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43章 被暗算vs‘泽爱兮

    “周先生真的很爱开玩笑!”女人听着周先生的话,那些女人笑的很妖娆,身子上的白皙更是晃眼。

    而这,都是这些女人的最头戏。

    面对这样的重头戏,周先生显得很惶恐。

    好吧,除了对着自家的周太太之外,周先生还是第一次如此面对一个女人。

    特别是看到面前的肌肤白的晃眼,周先生一下子就懵了。

    麻麻,我该怎么办?

    周太太,这个女人一直拿着“凶器”吓唬我,我好害怕!

    “周先生,不如我们来谈谈人生和理想?”

    右边的女人靠近了一些些,左边的女人也跟进。

    周先生真的感觉,他快要被逼上绝路了!

    “谈老大,救命啊!”

    他朝着谈逸泽那边呼救。

    可坐在沙发另一端的男人却跟没有听到似的,一直都坐在那里品着酒。

    “呜呜,我没什么理想和人生!”

    周先生有些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因为左边的那个美女,已经将爪子伸向了他的腿。

    呜呜周太太,你家周先生被非礼了!

    周先生在心里头呐喊着。

    但明显的是,周太太兵没有听到这样的呼喊声。

    不然,他的周太太在他的身边的话,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别的女人如此非礼他?

    “怎么可能?周先生真的很爱开玩笑,是个人都会有人生和理想。除非,你不是人!”

    右边的美人儿一边捂着唇笑,一边说着。

    那德行,就好像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但周先生不明白了:“老子要不是人,是啥?”

    “是禽兽呗!”左边的美人儿跟着附和着。

    好吧,事实上在这里工作的美人儿都希望男人跟个禽兽一样的对待他们,这样他们的钱包也鼓得快。特别是像周先生这样,容貌和气势并存的男人。

    反正都是伺候男人,不如伺候这样帅气逼人的。又有钱赚,又是一番享受。

    所以,这两个美人儿今晚上对周先生投注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当然,若是可以的话他们当然还想要感觉一下另一张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男人的魅力。

    可这个男人从到这里,就一直都稳坐在那边阴暗的角落。

    从他们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压根不能看清楚那个男人的面容。

    但扑面而来的威慑力,却无比的清晰。

    这样的男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若是能和这样的男人勾搭上的话,恐怕比他们在这里卖命上十几年都来的划算。

    可刚刚将他们两人送到这里的妈妈桑说了,他们上头交代了,让他们千万别去主动招惹这位爷。除非他喊他们,否则别轻易上前。

    这很明显,这个男人的身份,是连他们这夜总会的老总都招惹不了的。

    正因为如此,他们没谁敢上前。

    “你说我是禽兽?”

    周先生感觉自己被侮辱了。

    他是很想挥拳头的,可女人前边的“利器”实在太晃眼,让他根本挥不去拳头。

    “是啊,你就是禽兽!”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女人的魔爪也跟着爬上来了。

    这下,周先生感觉到史无前例的威胁。

    “老三,今儿好好享受吧!”

    不远处,谈老大是这么建议他的。

    这下,周先生一直的坚持开始松动了。

    不是有人说过,生活就像是一场j么?

    既然反抗不了,那他就好好的享受吧!

    那好吧!

    反正对着那太晃眼的东西他也下不了重手,不如逢场作戏?

    周先生是这么决定的。

    而当下两个女人见到周先生摆出一副乐呵的表情,他们一个端着酒上前,一个往周先生的怀里凑。

    这下,周先生真的被“围攻”了。

    左右备受威胁之下,周先生只能任由她们为着。

    很快,有人的唇儿贴上了他的脸颊。

    周先生“绝望”的闭上眼……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先生却感觉到了周围貌似有闪光灯的踪迹。

    一向警觉性不错的他,赶紧睁开了双眼。

    而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进入眼帘的竟然是一直都坐在一侧沙发上不动弹的谈老大,举着手机站在他面前。

    见到他睁开眼睛,他又打量了一下自己手上那把相机拍摄出来的照片,自顾自的嘟囔着:“拍摄的效果不错。左拥右抱的,我相信周太太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应该也会膜拜你才对!”

