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33章 被剥夺了权利VS消失

    “是还没有!”

    听到电话那端的人儿的声音之后,谈逸泽的眸色稍稍有了变化。

    但也仅限于此!

    对于谈逸泽而言,他还真的没有什么需要惧怕的!不管是人,还是事物……

    “我就借住一下,能有什么?”

    电话那端的女人,在听到谈逸泽这么说之后,有些郁闷的说着。

    当然,其实她的声音里,还有些许酸涩之意。

    但这一切,都被她掩藏的极好!

    至于谈逸泽,他到底有没有发现,这也是个问题!

    你想,谈逸泽刚刚一眼就看出了罗军宝到底是个什么心思,这样的他会听不懂电话那端女人话语里的另一层含义?

    这,不大可能!

    若是他看不出,那也只是他压根不想去理会罢了。

    他谈逸泽,从来不会像是别的男人那样,三心二意。

    心有所属,其他女人于他而言,都和他无关。

    所以,他也不会将自己过多的关注力落在和他无关的事物上。

    若是从这个方面出发的话,你可以说谈逸泽是个绝情的人。

    若是从顾念兮和家人出发的话,他却是这个世间最好的人。

    “谈少,不要这么小气好不好?就住几天而已!”

    几天之后调任令下来了,她也不想要在这个城市多呆。

    “……”

    那人儿仍旧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只是,电话这端的人儿,仍旧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

    “要是你不肯的话,那我直接跟顾念兮说好了!”

    从谈逸泽的嘴里得不到想要的回答,那个女人索性将电话挂断了!

    而听着电话里传来已经挂断的声音,谈逸泽的手有些僵。

    将电话放在手心里琢磨着,他一度想要往回拨。

    可琢磨了一番,谈逸泽觉得,将这个问题抛给顾念兮去回答,或许才是最好的抉择。

    一方面,若是顾念兮不喜欢的话,她直接拒绝便是了。这样也省得他谈逸泽麻烦。

    另一方面,这也算是他谈逸泽给顾念兮一道验证题。

    验证他在她的心中,是个什么样的位置。

    想到这,谈逸泽迟疑了一会儿,终是将手机收回口袋里!

    而一直都在边上摆弄着杂志“搞文化”的罗小爷听着谈逸泽说了不过两三句话,就没有声,诧异的抬起头来看,便正好撞见了谈逸泽犹犹豫豫的将手机放回到口袋里的这一幕。

    “喲,小三要求坐正位了?”表情这么纠结,不是小三找上门是什么?

    在罗军宝的眼里,谈逸泽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能耐,虽然他一直都不想要承认谈逸泽比他还有能耐的这一点。

    在他的眼里,还真的少有谈逸泽搞不定的事情。

    再说了,现在的谈逸泽有老婆还有小孩,简直就是他罗军宝梦想的最高境界。

    他现在也不用烦恼着怎么拐个老婆跟自己回家生孩子,除了小三这事情还有什么样的烦恼?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不用烦恼。若是真的三儿很够味,你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正室和三儿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的话,小爷我替你解决就是了!”说到这的时候,罗小爷来到谈逸泽的身边,很仗义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对着谈逸泽说:“我给你提个建议,你把顾念兮交给我就是了!我保管,将她带的远远的,让你永无后顾之忧!”

    罗小爷觉得自己的提议真的很不错。

    可他的腹部,很快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痛。

    低头一看才发现,谈逸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往他的肚子上揍了一拳。

    此刻,他的手还戳在他的腹部上,疼得罗小爷差一点掉泪!

    “谈逸泽,我好心的给你提建议,你这是做什么?”

    罗小爷捂着自己发疼的腹部,叫器着。

    “谁跟你说我在外头搞女人了?乱嚼舌根,也不怕闪到舌头!”这话在这边说说还行,要是传到了顾念兮的耳里,可就不好了!

    顾念兮不会轻易相信其他人的话,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但谈逸泽觉得,不必要的误会还是少一些比较好,免得影响了他们夫妻的感情!

    “我再一次告诉你,别打我老婆的主意。要是再有下次,我让你们罗家断子绝孙!”

