她顾念兮,甚至还作出了退让,说他要改……

    顾念兮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她,真的说不出来。

    “谈逸泽,给我一点时间……”

    她有些颓废的耷拉着脑袋。

    因为最近有点忙而没有时间修改的刘海,正好遮挡着她的双眼。

    从谈逸泽的这个角度,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顾念兮……”

    看着迟迟不肯说出来的他,谈逸泽有些生气了。

    本来还握着她的手儿的他,现在也将她的手给丢在一边了。

    随后,这个男人有些暴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他最担心的,就是和顾念兮之间有什么问题,没能及时解开,导致两人的关系渐行渐远。当初,他的父亲和母亲就是因为这样,而渐行渐远的。

    他不希望自己和顾念兮也步他们的后尘。

    可顾念兮呢……

    这丫头,貌似一点都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他真恨!

    恨极了现在这种感受。

    可他还能怎么办?

    这个女人,他打不得又骂不得。

    想对她下狠手,可他自己又舍不得!

    他能怎么办?

    谈逸泽在房间内躁动的走了几圈之后,发现自己如此的走动貌似影响了睡在小床上的谈倾小盆友。

    这小家伙小脚丫踢开了被褥,正挥舞着胖嘟嘟的小爪子不知道想要做什么!注意到这一点的顾念兮已经朝着他走了过去。

    思前想后,谈逸泽最终还是推开了窗户。

    这夜的风极冷。

    这一推开窗户,冷风就不断从外面灌进来。

    顾念兮被这风一吹,有些微愣。

    刚抱起了谈倾小盆友的她,立马朝着窗户这边望了过来。

    “谈逸泽……”

    她想要制止谈逸泽的行为。

    这么冷的夜他跑出去,能去什么地方?

    可她的动作,还是没有人家谈逸泽的快。

    这不,她一转头就只看到消失在窗户上的黑影……

    而这个卧室里,哪里还有谈逸泽的身影!

    最终,望着那道已经被推开的窗户顾念兮愣了好一阵。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才赶紧上前将窗户门给关上。

    如果不是有个孩子需要照看的话,她现在会追着谈逸泽出去。

    可问题是,现在这个孩子还小,她需要照看着。

    像是今晚那样一个人带着孩子跑出去,半路上好像还被人跟踪上的事情,顾念兮这一辈子打死都不会做了。

    而光上了窗户之后,顾念兮便带着小家伙一起到大床上睡觉。

    “老二,没事!爸爸会回来的!”

    看着谈倾小盆友一直都盯着谈逸泽消失的那面窗户发呆,顾念兮拉了他的小手。

    可她不知道,人家倾小爷其实就是看着那面窗户还可以这样玩,改明儿个他也想要自己试试的想法。

    ——分割线——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谈逸泽一家,哄着苏小妞再度准备进入状态,好好的乐呵一把的凌二爷,这一夜第二次被人闹腾了!

    此时,凌二爷已经将小公主给哄睡了。

    看苏小妞那个昏昏欲睡的样子,二爷二话不说就直接将人给扛在肩头上,急匆匆的朝着卧室里跑去。

    看着这二爷如此浩浩荡荡的架势,被扛在肩头上的苏小妞上很无力的喊着:“你他妈的抢媳妇儿啊?”

    “是,我他妈的就是在抢媳妇儿!”而且,这悲催的还是抢了自己的媳妇儿!

    凌二爷真的觉得,自己越活越窝囊了。

    以前,和自己的女人亲热这一回事,那里需要这么气急败坏的进行?

    通常,都是女人们自己倒贴上来,让他凌二爷要的。

    可走到现在,他还能怎么样?

    除了苏小妞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其他的女人又怎么给的了?

    “抢媳妇还这么明目张胆,会被抓去弄成太监的!”

    苏小妞被丢在床上,撞疼了脑袋。连缓冲一下的时间都没有,这个男人又迅速的覆了上来。

    最终,她唯一能反抗的也就这一张嘴巴了。

    “苏小妞,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再不吃到,我这一身的修行真的要作废了!”

    再度被人打断的话,凌二爷真的觉得自己会死的。

    可这话刚刚说完呢!

    他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那刺耳的铃声在这样安静的夜,显得分外恼人。

    “看来,天要亡你!”

    看着一脸气急败坏的凌二爷,苏小妞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

    她是很想帮他抓住这一身的修为,可你看看这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情,该怎么解释?

    苏小妞觉得,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总结:自作孽,不可活!