    说完,谈逸泽便不知道正在手机上按着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周先生警铃大作了。

    “谈老大,不是吧?咱们这边玩,你拍啥东西留念啊!这要是被周太太看到,还不得把我的皮给剥了?”到时候,肯定不是睡几个月沙发能够解决的。

    周先生更为担心的是,周太太会直接回娘家……

    所以,他大步朝着谈逸泽走来。

    在不知道谈老大拍摄这照片有啥用途的情况下,周先生还试图哄骗他:“那啥,谈老大要不把照片给我看看?我看看你是不是将我拍摄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即便耍个心眼,仍旧不忘记一番自恋,这才是周先生。

    “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拍摄效果,所以我刚刚给你发了彩信,就快到了!”就在谈逸泽这话声落下,周先生的手机果然传来了声响。

    而周先生也在这个声响之后急忙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机察看。

    此时,手机屏幕上果然显示有一封没有查看的彩信。

    而这一打开,周先生的脸色瞬间变绿了。

    呜呜,他刚刚是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好不好?

    他都被这些美人儿的利器给吓坏了,怎么可能笑的如此开心?

    可谈老大的拍摄角度不知道怎么选得,竟然把他左拥右抱的情景拍摄的很有奸情。重点是,当那个女人亲吻他的脸颊之时,他还露出那种很贱的笑容……

    这张照片,充分的将他不明显的那点猥琐气息揭露了出来,周先生是这么想的。

    只是他却不知道,在周太太的眼里,猥琐其实才是他的代名词。

    所以这张照片上的笑容要是被周太太看到的话,估计是见怪不怪。

    但要是这左拥右抱的情景被周太太看到,那后果……

    “谈老大,这照片不能留!要是被周太太看到,我的限量版内裤没戏了不说,她到时候肯定要抛弃我了!”看到这,周先生已经先行删除了自己手机上的彩信,为的就是将周太太可能看到这照片的机率降到最低。

    删完了自己手上的彩信,周先生又打算去删谈老大的。

    可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到谈老大的手机,就被谈老大拍开了。

    他所无法否认的是,谈老大这手出的手法真的很巧妙。

    他所打的力道不会伤害到他周子墨,又恰到好处的防止了他触及到他的手机。

    这之后,谈逸泽又用最快的速度将手机放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这照片拍了就是为了留念的,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删除?”将手机放好之后,谈逸泽是这么跟他说的:“只要你不把我已经准备好戒指,准备和兮兮准备举行婚礼的事儿和别人说,我发誓这照片绝对不会流传出去!当然,不能告诉的人中,也包括了你的周太太!不然……”谈逸泽的话没有说下去,周先生却已经知道了他后半截的话。

    要是他大嘴巴的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他谈逸泽绝对会让他的这张照片曝光的。

    到时候,他心心念念的限量版内裤没有了不说,肯定还会被周太太从户口本上除名的。

    光是想到这一点,周先生就很纠结。

    “谈老大,你说你和小嫂子的关系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为啥就不能让别人知道呢?”

    老实说,周先生对于保守秘密这一事,还真的觉得有些难。

    “要是提前知道了,惊喜就没有了!”他亏欠顾念兮的,实在是太多了。

    没有给她像样儿的结婚典礼不说,连她生孩子发生危险的时候,几次都没能跟在她的身边。

    这些,让谈逸泽愧疚无比。

    现在,他很想要给顾念兮这一次的惊喜。

    但很不凑巧,却被大嘴巴的周先生知道了。

    要是不采取一点卑鄙的手段的话,谈逸泽真的很担心他今天已经准备好戒指的事情,明天变成大街小巷讨论的话题。

    “老三,你别给我整些有的没的。照片会不会出现在周太太的面前,就看你怎么做了!”

    谈逸泽没有想要继续废话。

    这话一落下,他便拍了拍周子墨的肩头,说到:“好好享受,我先走了!”

    他回家,还要先伺候他的老婆先呢!

    想到他离开之前,顾念兮的妩媚,他现在浑身燥热。

    其实,连谈逸泽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面对这些穿着露骨的女人,都可以无动于衷,却偏偏只要想到顾念兮,就歪念四起。

    说完了这话之后,谈逸泽便迈开了脚步离开了。

    而这下,周先生哪还有什么闲暇心思享受这些?

    他只能又气又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随后也跟着离开了。

    他所不知道的是,其实在谈逸泽的预料中,就是这样的结果。

    明知道周太太的心思,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会带着周先生出来泡妞?

