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46章 打是情骂是爱

    这一天,周太太决定给周先生惊喜。

    鉴于一向得瑟的男人,从前几天开始就一直不大开心,好像被谁给欺负惨了的样儿,周太太一直想要将他哄开心了。

    当然,周先生的郁闷劲儿和别人不大一样。

    得瑟起来,他就像是个痞子一样的欠抽,让人恨不得将他往死里虐。至于他要是郁闷起来……

    就像是现在周太太所看到的——

    “齐齐,把你的变形金刚借我玩一下!”光是听到周先生这话,周太太都有些替他害臊了。

    这么一大把年纪,他还想要玩玩具?

    关键是,还要和自己的儿子抢着玩!

    这要是传出去,周先生自己不觉得丢人,周太太觉得自己会直接挖个洞将自己埋了,省得脸都被这货给丢光了。

    “我不……”这变形金刚才是这阵子小齐齐看了变形金刚之后,央求周太太央求了好久她才给买的。这两天,他一直都捧在手心里,连吃饭睡觉都是这样。这会儿,你让他怎么心甘情愿的将自己喜欢的东西交给周先生?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可能!

    再说了,这小家伙从出生开始,就一直都和周先生不对盘!

    “好啊,你敢不给我交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先生这么个大老爷们,现在就朝着小齐齐挥舞着大拳头,一副要将他揍扁的德行。

    “……”

    小齐齐不知道是过分惊讶,还是料定了周先生不敢在周太太的面前“顶风作案”,这会儿只是安静的抱着变形金刚盯着周先生。

    而周先生貌似察觉到了这小家伙的得瑟,他悄悄的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周太太一眼。周太太发现这货要看过来,赶紧将视线挪开了。所以,周先生此时看到的周太太,还正在另一侧的沙发上不知道忙活着什么。

    见到周太太没有看这边,周先生对着小齐齐得瑟一笑。那德行好像在告诉自己的儿子:小样,爷现在难道还拿你没办法么!

    见到对着自己笑的各种邪恶的老爹,小齐齐就像是见到了可怕的怪兽,抱着变形金刚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可周先生落在他身上的视线让小齐齐有种感觉,貌似他现在就是孙猴子,怎么都逃不出这个邪恶的周先生的爪子里!

    不安的感觉,让小齐齐赶紧将自己心爱之物藏到了屁屁后面。

    可周先生说了:“齐齐,藏起来是没用的。你还是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给老子耍耍!不然……”

    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的另一手跟变戏法似的,摇晃着一瓶颜色好看的软糖。

    这软糖,可是小齐齐最喜欢的东西。

    每天,只要他表现的好的话,周太太就会从里头拿几个给他。

    在小齐齐的印象中,这糖果早已是他分内的东西。

    眼下,周先生竟然将它拿走了!

    当下,小齐齐眼眶一红。

    而周先生见他的小爪子还将变形金刚严严实实的藏在后头,索性将瓶子打开了。然后,他竟然一把又一把的将糖果放进自己的嘴巴里吧唧着。这还不算!

    这个活了三十几年的爷,竟然还对着小齐齐露出挑衅的眼神儿。

    那德行好像在说,你要是不将变形金刚交出来,小爷就将这糖果吃光光!

    而看着周先生将一把又一把的糖果啃了的小齐齐,豆大的眼泪开始跑出来了。

    “呜呜……”

    终于将小齐齐整哭了,周先生好像吼一句:尼玛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你这臭小子还敢不敢整天黏在周太太的身边得瑟!

    而听到儿子哭喊声赶紧走来的周太太,却赶紧将周先生爪子里的糖果瓶子夺走了!

    “齐齐怎么了,没事没事!妈妈在呢!”

    说着,周太太就将糖果瓶子塞给小齐齐。

    好吧,孩子就是她的心头肉。

    在孩子的面前,周先生都要往旁边靠靠。

    再者,这次还是周先生主动欺负人家小齐齐,将他欺负的哭了。

    看着儿子那红红的兔子眼,周太太很是心疼。

    “没有了……”

    而小齐齐抱着周太太塞给他的瓶子,非但没有开心的笑起来,反而越哭越烈了。

    因为,瓶子里的糖果都被周先生吃光光了。

    现在,整个玻璃瓶里空空的。

    难怪,小齐齐哭的那么伤心。

    “宝贝没事,明儿个妈妈再给你买。买多多的,好不好?”

