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48章 谈少钓鱼,愿者上钩

    “妍妍,你说的是真的?幕阳他真的对你……”

    幕阳和莫妍这段时间搞的很僵,顾念兮是知道的。不然,他们也不会走到离婚的地步。

    可今儿个,莫妍却说,结婚了两年,幕阳竟然一次都没有和她同房……

    顾念兮实在难以想象,这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想当初,谈逸泽刚结婚的那阵,他们还没有啥感情基础呢,这个男人就是想方设法的要将她拐上他的床。这还不说,每次只要他在家的时候,谈逸泽就恨不得将她系在皮带上,走到哪儿亲热到哪儿。

    可幕阳和莫妍,这对有感情基础的青梅竹马,竟然……

    不过,在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顾念兮也突然明白了当初莫妍为什么会出现在不孕不育门诊那边。

    “大表嫂,我知道他当初喜欢你,可我还是固执的想要嫁给他。我当时以为,他就是我的整个世界,若是放他走,我的世界就没有了。所以我不管他怎么说,都要和他结婚。可他当时说了,他一定会让我为这个决定感到后悔的。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

    听莫妍的话,顾念兮现在就只剩下瞪大的眼珠子了。

    事实上,前段时间幕阳对她有那方面的念想,她也是知道的,不然当初莫妍也不会从他的办公室里搜刮出那么多她的照片。

    可她真的没有想过,她竟然才是导致他们两人婚姻走向极端的因子。

    她的心口闷闷的。

    是什么感觉,她也说不出。

    她是想跟莫妍说一声抱歉,可琢磨着这又不是她的错。

    她从来没有和幕阳有过多的接触,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不知情。

    至于他和莫妍的婚姻,更像是他的交由自取。

    在顾念兮没有开口说话的情况下,莫妍又继续说了:

    “可我现在知道了,他不是开玩笑。而且,他真的做到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嫁给他……”

    莫妍的事,真的让顾念兮很是诧异。

    她从来没有想到,幕阳竟然会在婚姻内用这样的方式羞辱和伤害莫妍。而离婚了,却又对她……

    “妍妍,咱们这口气真的不能这样咽下去!”咽下去的话,幕阳还以为她好欺负,三番两次过来欺负她呢!

    “大表嫂,我是想要去告他,可一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真的很害怕。大表嫂,求求你不要将这事情说出去好么?这事情,我想就这样吧。就当我当初执意要嫁给他的赔偿。反正,我很快也要离开这里了……”

    “妍妍……”

    顾念兮正打算劝莫妍的时候,却不想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而出现在门后的那个人,让顾念兮和莫妍都为之震惊。特别是莫妍,在看到那个人之后。来不及想清楚什么,就赶紧用自己的手背挥去自己脸上残留的泪痕。

    而顾念兮则支支吾吾的问着:“韩……韩子,你怎么回来了!对了,甘甘不是说你早上去那边看活动么?怎么……”

    怎么回来了?

    可顾念兮的话,并没有说完。

    因为她察觉到,此时的韩子脸色并不是很好。

    难不成,他刚刚已经听到自己和莫妍的对话了?

    可比起韩子,莫妍此时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没有动弹的男人,莫妍赶紧转身对顾念兮说:“大表嫂,等以后有机会我再过来找你吧。你们有事情先忙,我先走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莫妍急急忙忙的在沙发上找包包。

    撞到了桌脚,疼得她半蹲下去。

    但很快,她又勉强着自己站起来。然后用着这有些半残的腿,努力的朝着外头走去。

    直到这个时候,女人都不敢正面看向韩子。

    而顾念兮一直到莫妍的身影消失在这个办公室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此前,因为莫妍讲述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她的眼眶也跟着红红的。

    而抬头看向韩子的时候,顾念兮也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莫妍和她讲的,恐怕是一个女人这一身最大的悲痛。

    她说过,让顾念兮不能告诉任何人。

    顾念兮也明白,她极力想要掩饰自己伤痛的心。

    可一看到韩子,顾念兮却开始犹豫了。

    她看得出,韩子是真的喜欢莫妍。

    而莫妍现在,多多少少对韩子也是有感觉的。

    若不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情的话,怕是现在的他们已经正式在一起了吧?