    总之,这件事情圆满的落幕,谈逸泽算是最大的赢家。

    夜色加深之时,他已经开车朝着谈家大宅而去……

    ——分割线——

    而同样的夜晚,这个城市正在上演的,还有很多。

    此时,一处郊区的破烂木屋子里,冷风不断的从外头灌进来。

    “这鬼地方,没有暖气,都快把我给冻死了!”

    木屋子里,有这么个女人碎碎念着。

    说这话的时候,她赶紧紧了紧自己身上的那件棉衣。

    “我怎么感觉今年的冬天特别长?”

    “难道说,不是冬天变长了?”

    翻了翻日历,她又说。

    事实上,最近这阵子,她真的感觉像是度日如年。

    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人和她说话,也没有什么人会到她的身边来。

    偶尔有,也就是她极为不喜欢的那个人儿。

    而每一次,那个女人给她带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不是为了他们家的小南,她才不愿意继续住在这样的鬼地方。

    想到小南,女人盯着整个木屋子里唯一的橘色电灯泡,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忧伤。

    不知道,小南现在在做什么?

    那孩子,会不会还留在那个贫民窟里等着她?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心尖上拔凉拔凉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木屋子的门也应景的被风吹开了。

    冷风,不断的从门口灌进来。

    冻得,这个窝在房子里的女人不断的哆嗦。

    没来得及多想,女人赶紧起身朝着大门那边走去,急着想要将这被风吹开的门关上。

    “嘶,真疼!”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一边朝着大门走,一边还揉着自己的膝关节。

    说实话,这大冷天的没有暖气,关节真的很容易被冻坏。

    这不,以前从来没有腿疾的她,这一阵子一到天气冷,就发疼。

    特别像是现在这样被冷风不断的灌入,她的骨头就跟被蚂蚁啃食似的。

    她赶紧上前,想要将门关回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了门框的门口,阻止她关上门。

    这突然出现的手,让她惊吓不小:“妈呀!”

    她吓了一跳之后,急忙朝着后方退了好几步。

    “叫什么叫?胆子这么小,还敢逃狱?”那人却没有跟她一样的一惊一乍。

    此时,那人儿已经慢步朝着这个小木屋里走了进来。

    而借着这橘色光线总算看清楚了走进来的那个人儿的脸蛋之时,舒落心松了一口气。

    确实,她最近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就一惊一乍的。

    因为,她一直都担心是谈逸泽的人追了过来。

    好在这人并不是谈逸泽,她算是松了一口气。

    面对走进来的人儿的嘲笑,舒落心一点都不介意。

    事实上,她要是想到这逃亡之后会牵连到谈逸南,会过的这么窘迫的话,她不会跟着这人离开的。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她现在想清楚一切已经太晚了。

    为了防止这个人可能伤害到她的小南,舒落心只能尽可能的听命于她。

    “把门关上吧,冷死了!”

    知道冷,为什么还要找这样的一块地方让她舒落心住?

    特别是这人的语气,越是让舒落心不满。

    那是对着仆人用的语气,她怎么可以用到自己的身上?

    那都是以前,她舒落心对着别人说话的语气。

    没想到,今儿竟然会让别的人这么对待自己!

    这让过惯了优越生活的舒落心,怎么可能舒坦?

    但每次想到自己和这个女人顶嘴,有可能牵连到谈逸南,她只能乖乖的按照她的要求办事。

    在这个女人的命令中,舒落心乖乖的到一旁,将房门关上。

    “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情么?”舒落心将门关上之后,落座自己的小床上。

    这个房间,除了那个女人现在坐的那张凳子,就剩下这么个可以落座的地方。不然,她也只能坐到地上了。

    而舒落心这么问,其实也是清楚这个女人一般没什么事情是不会过来找她的!更何况,是这样冷的深夜……

    “这个,给你看下!”

    女人听到舒落心这么问之后,便从自己背着的帆布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丢在舒落心的面前。

    这个信封看上去有点厚度,应该不是装着什么纸张之类的!