    “咱们这次买了,就不给你爸爸看到了,好不好?”

    为了哄好儿子,周太太使劲了浑身解数。

    可小齐齐还小,他哪里听得懂买?

    眼下,他只顾着抱着那个空空如也的小瓶子哭泣:“呜呜……”

    看着儿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儿,周太太有些无奈的瞪了一眼周先生:“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谁让他不把变形金刚借我玩一下!”

    周先生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也很无辜的样子。

    “你都这么大了,还玩什么玩?”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跟一个孩子计较?

    周太太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和老公儿子住在一起。而是和两个儿子……

    “谁说长大了就不能玩?要不,你也给我买个变形金刚好了!”

    好吧,自从有了小齐齐,周先生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每况愈下。

    特别是现在看着周太太抱着小齐齐哄,而他却坐在冷板凳上的样儿,周先生就空虚寂寞冷。

    “变形金刚没有,不过上次答应你的东西,倒是有了!”

    周太太扫了一眼坐在边上还有些丧气的挠着自己的头发的周太太,继而开口。

    而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的周先生,顿时觉得连日来的阴郁一扫而空。

    特别是那双黑瞳,那光芒夺目的让人无法忽视。

    “老婆,你说真的?”

    此时,周先生来到了周太太的跟前,一把将还在周太太怀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自己的不幸遭遇的小齐齐挤开。

    “去,到一边去,鼻涕虫!”

    将小齐齐轰开之后,他自个儿蹭到了周太太的身边。

    那最近纠结的忘记去修剪的头发,蹭着周太太的手臂。

    “快说,是不是真的!”

    看着靠在自己手臂上,那个笑的有些欠扁的男子,周太太真的有些颓败。

    “真的真的!”

    这么老大不小了,还老是和儿子计较。

    虽然看着小齐齐哭的红彤彤的小脸蛋有些心疼,但也有一种别样的甜蜜在心头。

    “周太太,你快给我看看!”

    “不行,我要先把齐齐哄好!”这孩子都哭成了这样,周太太可没有别的心思!

    “不要,我要先看!”

    “你要是不让我将儿子哄好的话,那你就别想看了!”

    “我自己去找!”

    “放心,你找不到的!我放在一个,除了我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周太太是这么说的。

    到这,周先生只能颓败的说了:“好了,我把这臭小子哄睡了。”丢下这话,周先生一扭头就将站在边上还抽噎着的小齐齐扛在了肩头上,风风火火的朝着小齐齐的房间走去。

    “你行么?”

    看着这周先生的背影,周太太的眼眸里充满了担忧。

    “包在老子身上!”好吧,周先生就是觉得,儿子给周太太惯的有些娘炮了。这么扭扭捏捏下去,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哄他睡着。语气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倒不如他亲自上阵。

    这样的话,他也能早点看到自己心仪的东西。

    不过事实证明,哄孩子这事情他周先生绝对不擅长。

    在房间里,小齐齐的哭声惊天动地。而周先生就差给他点几根香,磕几个响头跪求他不哭了。

    到最后,还是周太太看不下去,将这捣蛋的周先生赶了出去,自己才抱着小齐齐靠在小床上。

    哭闹了好一阵的小齐齐,现在也累了。

    在周太太的轻哄声中,他很快就睡着了。

    而等的有些猴急的周先生,又开门闯了进来。

    “周太太,快一点!这臭小子不是已经睡着了么?快点把东西交出来!”

    看到睡着了的小齐齐正靠在周太太的胸口,周先生一怒之下就将蹭到了中间,表示那地儿只是他一个人的地盘。

    看着周先生跟小狗撒尿似的准备在她的身上烙下属于他一个人的印记,周太太赶紧起身:“你跟我出去,别弄出太大的动静,吵醒了估计又哭了!”

    不然继续让周先生这么蹭下去的话,待会儿小齐齐肯定会被少儿不宜的声响弄醒的!

    “那好,记得把我要的东西拿来!”周先生恋恋不舍的又在她的身上蹭了好一阵儿,这才松开了她。

    在周太太拿出属于他的独家限量版内裤之前,周先生一直都是满怀期待的。

    只是现在……

    可当周先生看到周太太的手上拿着那个据说是她要送给他的限量版内裤的时候,周先生所有的惊喜全都化成了嘴角那抽抽。

    此刻,他真想跟周太太说一声:你给的实在太惊……

    至于喜,周先生没有看到!