    而现在,莫妍却因为害怕让韩子知道这事情,怕他瞧不起她,所以打算跑得远远的。

    可若是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就放弃好不容易等来的爱情的话,顾念兮觉得有些可惜。

    况且,离开了幕阳,莫妍也有资格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琢磨了一番,顾念兮真的打算对韩子透露一些东西。

    对,就悄悄的透露一些。

    若是韩子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的话,那他也没有资格站在莫妍的身边了。

    至少,她顾念兮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在顾念兮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从进了办公室之后,就跟石化了似的的韩子,却在这个时候开口问着:“顾总,她的意思是……她被幕阳强暴了?”

    最后的那几个字,韩子的嗓音中带着颤抖。

    而听到韩子的话的顾念兮,眼眸不自觉的瞪大了。

    韩子刚刚都听到了?

    “顾总,你说啊!告诉我,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这一次,韩子的嗓音比之前的大了很多。

    与其说是跟顾念兮聊天,倒不如说是对着顾念兮大声吼叫。

    而这样的激动情绪,也让韩子额头上的青筋遍布,眼眸通红。

    此时,提着顾念兮吩咐买来的两袋小点心的甘甘刚一进入办公室,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

    韩总监今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寻常不是对着顾念兮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说是这可能被顾总家的谈少洗剥了一层皮么?

    怎么今儿个,他胆子变得如此大了?

    那德行,好像顾总要是不将实话告诉他的话,就要将顾总给吃了似的。

    当下,甘甘赶紧上前,将自己买回来的点心放在茶几上之后就转身来到韩子的身边:“韩总,您冷静一下!”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

    他的女人,都被人强暴了!

    你叫他怎么冷静?

    说实在的,韩子知道,这件事情不应该迁怒于顾念兮。

    再怎么说,那一天晚上他还打电话给莫妍,而接电话的是幕阳。

    当时他还以为是莫妍又和幕阳勾搭在一起了。那一天,他才会发了那么大的火气。

    可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当下,与其说他是在跟顾念兮生气,倒不如说是他在跟自己生气。

    若是当时的他冷静一点,赶去莫妍的公寓的话,那这一切事情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韩子该死的痛恨自己!

    是他,亲手造就了这一切!

    “韩子?韩子你没事吧!”看着韩子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顾念兮想要上前劝劝他。

    可她还没有走到韩子的身边呢!

    他一转身,就朝着办公室门口跑去了!

    “顾总,韩总监这么离开,没事吧?”

    看着这么匆忙消失在办公室门口的韩子,甘甘问着:“要不,打电话下去叫保安拦着点?”

    不然,他情绪这么激动,让他跑出去的话,甘甘真的有些担心他会作出一些伤害其他人的行为。

    “不用吧,我想他应该是去找妍妍了!”

    刚刚听到这些,韩子应该是想要找莫妍问清楚吧?

    看着那已经没有了韩子身影的办公室门口,顾念兮的眼眸里有些许的担忧。

    ——分割线——

    二爷这两天很郁闷!

    郁闷的,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儿上,都是愁云。

    这看的,整个酒吧里的人都纠结了。

    “凌二爷,心情不好?”

    六子招呼好了酒吧的生意之后,落座在凌二爷身侧的那张沙发上。

    其实,最近凌二爷真的很少来酒吧了。

    要是换成以前,这个包厢每天都要开上好几个小时。

    可现在不同,这包厢也就偶尔开一次。

    而这一次持续的时间也不长,顶多就一个多小时。

    因为,凌二爷还要急匆匆的赶回家,陪小公主和苏小妞。

    不过,今儿到这边来玩的凌二爷,倒是有些出乎料子的预料。

    为啥?

    二爷今天来这里,呆的时间真长!

    这都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二爷还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喝着酒。

    其实,将凌二爷这样一个美男子摆放在自己的面前,也算是赏心悦目。

    光是这样,酒吧的生意就能比寻常火爆上好几倍。

    尤其是今晚的酒水销量,真的比寻常高出了好些。

    这简直就是他们酒吧的活招牌。

    可有一点不大好的就是,今日美人堵心。

    这时不时发出来的叹息声,就能让你浑身无力。

    这不,听六子这么问,那美人又开始叹气了:“唉……”

    “怎么了这是?”