    丢下这话,谈逸泽直接伸手将罗军宝随意丢在边上的帽子给扣在他的脑袋上,便大步离开了。

    这个时间点再不回去的话,怕是买不上烤板栗了。他,还需要加快脚步才行。

    而看着谈逸泽急匆匆离去的罗小爷,则一点都摸不着头脑。

    看谈少刚刚那纠结的表情,明显就是一副我有小三,快被抓中的样子。

    可他却说不是小三!

    那会是什么事情,让一向所向披靡的谈少露出那么纠结的表情呢?

    总之,这个时候的罗军宝想不出来。

    “嘶,这个混蛋没什么打人都这么疼!靠,都快把小爷给打出毛病来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去卫生院那边,找点跌打药赶紧处理一下自己刚刚被谈逸泽揍过的地方!

    ——分割线——

    “韩先生……”

    明朗集团最顶层的天台,风很大,也很冷!

    在这样的角落,冬天基本没什么人上来。

    所以,这里呈现出来的荒凉景象,和底下明朗集团的空前盛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在这样的角落,今天却迎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刚刚率先走出顾念兮办公室,说有急事要去处理的韩子。

    另一个,则是在韩子快步离开之后,紧随着离开的莫妍。

    刚刚她跟顾念兮说,自己也有点事情需要去处理,不过是找个借口离开罢了。

    从顾念兮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是真的想要离开这明朗集团,甚至离开这个城市,躲到远远的角落,再也不用面对幕阳,更不用面对那些人怪异的眼神。

    但琢磨了片刻,她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跟韩子说清楚比较好!

    所以,她追着韩子的脚步,跟他说有些事情要说清楚,并邀请他到这个天台来。

    高处不胜寒!

    尤其是在这样的冬天。

    这天台上的风,很快就将她的脸蛋刮得有些泛。

    她的眼眸,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样的寒风还是其他的缘故,总之也有些泛红。

    寒风呼呼的吹着,吹乱了她的长发!

    有几根,甚至调皮的挡在了她的刘海前。

    莫妍试图将这调皮的发丝梳理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狼狈。

    但上天貌似一直都跟她作对,让她的发丝变得凌乱不堪,最终她也放弃了梳理这些发丝的打算。

    “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吧!说完之后,我还有事情要下去办呢!”

    看了一眼她被寒风刮得发红的脸蛋,韩子说。

    与其说,他有些愤怒不想理会这个女人。倒不如说,他是看着这女人的脸蛋被北风刮得发红,有些心疼了。所以才想要让她快一点说完,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韩子近乎没有表情的说出的这一句话,让人一点都体会不到他后面的那一层含义。

    看着这个男人板着脸和自己说着这些的时候,莫妍真的有些难以相信,这会是在今天之前,还一直对着自己卖萌,说着甜言蜜语的男人!

    那一刻,她心灰意冷。

    不过这样也好。

    本来昨晚上发生了那么狼狈不堪的事情,她还不知道要跟他怎么说,怎么让他相信自己真的是被打昏的,怎么挽回这段得来不易的感情。

    可现在看来,这一切也没有必要了。

    倒不如,直接分手来的简单一些。

    “韩先生,其实我今天到这里来找你,是来跟你谈分手的!”

    莫妍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

    喜欢,就是喜欢。当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会倾尽自己的所有,甚至不惜为了那个人儿改变自己。

    她的世界,黑白分明。

    该放手的时候,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放手。

    而现在韩子的态度,让她觉得这确实到了该放手的时候,即便她心里有些不舍,不舍这段时间以来他给她从未享受过的温情蜜意,但这要放手,还是放手吧!

    长痛,不如短痛是吧?

    经历了和幕阳那段失败的婚姻之后,她已经懂得如何将自己伤痛的程度降到最低。

    可莫妍不知道,她刚刚盯着这个男人所说的那一段话,对这个男人而言,简直形同雷劈!

    “……”

    盯着莫妍,韩子一时半会儿发现自己都开不了口。

    在寒风中,他的眼眸一眨都没有的盯着面前这个女人看,像是一丁点都不相信刚刚那一番话会是从这个女人的嘴里说出来似的。

    他的眼眸,和莫妍一样有些微红。

    那垂放在大腿双侧颤抖的双手,正泄漏着某个事实。

    “你确定,你要说的就是这个么?”