    舒落心没有多想,便上前拿了那个信封,撕开了将里头的东西摊开。

    出现在舒落心面前的,是一叠照片。

    照片上出现的场景有很多,人物也很多,但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这一大叠的照片里,都出现了同一个红宝石戒指。

    而月往前看,你还能看到这戒指旁边有许多人在研究,谈论着什么。

    “这是什么?”这是舒落心看完了所有照片之后,问出来的第一个问题。

    “这红宝石,你不觉得有些眼熟么?”

    那人坐在一侧的凳子上,一边抽着烟,一边说着。

    弥漫在这个女人周边的雾气,被从窗户缝隙里吹进来的冷风给吹散了。

    而听到那个女人的话之后,舒落心的视线再一次落在自己面前的那叠照片上。

    左看右看,她说:“我没有见过这东西!”

    “没见过?难道你忘记了,镶嵌在你们舒家那把手杖上上的红宝石?”暗夜中,女人的薄唇轻勾。特别是看到舒落心在听到了自己这一番话之后,眉心一皱之后,她唇角的笑纹越深。

    “你说,这是我家手杖上的红宝石?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舒落心记得,当年父亲说这红宝石的手杖,可是代表了他们舒家的无上荣耀。

    只有他们家的当家主母,才有资格拿着这把权杖。

    而这里头镶嵌的那颗红宝石,据说是世间少有的珍品。

    “你忘了?你们盛世集团已经败了!”

    “你是说,他们把这把手杖拿去拍卖了?”

    “呵呵,要是拍卖了的话,这手杖应该被收藏进博物馆才对!”

    听到他这么说,舒落心也点了点头。

    他们家的这把手杖,确实有点年头了。

    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会将里头的红宝石挖出来,那样会破坏了这手杖本身的价值。在舒落心的印象中,没什么人会这么傻。

    “跟你说吧,前一阵有具女尸在谈宅附近被打捞上来,当时被打捞上来的还有这把已经被挖去了宝石的手杖!而这之后,这个宝石就出现在了设计师的手上,被切割成了现在的图案!”

    一边暗中观察着舒落心的神色,这个女人又说了:“而现在,这个戒指的主人名字叫做谈逸泽!”

    “……啪嗒……”

    听到这,舒落心手上还拿着拿着那一叠照片突然就这样掉下来。

    一大叠的照片四散开来,画面有些诡异。

    而全然没有察觉到照片掉落的女人,直接朝着坐在凳子上的女人飞扑了过去。

    “你是说,我的妈妈是被谈逸泽谋杀了?然后,他抢走了手杖,把上头的宝石挖走了?”

    “就如同你说的那样!这枚戒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要拿去跟顾念兮结婚用的。我派出去的人查到,那戒指里头还刻有‘泽爱兮’三个字!”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寒风中,女人的嘶吼声夹杂着门缝里传来的寒风声。

    “他要是不残忍的话,就不是谈逸泽了!”

    说到这,女人伸手捡了那距离她最近的一张散开的照片。

    她的指尖,在照片上的红宝石戒指上跳跃着。

    不得不承认,这派出去跟踪调查的人,除了是个职业的侦探之外,他也算得上是个不错的摄影师。

    那戒指在他的镜头下,仿佛也有了生命。

    光是这么看着,就让人不自觉的渴望想要拥有。

    而女人就是在触摸着这照片的情况下,丢出了这么一句话:“这谈逸泽对顾念兮,还真的是不一般。竟然舍得用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给顾念兮打造戒指!如此浮夸的行为,普天之下我还真的难以找到第二个!”

    而当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掐着她的手,像是努力的想要从她的口中求证什么的女人,也因为她的这一番话露出了狠毒的目光。

    “这该死的狗男女!”

    女人疯狂的叫器着。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坐在凳子上的女人却一脚将她给踹开了。

    这一踹,正好揣在了舒落心现在疼着的那只脚上,疼得她在地上半蹲了好一阵。

    可这女人却连一丁点的怜惜之心都没有。

    看着这样的舒落心,她说:“你要是恨的话,该去对付那两个人,而不是在这里对着我疯叫!”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对付那两个人?”舒落心在揉了自己的腿好一阵,总算是缓解了腿疾之后,才这么说到。

    “那但愿你能做到你所说的!”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女人起身:“好了,今天要过来跟你说的就是这些。你这地方太冷了,我还是先走了!”