    很少看到凌二爷这幅要死不活的德行。

    难不成,昨晚上他的小雏菊被苏小妞虐待了?

    好吧,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竟然有些邪恶,六子也开始感叹苏小妞魔力的强大。

    这苏小妞的影响范围还真是广。

    你看看,他现在都被苏小妞弄的有些神经错乱了。

    在酒吧里一看到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喝酒,他就会不自觉的想到这两男人是一对!

    “六子,你怎么看出我心情不好?”

    凌二爷说出这话的时候,又抿了一口酒。

    老实说,自从苏小妞回到自己的身边,他已经很少喝这样的烈酒了。

    所以,这浓烈的酒香和辛辣的口感,让他有些不适的蹙起眉头。

    而听到凌二爷的这个问题的六子,差一点没有控制的住笑出声来。

    就您那便秘的表情,要想看不出你心情不好还真难!

    但知道这位爷的脾气,六子只能改口说:“爷,有啥事情咱说出来就行!这么憋在心里,只会难受得慌!”

    六子这话说完,凌二爷又是一声叹息。这之后,他才慢悠悠的念叨:“六子,你说女人怎么就那么花心呢!”

    “哟,苏小妞变心了?”凌二爷这才刚刚一说,六子就这么回应。

    当下,凌二爷的眼神立马化成了利刃:“谁说是苏小妞了!”

    那别扭的样子,就像是生怕别人看穿他似的。

    而听着凌二爷这话的六子只是翻了翻白眼。

    要不是苏小妞的话,你至于这么烦恼么?

    而郁闷了差不多的凌二爷,这个时候又说了:“就我一个朋友,最近三番两次的被他女人嫌弃!不是说他不够幽默,就说他不够爷们!对了,我朋友长的特别好看,性格也属于非常好的那种,所以他弄不明白那个女人到底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听着二爷的话,六子其实在心里就笑的快要岔气了。

    二爷,您想要表扬自己,也用不着用这样的方式,是不是?

    “其实吧,女人都爱说反话!”

    六子努力的憋住了笑,这才吱声。

    “啥意思?”

    二爷听到他这话,有些感兴趣了。

    这会儿,爷也顾不上喝酒了。

    放下了酒杯,他就蹭到了六子这边的沙发上。

    “我的意思就是说,女人都在说反话!就像是她说你不够幽默,其实意思就是你特别的幽默。说你不够爷们,其实就是说你很爷们!”

    “真的?那要是她这么想的话,她还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其实,她就是想要夸你,不好意思罢了。”六子一副自己很了解女人的样子。

    而听到六子这一番话之后的凌二爷,顿时一扫前边的苦瓜脸。

    当下,二爷的脸上又是挂着祸国殃民的笑容。

    那空前绝后的笑容,都让周围的空气差点忘记了流动。

    “我就说么!我这么好,苏小妞还有什么不满的?敢情是,她爱我爱到骨头里?”

    二爷在一边,乐呵呵的念叨着。

    丢下这话,他貌似也没有继续坐在这里喝酒的心思了。

    当下,他的长臂一勾,将不远处的车钥匙收回手里之后,就站了起来。

    而六子也在这个时候跟了上去,在他的身后念叨着:“二爷,没事。苏小妞要是敢继续嫌弃您,老子就带人过去将她揍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说您的不是!”

    六子在他的身后叫器着。

    而凌二爷本来还想要怒骂:不准伤害苏小妞!

    但转念一想,不对啊!

    他不能暴露他这让整个城里的女人神魂颠倒的爷被苏小妞那货给嫌弃了。

    那会降低他自己的档次的!

    所以,二爷按耐住心里的不安,朝着六子嚷嚷着:“我都说不是苏小妞了!”

    丢下这话,二爷才别扭的离开了。

    而六子却在后头笑的直不起腰来!

    这二爷,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没瞎的人都知道他在说苏小妞,他自己还别扭的以为所有人都看不出来!