    不知道这样和莫妍对视了多久,久到韩子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寒风中冻得有些僵硬,他才如此开口。

    当他问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莫妍显然也有些诧异。

    看着这个男人,莫妍说了:“嗯,这就是我今天来想要说的话!”

    以前,她不懂得不属于她的东西,不要强求的道理。

    所以,她将自己那么多年的青春,耗在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也造就了他们两年多的痛苦。

    如今,她已经懂得了这些道理,难道她还能眼睁睁的再次造就两个人的痛?

    莫妍发现,自己做不到。

    也不想在经历以前那样的痛了。

    只不过,韩子可能想象不到,她说的如此云淡风轻,可心里却一丝丝的抽疼。

    如果不是昨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她也不想眼睁睁的放弃自己的幸福。

    “呵呵……”

    听到莫妍再度承认自己刚刚那一番话,韩子突然笑出声来。

    这样的笑声,加上天台上的寒风呼啸而过,直接就让莫妍身上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你……笑什么?”

    莫妍设想过,韩子听到自己刚刚那一番话之时,会有什么样的反映。

    是震惊,还是失望,抑或者是爽快的答应。

    但没想到,他会笑出来,而且笑容里还带着讥讽。

    “那个男人回头找你,你就那么迫不及待了?莫妍,难道你不会觉得这样让你自己有些掉价,有些贱么?”

    男人的话,一字字的就像是一把把的利刃,一下下的凌迟着她的心。

    迫不及待……

    掉价?

    贱?

    她真的不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会让这个男人有这样的误解。如果可以,她比谁都不愿意想起昨晚上那个男人回头来找她,还有发生的那些可怕的事情。

    可现在,这一切重要么?

    不重要了!

    既然决定了放手,她也不屑去解释了!

    “随便你怎么说吧!”

    没有看韩子,莫妍的视线落在不远处天边的乌云。

    今天,下了大半天的雪,刚刚在他们到达顶层的时候,神奇的停下来了。她本以为,这是个祥兆。

    可如今看来,这不过是为下一场暴风雪的肆虐酝酿一番罢了。

    而她,竟然还可笑的将希望寄托于此……

    “现在连解释都不用了是把?你就那么想要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吗?难道你忘记他之前是怎么对你了么?”她竟然连看他都不屑于?

    这一刻,韩子感觉冷风一下下的灌入自己的骨子里。

    “……”

    听着身后那个人在一遍遍的叫器着,莫妍始终都没有回头。

    何必呢?

    一开始你就给我顶罪。

    现在怕是我说什么,都只是徒劳。

    她累了!

    在这个城市,苦苦挣扎了那么久,她一度以为自己可以摆脱家人和幕阳的影响,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可现在看来,这些真的只是徒劳。

    倒不如,直接甩手离开,来得好!

    曾经她留学过的h国,同学和老师都在那边。

    其实,她以前读书的成绩还不错。

    老师当时说过,如果她想的话,她可以留在那个学校当导师。

    不过当时她一心想着回到这个城市和那个男人完婚,所以她拒绝了。

    老师当时有些遗憾,但他说了他会将这个名额为她保留一段时间,等她考虑清楚。

    看来,她今天该找个时间,去询问一下那个名额还在不在。

    若是还在的话,她会尽快启程,离开这个城市……

    “莫妍,你真的让我很失望!我还以为,你和那些女人不一样呢,没想到你跟那些货色一个样!”

    韩子还在她的身后叫器着什么。

    但不久之后,莫妍听到了身后传来大门的声响。

    等她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扇门关上了。

    韩子,走了……

    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温热的液体缓缓从她的眼尾流出。

    其实,他们刚刚之间的距离,半米不到。只要任何一方肯向前稍稍迈开一步,便可触及到彼此。

    可最终,他们没有人上前。反而,背道而驰……

    雪,毫无预兆的纷纷扬扬……

    落在她的头顶上,让她越发的狼狈。

    可此时的她,已经来不得顾虑自己现在的狼狈。

    她只觉得好冷!