    这话之后,女人便迈开了脚步,离开了。

    而在她离开之后,舒落心跟疯了似的,将屋子里一切可以砸的东西,都砸在了地上。

    发泄了这一番之后,她才半蹲在地上哭着:“妈妈……”

    “谈逸泽,我要是不杀了你,我这舒字倒着写……”

    只是当舒落心在屋子里跟疯子一样发泄着自己心里的不满的时候,她却没有注意到,其实本该离开的女人此刻正站在门外,听着这屋子里的动静。

    其实,找到手杖和舒老夫人的尸体,虽然说是在同一段时间,却是在不同的地点。

    而她刚刚这一番的添油加醋,只不过是为了让舒落心更确信一个事实罢了。

    这样,她的怒火越大,对于他们要完成的大计也就约好了!

    “愤怒吧?你越是愤怒,我就越是开心!”

    “舒落心,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看着门缝里投射出来的舒落心颓败的靠在床边的影像,女人唇角轻勾,随后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分割线——

    “硕大的黄瓜是我的爱,绵延的菊花连成排。火辣辣的菊花,是我呀我期待,一路边爆边受才是最自在……”

    这大清早的,苏小妞的菊花歌就荡漾在谈家大宅里。

    这对于凌二爷来说,早已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所以,他大清早的也跟着抱着小公主,跟在苏小妞的身边。

    没为啥。

    就是他们家的小公主一听到苏小妞这撕心裂肺的歌声,笑容特别甜。

    而凌二爷也几乎可以预见,他们家的小公主也会跟苏小妞一样的猥琐。

    不过这样的歌声对于谈家其他人而言,绝对是陌生的。

    这不,一大早起床的谈少和谈老爷子都在观察着苏小妞。

    还好的是,今儿个谈少的心情貌似不错。

    到这会儿,也没有阻止苏小妞虐待他的耳朵。

    但秦可欢不一样。

    她住的客房正好在苏小妞的那间旁边,一大早她就被苏小妞给吵醒了。

    不只是今天早上,就连昨儿个,前天的,还有大前天的……

    总之,从苏小妞搬进来,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每天早上,她都在苏小妞的魔音侵袭中醒来。

    这对于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宠着长大的秦可欢而言,绝对是头一遭。

    所以,她起来的时候难免脸色也不好。

    而苏小妞呢?

    好吧,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类人,他们以建筑在别人身上的痛苦当成了自己的快乐。

    而苏小妞对秦可欢,明显就是这类人。

    见到秦可欢刚起来就一脸郁闷的盯着她看,苏小妞心情大好。

    而苏小妞心情不错的情况下,嘴巴也就难以控制了些。

    “哟哟,这是怎么了?大清早一副吃屎的表情?”

    看着秦可欢那郁闷的脸,苏小妞笑的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而秦可欢却在她的这一句话之下,放下了端着的碗。

    她本来打算喝完粥早点离开,免得继续备受这个女人的摧残。

    可现在听着她说的话,她怎么还吃得下东西?

    她不是不想说苏小妞。

    可现在秦可欢清楚,不管她说什么,凌二爷都会无条件的站在苏小妞那一边,她也就放弃了这样的打算。本来,她觉得自己就住在这里几天,没有必要因为苏小妞的事情跟大家的关系搞的更僵。

    可这苏小妞,未免也得寸进尺了吧?

    “苏悠悠,你太过分了!大清早的,你让人怎么吃的下东西?”

    “我过分?我怎么过分了?我又没有拦着让你吃让你喝的,你为毛用一副杀了你老子的表情看着我?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很害怕的?”

    苏小妞眨巴着无辜的眼眸,可怜楚楚的说着。

    “你……”

    确实,苏悠悠刚刚真的没拦着她吃东西。

    可问题是,她一直都说着那些东西,你让人怎么吃得下去?

    “别你啊我的。你是你我是我,干嘛搞的咱们跟有奸情的样儿?”

    苏悠悠这话之后,秦可欢丢下了碗就离开了。

    而苏小妞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嘟囔着:“啧啧啧,吃人家的用人家的,连离开都不跟人打一声招呼,太没有规矩了,谈少你说是不是?”

    好吧,苏小妞其实就是看不惯某些人矫情的样儿。

    明明之前的关系尴尬成那样,现在就不该住进别人的家里来。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让别人误会么?

    所以,苏小妞打从知道秦可欢住进这里,就理智要将她尽快赶出去!