    ——分割线——

    “苏小妞,小爷回来了!快点给小爷端茶送水,小爷待会儿好好疼你。”没有理会六子刚刚在后头的嘲笑,二爷便狂奔回家。

    一到谈家,他就对着正在大厅里的苏小妞吆喝着。

    或许是因为刚刚喝了酒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刚刚六子那一番话,让二爷有了超乎寻常的自信,此时他的底气十足。

    特别是那嚣张的话语,让这抱着闺女欣赏着gv的苏小妞皱了皱眉。

    因为昨晚上听从了谈少的话,甚至还作出卖了兮丫头求gv的龌龊事,苏小妞如愿的让谈逸泽帮助她恢复了d盘里的东西。再者,她还真的从谈逸泽那边得到了许多“好货”。

    从今儿个早上,她就迫不及待的欣赏了这些新鲜的不能再新鲜的东西。

    而她怀中的小小妞,貌似也好这一口。

    从早上跟着她蹲这里,她就特别的安静。

    能不安静么?

    看这玩意儿,小小妞又看不懂。

    基本上,眨巴了几下眼珠子之后,她就开始犯困了。

    然后,她就靠在苏小妞的怀中睡着了。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又醒了。

    醒了之后,又在这片子的熏陶下,昏昏欲睡!

    如此重复下来,就构成了小公主今儿个的生活。

    只是,当苏小妞正欣赏着这些的时候,这凌二爷竟然喊着要让她端茶倒水?

    “自己倒,别告诉我你的手脚是用来抠鼻屎的!”

    听到这话,此时已经下班回到了谈家大厅,正打算上楼休息的秦可欢,嘴角猛抽。

    自从苏小妞住进了谈家大宅之后,本来喜欢在这大厅里看电视的秦可欢,已经变成直接回到这边就钻进卧室了。

    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这苏悠悠会不会每天都给她找麻烦。

    可没想到,今儿个下班就听到了这样一番话。

    老实说,此时的秦可欢还真的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

    她和谈逸泽他们几个都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

    所以,她对凌二爷的脾气也算是有所了解。

    别看这男人脸上都带着笑,但得罪他的人,基本上没有几个好下场。

    他的手段,从某个方面来说,会比谈逸泽的更残忍。

    所以,当看到苏小妞竟然如此顶撞凌二爷,秦可欢真的很期待接下来这女人的下场。

    但秦可欢绝对没有想到,为了让苏悠悠给他倒一杯水,凌二爷真的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当下,他还这么对苏悠悠说:“我的就是用来抠鼻屎的!所以,你给我倒杯茶。”

    “哟,那这么说来你的脚拇指还挺小的?来来,抠一个给姐姐看。要是真的抠出了鼻屎,姐姐立马给你端茶送水!”

    只是面对这样趾高气昂的苏小妞,二爷又使出了新的杀手锏。

    此时,他半蹲在苏小妞的面前,将脑袋往苏小妞的腿上蹭,连小小妞都被他微刺的头发弄得咯咯咯直笑,别说是苏小妞了。

    “苏小妞,别这样!我都听小六子说了,他说女人最爱的就是口是心非了。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了,所以我给你端茶倒水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凌二爷没有意识到,六子见过的女人,哪有他凌二爷多?

    所以,连他凌二爷都没有琢磨透的女人,六子怎么可能弄懂?

    换句话也就是说,其实二爷被六子坑了!

    对于这个带着酒气蹭着抱她大腿的二爷,苏小妞真的很想一脚踹飞!

    但考虑到身后那个女人还在场……

    苏小妞其实也好面子!

    她不喜欢秦可欢,更不喜欢在秦可欢的面前丢人。

    所以,当她察觉到这个女人还在盯着她和凌二爷看的时候,苏小妞本来想要踹飞凌二爷,却变成了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这个男人毛茸茸的脑袋:“你喝酒了?怎么喝的这么多?起来,我去给你弄点蜂蜜水!”

    秦可欢是想看他们两人的笑话么?

    吼吼……

    她苏悠悠就偏偏不给她看!

    “不要,苏小妞被你这么摸着好舒服!再多摸我几下……”

    因为酒精作祟,凌二爷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

    而苏小妞的手指微凉,这样被她摸着,他觉得真的很舒服。这也让醉酒的他,越发的贪恋在苏小妞手里的感觉。

    看着如同金毛狗狗在自己怀中撒娇的凌二爷,苏小妞的脸上满是黑线。

    如果不是因为身后站着秦可欢的话,她早就照着他的脑袋拍下去了。

    可一想到这身后的女人,苏小妞深呼吸了一下:我忍!