    “苏小妞……”

    都被接连打断了两次,眼看着自己都要变成李莲英了,苏小妞还在边上幸灾乐祸着,凌二爷哪能甘心?

    一出手,他再度将在一旁说风凉话的苏小妞扯到了自己的身下,打算将自己刚刚没有办完的事情都给办完了。

    “老子今天非要将肉给吃上不可!”

    凌二爷咬牙切齿。

    可听着那恼人的手机铃声的苏小妞却告诉他了:“我可告诉你,这手机要是再这么吵下去的话,你闺女可就要醒了!到时候,你今晚也别想睡觉了!”

    听到苏小妞的这一番话的凌二爷,一肚子的火气。

    你想想他现在这么拼命都是为了谁啊?

    可苏小妞连一句安抚的话都没有,风凉话倒是说了一大堆。

    但有一点凌二爷也必须承认。

    小公主真的很像他。

    不仅是那巴掌大的小脸将他凌二爷的精髓遗传的像模像样,连脾气也遗传到了。

    特别是这起床气……

    你瞅瞅刚刚谈老大他们一家子半夜打断了她的好梦,这小家伙哭的声嘶力竭的样子。

    要是待会儿再让这电话给吵醒了她的话,连凌二爷这个当父亲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抚好自家的闺女了!

    想了又想,凌二爷最终还是起身朝着放着手机的地方走了去。

    看着这男人那又气又恼的背影,苏小妞猖獗的笑着。

    “谈老大,半夜扰人清梦可不是君子的行为!”

    凌二爷一肚子的火气,在看到手机上方显示的那个来电人的名字之时,又瞬间吞了回去。

    “出来,我们去飚车!”

    “不是吧,大半夜飙什么飙?谈老大,你知道的我不玩那玩意好多年了!”

    凌二爷说这话的时候极度的搞笑。

    谁不知道他前一阵子因为苏妈妈,不能亲自照顾苏小妞的那一阵子,高速公路上一直都有他的身影?

    现在,他倒是将自己说的像是个乖宝宝似的?

    谁一听,都觉得各种恶心!

    “别他妈的说屁话!我已经喊了老三了,来一局就放你回去睡觉!”

    电话那端的男人脾气似乎很暴躁,一直在咆哮。

    最终,凌二爷只能妥协下来。谁让谈老大的拳头太狠太硬呢?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了!”

    烦躁的挂断了电话,凌二爷一边恼火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套着衣服。

    看着这个近乎暴走的男人在一旁忙活着的场景,苏小妞在边上乐呵着。

    “苏小妞,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你更无情的女人!”

    看着他凌二爷在受苦,这个女人竟然无情的在一边嘲笑。

    “谁让你不敢违背你家谈老大的意思?嘿嘿,我怎么突然闻到一股奸情的味道?”

    苏小妞笑的花枝乱颤。

    而看着她那笑的德行,凌二爷自然也明白这货到底在想什么了。

    你想想,一个典型的腐女能想到啥玩意?

    还不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攻啊受的?

    “苏小妞,这话别乱说。要是让谈老大听到,你非去了一层皮不可!”谈逸泽是什么人,那种人会随随便便让人嘲笑的么?

    笑了他,断手断脚是小事!

    “切,我怎么会傻到去捋老虎的须?”

    要捋,也是要趁着兮丫头在的时候捋!

    只有那个丫头,才能降住谈逸泽那只大老虎。

    已经穿戴整齐的凌二爷听到苏小妞这话,顿时嘴角抽了抽:“苏小妞,你这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要不然,她怎么来说他凌二爷?

    不直接去说谈逸泽?

    “那是。谁让你是个软货!”

    某女说完了这话的时候,得瑟的朝着凌二爷一票眼。

    “我是个软货?”

    凌二爷听到苏悠悠的这句话,顿时脸色一变。

    “要不然是什么?”

    “苏小妞……”

    这下,凌二爷终于忍不住了。

    直接朝着苏小妞那边飞扑上去。

    苏小妞一见情形不对劲儿,赶紧往被窝里躲。

    可这男人好像早已预料到苏小妞会朝着那边躲似的,很快就跟了上去。

    一场混战,很快就在被窝里拉响了……

    好一阵子之后,凌二爷才从被窝里钻出来。

    此时,男人才慢悠悠的将自己刚刚散落在一边的衣服捡起来,慢慢的套上。

    这时候的凌二爷,才像是一只刚刚尝了腥的狮子,慵懒的笑容证明着他刚刚的得意。

    “苏小妞,等我回来我还会跟你证明爷是软还是硬的!走了!”