    不知道是因为在冷天里呆着的时间过长,还是其他的缘故,她真的好冷。

    她只能半蹲下来,用自己的双手环抱自己的肩头,企图让自己暖一些……

    可她发现,这么做也只是徒劳。

    冷意,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将她所有的感官神经侵蚀……

    ——分割线——

    “爸……”

    谈逸泽这才下了车,就有个粉扑扑的小人儿直接扑到了他的腿上,并且准备沿着他的腿直接攀附上来。

    看着这捣蛋的小人儿,他无奈的伸手将他提了上来,放在自己的肩头上。

    来到了自己最希望坐上的位置,聿宝宝还不老实。

    小鼻子一个劲儿的在谈逸泽的身上嗅着什么,像是小狗儿一样。

    看着儿子那个馋嘴样儿,谈逸泽无奈的伸手揉了他的小鸡冠头,道:“等你妈吃的差不多,才有你的份儿……”

    这一句话,让聿宝宝一下子蔫了。

    他刚刚闻到的味道,是烤板栗的味道。

    而这,是他妈妈最喜欢吃的!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他老妈什么东西都能让给他,唯独烤板栗不会让他,尤其是这谈逸泽买回来的烤板栗……

    再者,他们家谈少也绝对不会违背爱妻的意愿,将她喜欢的东西交到别人的手上。

    听着谈少的一句话,聿宝宝已经知道了今天这些烤板栗都没有他的份儿了!

    不过要是能一直呆在谈少的肩头上,可比吃着板栗还要来的开心。

    看着儿子一副心满意足的呆在自己的肩头上的样儿,谈逸泽扛着他直接进了门。

    他进家门的时候,顾念兮还在厨房里帮着刘嫂做饭。

    听到大门处传来的声响,她道:“宝宝,你爸回来了没有?让他回来的话,给我在门口站着!”

    顾念兮没有看向这边,一直都在忙着将刘嫂最好的饭菜递到餐桌上。那摸样,就好像她真的没有发现此刻进门来的就是谈逸泽一样。

    而谈逸泽清楚,这丫头早已听惯了他的脚步声。

    这样的她,哪里会不知道刚刚进门的是他谈逸泽?

    很明显,这丫头是在装装样子。

    而她刚刚说出的那一番话,与其说是在吩咐聿宝宝,不如说是在吩咐他谈逸泽来的贴切!

    可聿宝宝不懂大人之间的那些弯弯肠子,听到妈妈在找爸爸,他赶紧指了指谈逸泽:“爸……在!”

    而听到儿子说话的顾念兮,也像是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谈逸泽的存在似的。

    这会儿,女人抬起头来睨了谈逸泽一眼,随即又低头,继续忙着手上的活儿:“去门口站着,我过会儿有话跟你说!”

    看到谈逸泽,她没有和以前一样热情的迎上来。

    那别扭的用小屁屁对着他谈逸泽的样儿,一看就知道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

    有些人可能不喜欢将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儿。

    可谈逸泽偏偏爱极了顾念兮的这一点。

    尤其是在应对他谈逸泽的事儿上,顾念兮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这样的话,顾念兮一旦对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他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也能迅速的反映过来,制定战略。

    而顾念兮今天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一看就知道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看着这样的他,谈逸泽从自己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袋子东西,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闻到那个香味,顾念兮不用看都知道谈逸泽手上的就是她最爱的烤板栗。

    其实,要是换成以前,谈逸泽一进门她就能闻到这烤板栗的味道了。

    可今天在厨房里忙活着,饭菜的浓郁香味将这个味道都给掩盖了过去,让她无法在第一时间及时发现。

    现在谈逸泽都将美味摆在她的面前了,她哪里还有抗拒的道理。

    所以,当谈逸泽拿着板栗在她的面前甩动的时候,她就直接将那袋子板栗都拿到手上了。也没有多矜持,她打开了包装就开始啃板栗了!

    看着这如同兔子一样,啃着板栗的顾念兮,谈逸泽很无奈的伸手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怎么突然让我站门外吹冷风了?”

    刚他才回家好不好?也没有在家里招惹她。

    怎么他才一进门,这个丫头就喊着让他去门口站着?

    估计,是某个人有行动了吧?