    “周先生,给!怎么不拿了?刚刚你不还说你想要尽快看到的么?”

    周太太非常热情!

    这下,她非但亲自送上了他的内裤,并且还直接往他手里塞。

    可当下,周先生真的有种把手上的内裤抖下来的冲动。

    尼玛的,周太太你确定这就是你所说的独家限量版内裤?

    这样的破玩意儿,你好意思拿出手?

    周先生很想要这么问。

    这周太太却连看他都没有,兴致冲冲的就靠坐在他的身边,并且扯着那条内内就跟他说:“周先生,我跟你说,为了给你秀这个玩意儿,我可真的忙活了好一阵子呢!”

    可不是,又是找图案,又是在网络上找人教会她的。

    当下,周太太还秀出了自己被针扎出了无数个伤口的手指。

    因为扎的有些深的关系,这些口子到现在还能看到些许的痕迹。

    看着周太太的手指,周先生的心里无疑是心疼的。

    其实他清楚,周太太从小都在单亲家庭里长大。周太太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和他们的父亲离婚了。而后,她带走了周太太的姐姐,却没有带走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周太太就一直在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够优秀,所以妈妈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姐姐而不带走她!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周太太她只有父亲,没有母亲。

    从小跟着父亲长大的她,连基本的常识女人会来大姨妈,还有怀孕大姨妈不会来都不懂,这样的她又怎么会针线活?

    为了给他做出个独家限量的内裤,周太太真的算是下了苦功夫。

    不只是她的手指上有伤口,连她的手指甲上都有好多明显的划痕。

    这样的手让周先生不自觉的有些怀疑,这周太太到底是给他秀个独家限量的内裤,还是遭受了满清十大酷刑?

    无疑,这样从小不会女红的周太太,却为了自己下了功夫,周先生是很感动。

    但一看到自己手上的这条内裤,周先生却发现自己怎么都不开心不起来。

    这上面的图案,是……菊花?

    而且,周太太充分将他的女红不咋样都展现在这上头。

    这朵菊花非但秀的有些丑,还将他的内裤尺寸给弄小了一号。

    尼玛的,这裤子还是人穿的么?

    为什么在裤子前面弄朵菊花?

    难道周太太最近也被苏小妞那货传染到了吗?

    在他的内裤上啥都不弄,偏偏弄了朵菊花?

    这下,周先生都快要飙泪了。

    要把这样一条内裤穿在身上,那该需要多少的勇气?

    而周太太貌似没有察觉到他的内心世界似的,还一个劲儿的问着:“周先生,你喜不喜欢?”

    “……”

    有谁明白他周先生现在的哀伤?

    “周先生,你是不是不喜欢?要是这样的话,那算了!我回收……”

    周太太一直都没有等到周先生的回答,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

    而这一眼,便让周太太看到周先生非常纠结的眼神。

    这下,周太太也有些失落了。

    说着,周太太还伸手打算将周先生手上的东西给拿回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先生却说了:“哪有,谁说我不喜欢的?我就是想着我要不要穿着这条裤子去找老二炫耀一把呢?”

    好吧,周先生这话说的有些违心。

    其实,他就是害怕拒绝的话会让周太太很伤心。

    因为他知道,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周太太,总是少了那么一份安全感。

    这样也让周太太变得患得患失。

    这样的人,也容易走极端。

    要是这会儿他拒绝了周太太的话,怕是将来周太太都不肯送他礼物了。

    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周先生只能抓着那条内内,露出一个很喜欢,却又很纠结的表情。

    喜欢,是因为这东西是周太太亲自做出来的。

    纠结,又是因为周先生在想着,这么小一号并且还前头带菊花的玩意儿该怎么穿。

    可周先生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让周太太又说了:“你喜欢就好,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呢!其实,你喜欢的话,我还做了好几个!就算一个星期都换着穿,也穿不完!”

    这下,周先生感觉自己倒抽了一股子凉气。

    尼玛的,一条还不够!

    周太太还“大方”的弄了一个星期的套餐?

    可不管心里怎么的惊恐,他嘴上还是说着:“快拿给我看看,我相信我周太太做出来的东西,绝对是人间之最!”