    而听着苏小妞这一番话的谈逸泽,倒也没有反驳。

    一边咬着大白馒头,他一边点头。

    如果仔细看的话,你还能看到这个男人脸上难得显现的酒窝。

    “哎呀,笑了!”

    看到这一幕的苏小妞,简直就跟得到了什么特大的八卦似的。

    好吧,其实和谈逸泽认识这么久,她还真的没有见过谈逸泽对着顾念兮之外的人笑。

    而今儿个,他竟然对她苏悠悠笑。

    这让苏小妞立马有种错觉,今天的太阳是打从西边出来的!

    而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苏小妞赶紧跑到了院子里。

    不过,太阳公公还是老实的呆在东边。

    而顾念兮抱着刚刚给穿好衣服的谈倾小盆友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苏小妞在外头贼头贼脑的张望着什么。

    “悠悠,你不吃早饭了?”

    “吃啊,我就是在研究一下今天太阳有没有从西边出来。”

    “什么西边出来?”

    “我总感觉是从西边出来啊。兮丫头,你知道么,你们家谈少今天早上竟然对我笑!”

    想到刚才那个笑容,苏小妞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按照她对谈逸泽的理解,这货还真的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不会随随便便对别人展现笑容的。

    若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的话,那就是她苏小妞要倒大霉了!

    “这有什么?他经常笑的!”

    顾念兮一听,不以为意的说着。

    “那是对你好不好?对我,他还真的没有笑过!”苏小妞有些忧伤。“难不成,是昨晚有什么好事情?”

    看着此时坐在餐桌上还门牙有些外露的谈逸泽,苏小妞又看向顾念兮。

    “去去去,哪有什么好事?”虽然是这么说,但顾念兮的脸颊已经浮现了不知名的红晕。

    刚刚被苏小妞提及,她又不自觉的想到了昨晚上谈少归来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哟呵,我还真的说对了,你们肯定有什么好事情瞒着我!”

    苏小妞看着顾念兮的反映,又开始叫嚷着。

    好吧,苏小妞就是这么的三八。

    而看着被追问的有些脸红的顾念兮,还有边上一直还忘乎所以傻笑的谈逸泽,凌二爷只能把一直在叫嚷着的苏小妞抓回了自己的身边:“吃你的。有些事情可不是你想要打听,就能打听的了的!”

    “毛意思?你是说,我不够资格?”苏小妞有些狐疑的看向一本正经跟她说话的凌二爷。

    “不是不够资格,而是时机未到。时机一到,自然能知道。时机不到,提前知道会倒大霉的!”

    昨晚上,周先生就是最好的事例。

    要不然,他凌二爷也不用大半夜的不睡觉,被周先生叫出去寻求心理安慰。

    正因为知道了周先生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凌二爷才不想要苏小妞重蹈覆辙。

    “什么时机未到报不报的?你像是个臭道士!”

    “那贫道有理了!”

    “你要是道士的话,道士观里就没有处了!”

    “苏小妞,你很贱!”

    “小凌子,你更贱……”

    “……”

    凌二爷和苏小妞在边上进行着没有营养的斗嘴。

    而顾念兮也在苏小妞的提醒下,注意到了今天的谈逸泽似乎有些不一样……

    ——分割线——

    “哟,这是做啥子呢?还打电话预定鲜花!”

    罗军宝今儿个推门进入的时候,就听到了谈逸泽正在打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是谁,罗军宝倒是不确定。

    不过从谈逸泽和他们的对话中,罗军宝能读出,谈逸泽是在订鲜花。

    可同样都在s区一班大老爷们的熏陶下,向来不会和鲜花有什么交道的罗军宝,顿时觉得这便是奇闻怪事一桩。

    “进来之前,又忘了规矩?”

    谈逸泽嘱咐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之后,他抬起头来就嘟囔着。

    “那啥,就是刚刚忘记了!”

    罗小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但实际上,他就是刚刚听到谈逸泽在里头讲电话,才故意不敲门进来的。

    但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告诉谈逸泽,免得被揍。

    像模像样的解释了一番之后,罗小爷又开始三八了:“你要定鲜花做什么?”

    谈逸泽丢了一句:“不用你管!”