    直到即将离开,男人才朝着苏小妞这么说。

    而苏小妞直到这个男人离开之后,她才在被窝里嗷嗷叫:“尼玛的,老娘被占便宜了……”

    ——分割线——

    “谈老大,现在舒坦了吗?”

    大冬天的在告诉上飞驰了好一阵,三个人现在都被冻得差不多。

    特别是墨老三这个二货,今天这么冷竟然没有穿厚大衣出来,整个鼻尖都被冻得红红的!

    当然,其实这也是墨老三另一番目的。

    他就是想着在这里冻一冻,到时候回家让周太太好好心疼自己。最好,今晚让他就回到卧室睡觉。

    要知道,前两天周太太很忙,让他带着小齐齐去洗澡。

    结果周先生放了一整个浴缸的水,和小齐齐在里面泡澡。

    泡着泡着,就时间长了,水温低了,小齐齐感冒了。

    而被周太太视为始作俑者的周先生,就被禁足进入卧室了。

    连着睡了好几天的沙发,周先生感觉自己的整个腰板都快要断了。

    周太太要再不放自己回卧室的话,周先生要奔溃了。

    这几天,周先生一直都在寻思着有什么好机会可以回到卧室去。

    可一直,都没有瞅见什么好机会。

    好不容易等到谈老大的电话,周先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随便套上任务用的外套,他就离开。

    今晚最好能冻个感冒什么的,让周太太好好心疼一下。

    周先生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么个硬朗的体质,到时候还冻不感冒!那就得不偿失了!

    飚了一阵子车之后,他们三就和寻常一样,在小公路上找个空旷的地方喝了几口小酒。

    喝了酒,浑身又暖和了不少!

    周先生摸了摸鼻尖上的水,然后往谈逸泽的肩头上锤了一把。

    其实,他们以前也时常大半夜的出来飚车。

    之后又像是现在这样靠在公路边上喝酒。

    现在想想,这些日子还真的挺值得回忆的……

    “老三,你他妈的真恶心,擦了鼻涕还锤老大!”

    凌二爷猛灌了一口白酒之后,就开始叫嚷着。

    “我没有!”

    周先生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裤子。

    看到这,凌二爷直接翻了个白眼:“老三,你他妈的这么龌龊,你家周太太知道吗?”

    “老二,你要是敢跟周太太打小报告,老子弄死你!”周先生很火大。

    今晚好不容易把自己给冻得流鼻涕了,要是被凌二这家伙打了报告的话,那他今晚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都他妈的跟你说了,别喊老子老二了!你他妈的到底听到了没有……”

    好吧,本来是跟着出来劝劝谈老大的,这两个人搞到最后变成内斗了!

    周先生抡起了拳头,就朝着凌二爷这边冲了过来。

    而凌二爷这边挥舞着飞毛腿,就朝着周先生踹了过去。

    很快,这两人便扭打在一起。

    “让你他妈的跟周太太打小报告,我揍扁你这个小人!”

    “你这个臭小子,你才是小人!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喊我老二了,你哪次听到了!”

    “……”

    两人在地上扭打了一番,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这么个“呯”的声音。

    紧接着,还有如此的对话。

    “哟呵,这车子不错!”

    “是啊,宝马车能改装成这么高大上的德行,还真是史上难得一遇!”

    “那这辆呢?这标志我不认得!”

    “瞧你个眼拙的,这是路虎!不过,这车牌号怎么看起来不像我们寻常看到的?”

    听到他们几个在议论谈逸泽的车子,那凌二爷和墨老三纷纷停下了自己手头上的动作。

    那是,谈老大的车牌号是官方的,A0002!

    这年头,比这车牌号牛掰的就剩下个A0001了。

    这人,倒是挺识货的!

    可很快,他们就改变了之前的见解。

    因为他们其中一个人说了:“屁啊,这车子在网上买的,装上去就牛掰了!”

    听到这,老三扭头就问凌二爷:“二啊,你觉得咱们这地有人敢做谈老大的假车牌吗?”