    而这一番话明显取悦了周太太。

    当下,她如同小鸟儿般的朝着卧室跑了去。

    “太好了,不过就是那几个做的有些瑕厮,我还怕你不要了。现在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过来!”

    当周太太转身离开的时候,周先生一摸额头才发现,这大冷的天他竟然还被吓出了一头汗。

    看着手上那条秀着菊花,感觉像是有些残花败柳的内裤,周太太竟然还说这并不是最次的。

    光是想到后头那几条,周先生就没啥骨气的咽了咽口水。

    从此之后他发誓,绝对不会再让周太太作出这么惊悚的玩意儿了!

    不然,苦的还是他自个儿。

    ——分割线——

    “兮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小泽没打电话回来么?”

    谈老爷子带着聿宝宝牵着二黄,出去溜了弯刚回来就这么问着她。

    而顾念兮坐在沙发上,一脸羞恼。

    “谁知道他呀!”

    好吧,这提及谈逸泽一脸郁闷的顾念兮,和前两天谈逸泽刚离开的那会儿,每天盯着手上的戒指傻笑的念叨着那个男人怎么还没有回来的她简直判若恋人。

    这让谈老爷子不禁郁闷了:“怎么了?小两口吵架了?”

    此时,谈老爷子松开了聿宝宝的手,落座于顾念兮对面的沙发上。

    谈倾小盆友正赖在妈妈的腿上,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跟自个儿嘀咕着什么。

    看到顾念兮那个郁闷的劲儿,小家伙那双妖娆的眼眸里笑意越浓。

    就像是在嘲笑顾念兮!

    这个发现,让顾念兮有些不满的戳着他胖嘟嘟的小脸蛋,让他无法笑出来。

    这之后,她才回答谈老爷子:“爷爷,我们没有闹别扭!”

    “你确定真没有?”谈老爷子可脸上带笑,继续问着。

    按照谈老爷子对这小两口的了解,要是真没有的话,这小两口现在应该正是歪腻的时候。

    可近来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通话。

    就算谈逸泽有时打电话到家里报平安,接电话的也都是他谈老爷子。

    当然,谈老爷子也不是没有问过谈逸泽,可谈逸泽说了:“那丫头不接我电话!”

    听到这,谈老爷子自然清楚这两口子可能有什么矛盾了,所以他也劝着谈逸泽,让着顾念兮一些。女孩子就应该拿来宠的。

    可谈逸泽每一次都笑着和他说:“爷爷,您不用担心!”

    可这样的情况,你让他怎么不担心?

    谈逸泽没回家的这几天,他们谁一提起谈逸泽,这顾念兮就一脸郁闷。

    活脱脱的,就像是谈逸泽把她给怎么欺负了似的。

    但你要是明着问她,这丫头肯定跟现在一样回答你:“真没有!”

    “没有的话,过会儿帮我打电话给小泽,让他过会儿回家,顺便帮我捎点烤肉。”

    谈老爷子一心想当和事佬。

    虽然明知道以这两个孩子的感情不可能闹腾出什么事情来,但谈老爷子就是想要化解这一矛盾。

    而听到谈老爷子的话的顾念兮郁闷了:“爷爷,您要买烤肉的话,我给您买就是了!何必要让他买?”

    好吧,顾念兮就是郁闷,不想给谈逸泽打电话。

    而听到这,谈老爷子说了:“B市的烤肉可是全天下有名的。咱们这边的烤肉再怎么好吃,都比不上那边的!再说了,小泽现在要从那边回来,自然是让他亲自带过来的比较好。这样可就比那真空的包装新鲜多了!”

    B市,是这次谈逸泽去的地方。

    从那天和她顾念兮求婚之后,她就走了。

    当时,他也只跟顾念兮交代了这要去的地方就是B市。

    而现在谈老爷子念叨着说谈逸泽捎点烤肉过来,这么说……

    “爷爷,逸泽要回来了?”

    “是啊,昨晚上他打电话给你说你没听,就打到我这边来了。说是今天下午就回来!”

    谈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悄悄的观察了一下顾念兮的神色。

    只见,听到这个消息的顾念兮乍一听,脸上闪现出了喜悦。

    但过了没一会儿,她的脸上又是一片抑郁。这比之前那压抑的表情,更甚。

    “怎么?不开心?”