    “你不是要喝水么?”苏小妞想要支开他。

    可二爷已经明显恋上这样的感觉,死活赖在苏小妞的手上:“不喝了!”

    当下,苏小妞一脸的黑线。

    妹的,要不是秦可欢,老娘早就把你拍飞了。

    最终,没法劝动这喝醉了的爷的情况下,苏小妞只能转身看向身后的女人:“看什么看?你没有男人啊?找你男人亲热去就行了!何必看着人家寻求安慰?”

    苏小妞的嘴巴很毒,一句话就让秦可欢微微变脸。

    奈何,后头还有凌二爷的随声附和:“就是就是,去找老四。我想他很乐意帮你这个忙的!”

    无疑,这夫妻两的话,让秦可欢的脸色彻底黑了。

    当下,这个女人也顾不上看这两人的笑话了,直接就跑向了她的客房。

    看着这碍事的女人终于离开了,二爷颇为满意的往苏小妞的腿上蹭了蹭:“苏小妞,我表现很不错吧?快给我个奖赏!”

    “奖个屁!”

    “苏小妞,我不要屁!”

    “……”

    秦可欢的身影在这个大厅里消失之际,这里头也传来了某位爷撕心裂肺的声响……

    ——分割线——

    顾念兮再度见到韩子,是在第二天的明朗集团的办公室。

    今儿个,顾念兮上班算是早的。

    因为昨晚上没有理会闹腾的谈逸泽,她饱饱的睡了一觉的关系,今天的精神头倍好。

    所以,今天她一早就到公司来。当然,这也是因为谈少今儿个要早点去s区的关系,不然以他的脾气你觉得他会那么早放她走么?

    她来的时候,明朗大厦底下也就只有几个人。

    所以,顾念兮觉得,这办公室应该还没有人才对。

    甘甘一向都踩着上班钟点声到,而韩子昨儿个应该和莫妍冰释前嫌,现在应该正在歪腻才对。

    可一进门,顾念兮却看到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韩子。

    “哎呀,吓死我了!”拍了拍胸口之后,她才问到:“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我还以为,这么早只有我一个人才对!”

    “睡不着!”

    韩子有些蔫蔫的回答。

    “不是吧?是不是昨晚太努力,所以……嘿嘿……”

    好吧,结了婚的女人都有些三八。

    这点,顾念兮也不例外。

    只不过,对于顾念兮的玩笑,韩子并不买账。

    “顾总,别开玩笑……”

    他继续埋头整理着自己手上的那些资料,这些都是今天要送到sh国际集团那边的。

    而顾念兮见到韩子这个反映,眉心一皱。

    不对!

    这绝对不是刚刚和恋人和好的人儿该有的表情。

    当下,顾念兮朝着韩子走近了些,这才看清楚,韩子的嘴角上还有淤痕,特别是眼尾,上头也留着一块黑紫。

    “韩子,你跟人打架了?”

    顾念兮问。

    “……”

    韩子没有回答。

    “你找幕阳去了?”

    听到她的这话,这下韩子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了。

    这样的他,答案已经很明显。

    “你昨儿个从这里匆匆跑去出,就是去找幕阳打架?”这一次,顾念兮索性将他手上的资料都抢了过来,看他还有怎么逃避她的问题。

    “嗯。我咽不下这口气……”

    搞上法庭,那只等同于再一次将莫妍心里的伤揭露在大众面前。

    可韩子发誓,他一定不会让这个女人白白受委屈的。

    他一定会用自己的方式,收拾了幕阳。

    可当他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眉头却还是皱成一堆。

    “韩子,那你后来去找妍妍了吗?”

    顾念兮担心的是,昨儿个莫妍说了,她是今天早上的飞机。

    要是韩子没有去找她的话,怕是……

    “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多留点时间给她……”

    可当韩子说完了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突然怒问:“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嫌弃妍妍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顾念兮觉得她会看不起韩子的。

    那种事情,压根不是莫妍自己想要的。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莫妍该有多害怕?