    “好像没人敢了。貌似以前有人用了一次,结果被谈老大的属下瞅见了那人闯了红灯,把人给拽出来揍了个半死!然后顺藤摸瓜又找到了制假窝点,没几天就顺利打掉了一团伙。这之后,就没有人敢做谈老大的假车牌了!”此时,凌二爷就和墨老三窝在一起,也忘记了他们之前貌似扭打在一块儿的事实。

    于是,他俩就坐在黑暗中,偷偷地观望着这两个鬼鬼祟祟的人。

    “哥,要不咱们跟他们借辆车子去耍耍?”其中一人继续问着。

    “借?咱们想要什么没有?用的着借吗?”另一个人自以为是的说着。

    “那哥的意思是……”

    这人问着。

    “我的意思当然是,咱们……”

    那人在黑暗中朝着另一个人比划了个动作。

    他以为,他们不说出来,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别人应该看不到才对。

    可他们低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个世界里,依旧有许多外面那个世界所不能窥探到的东西。

    例如谈逸泽他们这一群人,在常年严酷条件的训练中,他们的夜间视力极好。

    像是他们刚刚几人比划的这几个动作,谈逸泽和凌二他们一早就看到了。

    他们比划着的,就是一个偷的动作。

    随即,谈逸泽两手放在嘴边,不知道怎么做的,很快有愉悦的鸟叫声传来。

    那站在车边的两个,只简单的以为这是午夜的鸟叫声。可凌二爷和墨老三随即分辨得出,这是当年他们在丛林作战的时候用的暗语。

    谈老大的意思是:“咱们好久都没有活动下手脚了,是不是?”

    辨别的出谈老大的意思的两人,随即也用暗语道:“是!”

    “那我们练下!”谈逸泽一声令下,三道黑影从中窜出。

    与此同时,这两个站在车边的人儿还摩拳擦掌的对着凌二爷那辆改装的宝马车跃跃欲试。

    很快,这小公路上一阵阵的尖叫声划破这沉寂的夜……

    ——分割线——

    入夜的三四点,谈逸泽才从窗户上跳下。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还带着些许的酒气。

    但比起之前,味道不算大。

    因为考虑到回家这满身的酒气会让某个女人不喜欢,他刚刚开着车窗在车上小坐了好一阵子。等着浑身上下这酒气散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回到家。

    本以为,进门的时候这丫头应该会等着自己才对。

    可当看到大床上躺着的那两个睡的已经开始打呼的人儿之时,谈逸泽无奈的摇摇头。

    虽然他也希望,这丫头不要等自己,早点睡觉才对她的身体是好的。可为什么看到她睡的跟只小猪似的的德行,他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失落?

    现如今,连谈逸泽都看不清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看着被顾念兮踹掉被子,露出圆鼓鼓的小肚皮的老二,谈逸泽无奈的摇摇头,将他抱起,送回到他的小床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谈逸泽又绕回了刚刚的位置。

    看着床褥正中间睡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女人,谈逸泽很无奈伸出手,轻揉着女人的她前额的碎发。

    不知道是他的掌心温暖而舒适,还是其他的原因,总之在他触及这个女人的脸蛋之时,谈逸泽听到了这个女人的一声嘤咛。

    其实,顾念兮的嘤咛声并不大,常人也听不大清楚。

    可谈逸泽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唇角轻勾……

    因为他听得懂,她睡梦中喊出来的话:“谈逸泽……”

    顾念兮,你连睡梦中都有我,这便足已。

    其他的不重要,我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

    片刻之后,男人褪去了自己身上的外套,迅速的钻入被中,将里头暖乎乎的小人儿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分割线——

    “周太太,我感冒了!”

    大老爷们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哼哼唧唧着。

    “感冒了?感冒了就去冲两包冲剂喝下去吧!”

    大清早的起来,周太太看到这忘记长脑子一样的大老爷们跟在自己的身子后边团团转的,就很想收拾他。

    这把戏,周先生前几天就玩了好几次。

    刚开始,周太太还会闹着要带着他去医院。

    可几次下来,周太太发现自己都被耍了之后,对周先生这“感冒”的字眼免疫能力也瞬间爆棚。

    “周太太,我是真的难受。你抱抱我或是哄哄我,我会好受一点的!”

    周先生貌似没听懂周太太的潜台词,一直跟在她的后头嚷嚷着,到最后周太太都有些想要揍扁他的冲动了。

    “周太太,要不你亲我一口也行……”

    “你这……”周太太被缠的没有办法,准备转身收拾他。可谁知道,这一转身这身高一米八几的大块头就朝着她压了过来……

    ------题外话------

    今天让我多休息一天,更新六千字,大家先看着。明天开始恢复万更,握爪,么么哒→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