    扫了一眼顾念兮的神色之后,谈老爷子是这么说的。

    “谁开心啊!他要回来就回来呗!”顾念兮的嘴上这么说,但谈老爷子却又看到了她的唇角不自觉勾起的弧度。

    难怪,别人总说女人心海底针!

    这下,谈老爷子也算是拖了孙儿的福,见识了一下。

    明明听到谈逸泽就要回来,开心的就差一点唱起歌。

    可这丫头还是倔强的不肯承认。

    “那你记得跟我说一下我要的东西!”说完了这一番话,谈老爷子便喊着聿宝宝,说要带着这家伙再出去一趟。

    而闹哄哄的聿宝宝一听到有的玩,自然屁颠屁颠的跟上了。

    至于顾念兮,这会儿郁闷了。

    肿么办?

    前两天口口声声喊着要冷战的可是她顾念兮!

    现在要让她打电话给谈逸泽,这不就是变相的和他承认自己输了?

    不!

    顾念兮不想要看到谈逸泽过分得瑟的表情。

    “老二,你说妈妈该怎么做才好?”找不到解决方法的前提下,顾念兮看向了怀中的小家伙。

    此时,谈倾小盆友的手上正抱着一个东西。

    顾念兮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这小家伙在自己怀中乐呵了半天,是拿了她的手机!

    怪不得,这小家伙笑的那么贼!

    “老二,把手机交出来。拿妈妈手机的宝宝可不是好宝宝!”

    不过就算顾念兮这么说,伸手上前的时候这小家伙还是反抗了起来。

    而且,这个小家伙的爪子不知道触及到了哪儿,她的手机上显示了对话框。

    顾念兮一看才发现,这不是短信对话框么?

    一下子,顾念兮有了主意。

    “老二,你真的是妈妈的福星。妈妈亲一个……”

    顾念兮低头就往这小家伙的脸蛋亲了一口。

    被亲了一口的谈倾小盆友貌似有些嫌弃顾念兮的口水,一直用着胖嘟嘟的小爪子揉着自己的脸蛋。

    也正因为这样,本来他还拽着手机的小手儿松开了,让顾念兮轻松的拿过了手机。

    琢磨了一番,顾念兮在对话框上编辑了这么一行字:“带B市的烤肉回来,要新鲜点的!”现在她和谈逸泽正在“冷战”,若是让她先给他打电话,那不就是输了?

    所以,她用短信。

    将自己编辑出来的字念叨了一遍,顾念兮又琢磨着这样是不是太亲昵了点,于是在上头又编辑了几个字,这话很快就变成了:“爷爷让你带B市的烤肉回来,要新鲜点的!”

    这一次,短信上的内容让顾念兮颇为满意。

    这样一来,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得出这是谈老爷子命令的,不会往她顾念兮的身上安。

    重复念了几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顾念兮往谈逸泽的手机上发送了过去。

    而且,在发送这短信的时候,她还在心里想着,要是谈逸泽看到这短信,能给她主动打个电话来的话,那她就原谅他!

    只是,事情的结果有些出乎了她的预料。

    因为在接到了她的信息之后,谈逸泽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而是简简单单的回复了两个字:“收到”!

    连个简单的标点符号都吝啬的不肯多给一个!

    这下,顾念兮窝火了!

    尼玛的,姐儿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房了?

    戳着自己手上那枚红的有些过分惹眼的红宝石戒指,顾念兮的小宇宙爆发了!

    谈逸泽,算你狠!

    但咱们走着瞧!

    吼吼……

    ——分割线——

    同个时间段,不一样的故事正在上演。

    这是莫妍在搬离了韩子的家之后,第一次遇上韩子。

    此时恰逢下班的高峰时间。

    韩子刚刚送完了顾念兮回家,这正打算去到附近的药店买点胃药。

    其实,干他们这一行,应酬也是少不了的。

    应酬上,酒水也是必须的。

    长年累月下来,基本上没几个人的胃能承受得了。

    而韩子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他的胃病已经有好几年了。

    不过还不算是非常严重的那一种。

    除非连着喝酒几天才会发作,不然其他时间段都没有多大的问题。

    其实,韩子也是个自制力非常好的人。

    自从知道自己的胃不大好之后,他就很少跟人拼酒了。

    这么几年下来,他胃病发作的机率也很少了。

    可近来几天,韩子却频繁的出现在酒吧。

    而这些,都不是应酬。

    这次去那些地方,他不过是为了忘却一个人。

    这是他连日来,都重复做的一件事情。

    可这么连着喝下来,他的胃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就此停止。

    今儿个买完了胃药,吃了要是稍稍好一点的话,他还打算去酒吧。

    只有在那个喧嚣的世界,用酒精麻痹了自己的神经,韩子才能暂时将自己想忘却的东西放一边。

    不然,每一夜他都无法入眠。

    可刚刚进了这药店的时候,他在里头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浅蓝色的妮子外套,穿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看起来有些空空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女人将自己那头烫染过的头发,给弄成原来的黑色直发。