    随后,他便埋头继续工作了。

    在他的眼里,罗小爷和周先生是一个调子的。

    要是一不小心让他知道某些事情的话,他怕到时候很快就传到顾念兮的耳里了。

    而谈逸泽的顾虑,罗小爷读不懂。

    所以,他才继续唧唧歪歪的朝着谈逸泽叫器着:“难不成是背着顾念兮出去找女人?看来,顾念兮找了像你这样的男人,也不是很幸福!倒不如让她跟了我,至少小爷还不会到处勾三搭四。”

    一句话,让罗小爷被踹了一脚,疼得他哼哼唧唧了半天!

    “喂,你这是被戳穿了心思,所以想要杀人灭口了?”

    这一次,罗小爷有防备。

    在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他赶紧朝着身后推开了几步,成功的躲避了谈逸泽的第二次袭击。

    只是,躲过了这次疯狂追击的罗小爷,很快的感觉到一阵劲风呼啸而过。

    再度回神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帽子已经被一只圆珠笔带到了墙上,并且钉在了哪儿。

    看到这一幕,罗小爷心有余悸。

    妹的,他怎么就忘记人家谈少还是个“小李飞刀”呢?

    差一点,他这罗小爷的命就葬送在这圆珠笔下了。

    这可不行,他还没有娶媳妇,这么死了的话,到地狱会被人嘲笑成*丝鬼的!

    “你信不信,你再啰嗦,这笔就不是戳在你帽子上那么简单了!”

    谈逸泽依旧没有抬头,只是他本来手上握着的笔,没了。

    而罗小爷到这,咽了咽口水才说到:“我就是好奇你这大老爷们还学人家买鲜花干什么!熬汤还是泡澡?”

    好吧,对于一个没有浪漫情调的人而言,他实在搞不懂人家捧着一大束的鲜花回家都做了什么。

    “都不是!”

    “不然是做什么?”罗小爷继续追问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终于抬起头来看他。

    而这一次,谈逸泽只是冷眼问他:

    “你很闲?”

    那冷飕飕的眼神,让罗小爷没有骨气的咽了下口水。

    “那个……我也不是很闲。”

    “我看你很闲,不如就这次的演习,给我来份五千字的汇报总结怎么样?”

    这话,谈逸泽才说出口,罗小爷跟青烟似的,消失在这办公室。

    唯有那扇门,还未来得及关上!

    看着那扇门,谈逸泽的眼底再度涌现了笑意。

    定了鲜花,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凌二爷说,要带顾念兮到气氛很好的情趣套房,再在里头准备个烛光晚餐什么的。

    周先生说,最好到超市里,买件合身帅气的西装,装装逼什么的。

    小五说,也可以带顾念兮到他的郊区饭店,来一次浪漫的农村之旅。

    可谈逸泽琢磨着,这貌似都不是自己要的那个调调。

    那他到底该准备什么来着?

    琢磨了一番之后,谈逸泽决定给顾念兮拨电话。

    “喂,兮兮?”

    “爸……”

    电话里,传来的并不是顾念兮的低柔声,而是聿宝宝那奶声奶气的声音。

    小家伙一直在电弧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什么。谈逸泽听的一头雾水,倒是他自己说的很开心。

    “你妈妈呢?让你妈妈接电话!”

    “妈……”

    得到了谈少命令的小家伙干起活来很带劲。

    不一会儿的功夫,电话果然被递到了顾念兮面前。

    “谈少,有什么事情?我正忙着呢!”其实,顾念兮就是将刚刚晾在外头的衣服收进来了。

    而此刻,她正忙着和谈倾小盆友争夺着谈逸泽的内内。刚刚她就一直防着让这小家伙发现谈逸泽的内内,将衣服都堆在上头。可这小家伙的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

    而很不巧的是,谈逸泽刚刚让聿宝宝送来了电话,也让这刚刚一直在边上玩着的小家伙也加入了战局。不过这小家伙,很明显也是站在谈倾小盆友那一边的。

    二对一,情况对顾念兮很不利。

    眼看着,谈少的内内已经快要变成这两个小家伙的囊中物了。

    “没什么,就是打电话来问问,我老婆今晚上有没有空!”

    ------题外话------

    闪婚团购群41891806

    律儿这个出版界粉嫩嫩的新人,在这里跪求大家支援~!

    嗷呜嗷呜~!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