    “把你的咸猪爪放开,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仔细听。但要是有一句话让我心情不美丽的话,那很抱歉。这顿晚饭,你也别吃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又剥了一个板栗往自己的嘴儿里头塞。

    而看着她这幅神情的谈逸泽,无奈的将手从她的腰身上松下来。

    其实,他也不是多看重这顿晚餐。

    对于他谈逸泽来说,有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连着好几顿都没有吃的情况都有。

    像是这样一顿饭,饿一下也不会少块肉。

    可关键是,他不想让这女人心里不好受。

    看着她乐呵呵的吃着手上的板栗,谈逸泽将肩头上的聿宝宝放下来,随后对着顾念兮敬了个礼:“是,领导说的我会认真的贯彻!”

    看着谈逸泽敬礼,聿宝宝也有样学样的对着顾念兮敬礼。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搞成的小团体,顾念兮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谈聿小同志,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帮妈妈剥板栗!”

    说着,顾念兮将一袋子板栗递给聿宝宝!

    反正这个小家伙现在没事做,要是让她参合进她和谈逸泽之间的话,事儿会复杂的。再者,她觉得一边吃板栗一边剥壳,太麻烦了。没有一整口都是板栗,来的满足。

    所以,顾念兮用自己的一袋子板栗,将这小家伙给打发了。

    而聿宝宝也立马乖巧的接过她的板栗,开始在桌子上搬弄着。

    只是顾念兮却不知道,当她将这板栗交给聿宝宝的时候,谈逸泽对此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其实,刚刚他刚刚拿着这些板栗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聿宝宝想吃这板栗了。

    而他们家聿宝宝的德行,他谈逸泽又不是不知道。

    一旦闻到有喜欢的东西,这小家伙肯定要尝几口。

    所以,此刻谈逸泽对顾念兮的那一份板栗有些莫名的担心了。

    而顾念兮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此刻,她吞下了自己那个板栗之后,就一直盯着谈逸泽看。

    那眼神,让谈逸泽瞬间紧绷了身子,继续敬礼问着:“领导,那我该做什么?”

    聿宝宝已经领了任务,在那边忙活着。

    那现在,就该轮到他谈逸泽了!

    “谈逸泽同志,到这边来!”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率先朝着大厅那边走了过去。

    谈逸泽也赶紧迈开了脚步,跟上顾念兮。

    “谈逸泽同志,老实说今天早上是谁到咱们家来做客!”

    此刻,顾念兮已经先行在沙发上坐下。

    她学着以前谈逸泽的那个样儿,抬头看着谈逸泽。既没有喊着让他坐下,也没有多说什么。

    看着将自己学的惟妙惟肖的顾念兮,谈逸泽有些无奈。

    这丫头,还真的学会摆谱了?

    不过顾念兮没有开口让他坐下,他也老老实实的站着。

    领导没有喊着让坐下,自己私自坐下的话,那不好!

    “呃?为什么要知道这个?”

    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谈逸泽问道。

    “你现在没有反问的权利,只有老老实实交代的义务!”

    顾念兮随手从沙发上拿了个葡萄,慢慢的剥着。

    那晶莹剔透的葡萄,在她的手里慢慢的去了皮。

    那色泽和光晕,不知道有多么的诱人。

    听着顾念兮的话,谈逸泽知道自己这是彻底的被剥夺了权利了!

    “赶紧交代。不然……”

    顾念兮没有往下说,只是将自己剥好的葡萄送进了嘴巴里,细细的嚼着。

    那慢吞吞的德行,就好像在告诉谈逸泽,他要是不老实交代的话,即将变成她顾念兮手上的这个葡萄,被她吃掉。

    可谈逸泽想告诉顾念兮的是,他还真的希望他就是顾念兮手上的那个葡萄,让她细细的品尝。

    不过考虑到这一番话会让顾念兮生气,他没敢直接说出来。

    “报告领导,今天早上就是秦可欢到访!”

    谈逸泽说出这一句的时候,正在剥着另一个葡萄的顾念兮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还真的是秦可欢!

    刚刚接到秦可欢的电话,听着她说的那些,她还以为这秦可欢正跟她开玩笑呢!

    没想到,还真的是事实!

    吼吼……

    谈逸泽,你皮痒痒了?

    “到这里来做什么?”

    短暂的停顿了下之后,顾念兮又继续问着。

    “她应该打电话跟你说过了!”回复这一句话的时候,谈逸泽觉得自己的腿也有些酸了,想要坐下来。

    今天下午他带着一群人在训练场上训练了几个小时,现在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可他的屁屁还没有坐到沙发上呢!