    这样焕然一新出现的女人,让韩子有些错觉。

    但那感觉意味着什么,他没来得及琢磨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女人看到他的时候,意外的没有跟前一阵那样躲闪,而是直接迎了上来:“好久不见!”

    陌生而疏离的语气,让韩子有些不喜。

    但最终,韩子还是回应着:“好久不见!”

    “你过来买东西吗?”女人看上去早已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忘却了,若无其事的跟他闲聊。

    那一刻,韩子真想大声叫器: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在让我陷入了绝望深渊之后,却又若无其事了!

    而让我,独自一人承受这所有的痛苦?

    可最终,韩子没有问出来,只是别开了脸说:“过来买点东西!”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抓了旁边架子上摆放的胃药。

    而看到他手上的东西,莫妍的脸上一闪而过的疼惜。

    但也因为韩子这个时候刻意别开了脸,所以他也没能看到莫妍脸上的疼惜。

    “胃不好,就不要喝酒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想了又想,莫妍还是说了出口。

    虽然知道,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这个时候如此的关心也没有必要,只会让彼此显得尴尬。

    可一想到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莫妍还是说了出来。

    而这么一句话,却不知道怎么让这个男人伤了。

    这个时候,他大声的朝着女人叫器着:“不必了。”

    “韩子……”看着他那双猩红的眼,莫妍试图想要伸手上前安抚他。

    可这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接下来的话打断了:“既然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那就好好呆着,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和幕阳那天在幕氏旗下的超市的照片已经登上了报纸。

    当时,看到那一版的时候,韩子浑身血液都在叫器着。

    原来,是她一早就打算要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

    怪不得,他让她离开的时候,她竟然那么干脆!

    那一刻,韩子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竟然让人耍着玩。

    所以,他连那份报纸是什么内容都没有看,直接塞进了垃圾箱里!

    只是,韩子没有将那份报纸看完,也注定错过了某些事实。

    而此刻,莫妍在听到他的那番话之后,肩膀轻颤。

    她是很想要跟这个男人解释点什么。

    可一想到后天自己就要搭飞机,离开这个城市,离开生她养她的这个国度了,再去解释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最终,女人的所有情绪变成了眼下释然一笑:“我知道了。既然如此,如你所愿。以后,我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莫妍转身就去了收银台。

    她买了什么东西,韩子是不清楚。

    但结算完毕的时候,这个女人便提着她买的那一堆东西,头也不会的走了。

    特别是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跟个陌生人一样,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她走的很是潇洒干脆,唯有那个被留在原地的男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愣住了。

    其实,是他刚刚对着她吼着,让她以后都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可为什么当她应承下来,当她真的做到如他所说的那样,连招呼都不打的时候,他的心却开始揪成了一团……

    ——分割线——

    谈逸泽回来的时候,罗军宝也跟着过来了。

    吊儿郎当的爷,一进门就是吼一嗓子:“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总想对你倾诉,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

    好吧,他就是想要表达一番自己今儿个回到这边的好心情。

    谁让这几天到B市那边,让他家老爷子束缚了好几天?

    他就差在那边上吊自杀了!

    好在谈逸泽还算有点良心,在他就要在梁上放白绫的时候将他带回来了。

    为了表达他对谈逸泽的感激,他就跟着到谈家蹭饭了。

    你问为啥蹭饭能表达对谈逸泽的感激之情?

    罗小爷肯定会这么说:小爷我给你个请我吃饭的机会就是抬举你了!你还问为啥这不能代表感激?你信不信我揍得你连爹妈都认不出来?

    好吧,罗小爷就是这么蛮不讲理。

    而谈逸泽也不是怕他。

    只是觉得,这人的脸皮能厚到像是罗军宝这样的境界,也算是一门艺术!