    从昨儿她哭的那么伤心,就可以看得出了。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嫌弃她呢……若不是那天晚上我神经错乱,没有去找她,怎么可能让那个人钻了漏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颓败的锤着自己的胸口。

    “顾总,我没有对妍妍生气,我是跟自己生气。你知道吗?我那天晚上要是冷静一点,赶过去的话这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可我竟然该死的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妍妍了……”

    他说的很神伤。

    那凄凉的表情,也很唯美。

    可眼下,顾念兮压根没有心情欣赏这些。

    急忙的拉下了韩子锤着自己胸口的手,顾念兮道:“行了,现在不是你跟自己生气和怄气的时候。不管怎么样,你现在都要先去找妍妍!”

    “什么意思,顾总?”

    “妍妍要走了!昨儿个她会过来,就是来跟我道别的。说是她申请当助教的学校已经通过了,她也定好了机票,今儿个早上就离开这里!”

    当顾念兮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韩子已经顾不上回答顾念兮了。

    当下,他拿过了桌子上的车钥匙,就急急忙忙的朝着楼下跑去。

    而他的心里只默念着这么一句话:妍妍,等我……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错怪了你,伤害了你!但请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伤心的……

    ——分割线——

    因为韩子擅离职守的关系,顾念兮这一天忙的团团转,连午饭都没能回去吃。

    不过,对此顾念兮倒是一点怨言都没有。

    如果韩子能找到莫妍,她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

    但若是韩子不能找到莫妍,这也是他们的缘分没到。

    所以,在忙着工作的同时,顾念兮也在默默的祈祷着莫妍和韩子能够和好。

    但顾念兮没有怨言,不代表某些人没有怨言。

    这不,今儿个难得能抽空回家吃午饭的谈少,却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出现在餐桌上。于是,电话紧随而至。

    “嘟嘟嘟……”

    “顾总,谈少的电话!”

    甘甘那边,已经来了通知。

    “好的。帮我接通吧!”

    嘴上是这么说,但顾念兮心里还在碎碎念着:不是在冷战中么,为毛还要打电话来?搞的他们好像关系很不错的酱紫!

    “喂,谈少,有何贵干!”

    慢条斯理的接通电话,顾念兮绵音中藏枪。

    “饭点!能干啥,当然是问你怎么没有回家吃饭了!”

    比起顾念兮,男人好听的嗓音里,带着无声的笑。

    这是,他一贯面对顾念兮的态度。

    可顾念兮越是听谈少的笑声,越是烦躁。

    为啥?

    他还没有给她解释一下那个女人为啥接了他电话!

    可他却还敢在她的面前嬉皮笑脸的,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这能不让人咬牙切齿?

    “你怎么知道的!”没有得到该有的解释,顾念兮有些蔫蔫的趴在办公桌上。

    “还能怎么知道?当然是回家发现的。难不成我真长了千里眼?”谈逸泽似乎没有感觉到顾念兮的颓废,电话另一端的他还是笑声满满。

    “你在家?中午怎么有空回家吃饭?”

    “没啥事,打算回家吃个饭。顺便和你聊聊天什么的,可惜你不在家!”

    谈逸泽似笑非笑的说着。

    而他的那边,似乎还能听到聿宝宝在旁边指挥的声音:“爸……肉肉!”

    “肉肉!”

    “多多……”

    “你要跟我聊天?”听到谈逸泽这话,顾念兮是有些心动。

    聊天,就等同于将心事都拨开。

    那谈少会不会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是啊。弄点小酒聊聊天……”

    谈逸泽仍旧是笑。

    此刻的他,更像是用直钩钓鱼的姜太公,不急不躁。

    而顾念兮自然清楚,这个男人现在就是在磨她的性子。

    真坏!

    连个解释都这么牛哄哄的!

    真让人想要收拾他。

    琢磨着直接答应,有些显得自己掉价,顾念兮回应:“哟,约我的人可多了,你先等等,我看一下今天的行程!”

    好吧,顾念兮就是想要晾谈逸泽一下。

    谁让他明知道她要的是解释,却故意的晾了她好几天。

    她现在也要让谈逸泽尝尝这样的苦头。

    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待她顾念兮。

    但玩钓鱼,可不是谁都能玩的如此得心应手的!