    顾念兮这丫头竟然开始呵斥了:“谈逸泽同志,你这是回答问题该有的态度么?还有,领导在问话呢,有让你坐下么?”

    得!

    刚刚他不过是打算逗她玩,缓和一下气氛。

    现在,还真的必须进行到底了!

    看着那丫头瞪得眼睛老大的样子,谈逸泽有些无奈的回到刚刚的那个位置上,保持站姿,继续说:“知道了!”

    “知道那还不快一点坦白?”

    看着这杨白劳德行的丫头,谈逸泽有些欲哭无泪的说:“他们一家已经搬走了,现在只剩下秦可欢一个人留在这边!”

    当然,这也和秦可欢和左四订婚了有关系。

    所以,他们老秦家才会将她托付给人家左四照顾。

    可结果呢?

    这两人貌似这段时间闹了矛盾。

    前几天,左四跟他说了,打算继续去非洲研究项目,这一走不知道要多久。所以说,要和他们哥们几个聚一聚。

    没一阵子,这秦可欢又说她申请了调任令,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而且,她现在还死活都不肯住在人家左家!

    但他们家秦老爷子交代了,要不想住左家也可以,但不能住旅馆,借住的对象还只能是他信得过的。

    这意思还不是摆明了,他担心秦可欢被别人欺负了去?

    可在谈逸泽看来,这秦可欢精壮的比男人还威武雄壮。

    她这德行,会怕别人欺负她?

    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他最担心的,就是这货住到自己家里又欺负顾念兮。所以,他迟迟都没有给秦可欢回复。

    天之娇女在谈逸泽这边备受冷眼,她当然也不喜欢。

    秦可欢不是没想过找其他的人借住。

    但问题是,秦老爷子说了,除了左四那边,就剩下谈逸泽这边他看比较信任的过。

    至于墨老三那货,吊儿郎当的。

    特别是前一阵子,他见到秦可欢就损,这些事情多少也传到了秦老爷子的耳里。

    秦老爷子也不是常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宝贝孙女受别人欺负?

    可关键对象是周子墨,这货的爷爷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所以,他没直接找上周子墨,只觉得这人不可信。

    而凌二爷,早先就花名远扬了。

    这样的货儿,让他将孙女交到凌二爷的手上,想都别想。

    范小五毕竟太年轻了,他还是不放心。

    说来说去,他就看好人家谈逸泽!

    要不然,以前他也不会知道碳原子结婚了,还想着将自己的宝贝孙女往他怀中送。

    可谈逸泽这一道关,还真的不好过。

    前前后后,秦可欢都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次。

    今天早上还直接登门拜访了,结果人家谈逸泽到现在还没有松口。

    被谈逸泽晾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的秦可欢只能直接找到顾念兮这边。

    这,也就造就了现在这么一幕。

    听到谈逸泽的交代,顾念兮问道:“她什么意思?”

    “她不是打电话跟你说了么?”

    “态度!我要你说什么,你就给我老老实实交代就行。多余的话,给我吞回去!”某女吼着,本来手上剥下来的葡萄皮被她挥舞的到处飞。

    “那什么,她就说这阵子想要住咱们家。就一楼的客房,她也保证过绝对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看着顾念兮那么暴力的一幕,谈逸泽交代。

    说不影响,怎么可能?

    你看看现在,顾念兮这猖獗的小模样,还能不影响么?

    看来,这绝对不能让她过来!

    麻烦精!

    谈逸泽在心里暗自决定。

    “那你怎么想?是不是想让她住进来,随时能看到情窦初开的小恋人?”顾念兮显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就这么说。

    “小恋人?”

    谈逸泽听着这个称呼,嘴角猛抽。

    靠!

    这样的称呼用在秦可欢的身上,也不怕闪到舌头?

    那货威武雄壮的那个样子,还能用个“小”?

    呸……

    “我不是已经将主动权交给你了么?你这么不想要让她住进来,拒绝就是了!”

    看她浑身炸毛的样子,谈逸泽就知道这丫头对秦可欢多少还有些心结。

    这样的她,他料定她是绝对不会让秦可欢住进来的!