    所以,谈逸泽并不和这货计较。

    他只是想着,过会儿在罗小爷的饭菜里多放一点苏小妞最近在这边喝的减肥茶,据说那玩意儿很清肠道,这样的话他谈逸泽也算是乐于助人神马的!

    “哟,小宝也过来吃饭?快进来,我刚刚还在念叨着!”

    谈老爷子貌似很喜欢罗军宝,每次看到他脸上都是笑。

    而刚刚停下了车子,在外面忙活了一阵这才进门的谈逸泽,手上还提着谈老爷子交代的烤肉。

    “爷爷,这是您吩咐的烤肉!”

    “呵呵,兮兮跟你打电话说了?”

    谈老爷子看着烤肉的出现,嘴巴都快要笑歪了。

    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

    “嗯。”

    “爸……”谈逸泽的话还没有说完,几天没有见面,眼下就跟只小鸟儿似的扑腾到他的腿上的聿宝宝,就开始往他的腿上蹭。

    “臭小子,我衣服脏!”

    为了尽快回来,他和罗军宝刚刚都是直接从训练场上回来的。

    这衣服还是有些脏。

    可那小家伙怎么说都不听,还是死乞白赖的朝着谈逸泽的腿上蹭。

    最终,看着那张粉扑扑的小脸蛋有些无奈,谈逸泽只能将他提到了自己的肩头上坐着。

    这下,又回到了谈逸泽的肩头上的聿宝宝,笑的不知道有多甜。

    这边安抚好了小的,谈逸泽开始寻找大的。

    而这个大的,除了顾念兮还能有谁?

    那家伙,才是眼下最难哄的。

    在屋里环顾了一周,谈逸泽都没有发现那个丫头的踪影,正琢磨着要不要上楼将她给逮下来呢!

    就听到那边传来了苏小妞猥琐无比的浪荡声:“兮丫头,你不去迎接你家新郎官,在这边躲着偷窥是啥意思?”

    好吧,自从得知谈逸泽跟顾念兮求婚,这苏小妞就一直用“新郎官”的这个称呼,调侃着顾念兮。

    只是,她却不知道,刚刚她说出的这话,真让顾念兮想要在地上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算了!

    因为谈逸泽没有直接打电话给她,顾念兮就是小心眼的不想和他面碰面,但又挨不住对他的思念,所以才偷偷的躲在角落里观察谈逸泽,顺便看看他有没有寻找她。

    只是,没想到让这个苏悠悠给抖了出来!

    当下,顾念兮还拉了苏小妞一下,示意让她闭上嘴。

    可苏小妞这货明显是过来添乱的。

    她都暗示的那么明显了,苏小妞还问她:“兮丫头,你眼睛怎么了?抽风了还是咋滴?”

    这下,顾念兮真想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眼下,谈逸泽都走过来了!

    苏悠悠还在这边唧唧歪歪,是不是生怕谈少找不到她?

    “……”

    谈逸泽走过来,并没有说话。

    而他脸上那该死的欠抽表情,已经说明了太多。

    “喂,你新郎官在这儿啊,快点啵一下,让他明白一下你的思念之情!”边上,苏小妞还在叽叽喳喳着。

    顾念兮一反手,直接拧了苏小妞的手臂一下,让她乱说话!

    可这一下苏小妞显然还没有被教训到,又嚷嚷着:“我让你啵一下,你干嘛掐我?兮丫头我跟你说,掐我没用。你要掐也应该掐你男人才对。那样才能说是打是情骂是爱!”

    这次,苏悠悠的话显然取悦了谈逸泽。

    当下,谈某人毫不吝啬的对着苏小妞丢了一记眼神,示意着:说的不错,再接再厉!

    而苏小妞也赶紧朝着谈少歪腻一笑:那是那是,为谈少办事,小的在所不辞!

    而面对这两个狼狈为奸的人,顾念兮只剩下两个鼻孔朝着天哼哼着……

    ------题外话------

    七夕节,祝天下所有有情人终人眷属,没情人的晚上相约出去,拆散一对是一对……

    呃?

    这话貌似有点怪,好像有什么东西混了进来→_→

    算了,就这样吧。

    容许我再不要脸的跪求一下出版的支援。

    走过路过的亲爱的,闪婚已出版,团购价格更优惠,更有诸多好礼相送。

    团购群:41891806

    嗷嗷,请叫我宣传君~!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