    可接下来,顾念兮的回答,绝对让谈逸泽倍感意外。

    “怎么不让她住进来?我还就偏偏让她住进来!”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丢开了葡萄,直接来到了他谈逸泽的面前。

    “你要让她住进来?”光是听到她可能住进来,都这么个炸毛德行了,要是让秦可欢住进来,那还了得?所以,谈逸泽又接着说了:“你要是不好意思拒绝的话,我打电话通知她就是了!”

    反正,在谈逸泽的世界里,秦可欢真的是个不那么重要的角色。

    至少,他是绝对不可能为了她影响到他和顾念兮的关系的。

    “别!我就是想要看看,她是不是还对你有什么心思,要是有的话,我绝对要将它扼杀在摇篮中!”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挥舞着拳头,另一只手……

    “你要扼杀她,干嘛掐我的脸?”

    对,没错!

    现在顾念兮刚刚剥了葡萄皮,手上还湿答答的手儿正好掐在谈逸泽的脸上。

    那湿滑的感觉,让谈某人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我这不是说了一半么?要是你对她有什么念想的话,我当然也要扼杀在摇篮中!”

    又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脸之后,女人终于收了手。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解散!”

    丢下这话,某女拍拍手朝着餐桌那边走去了。

    说了这么久,肚子都饿死了。

    还是赶紧先将板栗给吃完再说。

    而谈逸泽这会儿还忙着擦拭着自己脸上那湿答答的东西!

    他最怕这湿滑难受的感觉,所以他一般连护肤品都不用。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将他弄得满脸都是葡萄汁!

    说来说去,谈逸泽还是将一切的根源都归咎于秦可欢,认定是秦可欢这货害的他的老婆性情大变!

    为啥?

    这要怪罪顾念兮,他舍不得么!

    所以,这一脸的葡萄汁,自然只能由秦可欢承担下来了!

    等她住进来,看他谈逸泽怎么收拾她!

    当谈逸泽在心里下了这么个决定之时,餐桌那边传来了这么个惊呼声:“宝宝,我的板栗呢?”

    “啊,你竟然偷吃了我的板栗,看我怎么收拾你……”

    餐桌那边,传来了那一大一小的闹腾声。

    谈逸泽顾不得自己这满脸的葡萄汁,只能赶忙赶去解决他们娘俩现在那不可调和的矛盾了……

    ——分割线——

    “你在什么地方?”

    “妍妍,你在什么地方?我们出来说说好不好?”

    “妍妍,我是真的有事情想要找你,拜托你接一下电话好不好?”

    这一天,幕氏集团大厦的顶层,一个男人不停的掏出手机,往一个始终都没有接通的电话上拨打着。

    那个女人一直都没有接他的电话,可他还是一遍遍的拨打着,不厌其烦。

    最后,他还每过一会儿就给她发一段语音。

    自从那天晚上发生了那一切,莫妍离开之后他就一直想要跟莫妍说点什么。

    可那女人,好像凭空消失了。

    不管他怎么拨打她的电话,莫妍始终都没有接听。

    幕阳不是没有尝试过直接在她居住的那公寓找她,那天他离开的时候,还坏心眼的留了一把莫妍公寓里的钥匙。

    可就算他整天守候在公寓里,也始终没有等到她。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公寓里属于她的气息越来越淡。

    他的慌张,也越来越是明显。

    这段时间,幕阳不是没有想过,那女人会不会在韩子那边!

    他也想过,要不要直接到韩子那边寻找!

    可琢磨来琢磨去,他觉得这有些失了他的面子!

    再者,他更有可能暴露那天晚上他自己撒下的谎言……

    为了这两个缘由,幕阳一直都不肯和韩子联系。

    可随着这时间的流逝,幕阳越来越坐不住了!

    她,会不会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这个想法出现在他脑子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

    琢磨了一番,幕阳最终还是决定将电话拨打给了韩子!

    韩子的电话,其实他也不陌生。

    韩子是金牌律师,前段时间幕氏碰上一些官司,还高价聘请韩子过来。

    只是没想到,短短这么几个月,他们的关系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哟,这不是幕大总裁么?怎么这么有闲情,给我打电话!”

    韩子的电话一接通,里头就传来了他不冷不热的嘲讽声。若是以前,幕阳直接掀桌子走人。

    而此时,幕阳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琢磨了一番,他咬了牙还是问道:

    “妍妍现在在你哪里么?”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