    顾念兮刚刚才开口这么说,谈逸泽那边就立马回答着:“既然顾总这么忙,我还是不要打扰你了!正巧,我儿子今天缠着我玩骑大马,那今晚我就留在家里和儿子玩好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泽还真的煞有急事的打算将电话给挂断了。

    这下,本来还气定神闲的顾念兮,忍不住了。

    “好了好了,今天下午没有什么约会,你过来接我吧!”

    这老东西,就是看准她是个急性子。

    要是不将事情弄个一清二白,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念兮在心里碎碎念着这个男人的小心眼。

    而谈少却还有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的习惯。

    听到电话那边的顾念兮有些不满的嘀咕的时候,他还装模作样的问着:“真的不会打扰顾总办公么?”

    “谈逸泽,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吼吼,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谈逸泽真的将她当成兔子了,以为她会逆来顺受么?

    难道他不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她顾念兮现在就化身为一只钢牙兔,要是他敢继续欺负她的话,她一定咬到他哭!

    而谈逸泽意识到这边的顾念兮真的有些生气了,这下也不敢继续欺负她了。

    “乖乖的,原地待命!我很快就过来!”

    丢下这话,谈少果真挂断了电话。

    而顾念兮对着听筒,嘴角却不自觉勾起……

    ——分割线——

    谈逸泽几乎在挂断了顾念兮的电话之后,就出门的。

    到达明朗集团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回去吃午饭,所以人不多。

    而谈逸泽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了周先生。

    此时的周先生,还穿着一身黑色的棉衣。

    大半张俊颜,被他掩藏在大边框墨镜后头。

    那头寻常在周太太面前,装模作样的弄上发蜡的墨发,此刻蓬松又凌乱。就像是个鸡窝头!

    这么看着,一般人还真的认不出他来。

    但谈逸泽不是一般人。

    他除了拥有非凡的记忆力之外,还和墨老三这货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

    按照他的话说,就算是墨老三化成了灰,他都能认得出来。

    所以,当周先生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还偷偷摸摸的朝着外头张望着。

    而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谈少直接上前,拍了他的肩头。

    这下,让本来就一直战战兢兢的周先生,吓得差一点跳起来。

    直到转头看到身后的人之时,周先生松了一口气。

    “唉,原来是谈老大。尼玛的,差点把我吓得尿裤子?”

    周先生叫叫嚷嚷着。说这话的时候,他还牛气哄哄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可谈逸泽盯着他,却眯起了黑眸:“我倒还想问你,你干嘛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还尿裤子?你是打算跟你家齐齐一起用纸尿裤了?越活越回去!”

    这下,被谈逸泽质疑的周先生,还打算蒙混过关:“那个……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急着要撇清关系的周先生,却没有意识到刚刚自己已经露馅了。

    刚刚,他已经喊了“谈老大”了,现在又这么撇清,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

    听着他的话,谈逸泽一怒之下,直接拍了他的脑袋:“你以为你戴了个墨镜老子就不认识你?”

    说完这话,谈逸泽直接将他脸上的墨镜扯了下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周先生知道扁了扁嘴。

    “谈老大,人家刚刚就是跟你开玩笑。别生气别生气,有话咱们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他其实就是怕谈逸泽收拾他。

    特别是他刚刚交代了顾念兮的事情,要是被谈老大发现,到时候更不好办了。

    而且周先生更担心的是,这事情要是被谈老大之后的话,到时候他一怒之下,直接告诉周太太,那就更不好了。

    “我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你怎么做了?”

    谈逸泽只是对着周先生挑了挑眉。

    “谈老大,别这么严肃,人家会怕怕的!”好吧,示弱没用,周先生觉得还是卖萌好了。

    当他用着那故意扭成的兰花指对着谈逸泽的时候,被谈逸泽给撵开了:“去去去……少跟个娘们一样,不然我担心我控制不住拳头。”

    谈逸泽最不喜欢娘炮。

    寻常在s区,那个下属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的,下场绝对是悲催的。

    在谈逸泽看来,要是当个男人这么扭扭捏捏的,那你爸妈到底生你出来干吗?

    周先生将这一点利用的淋漓尽致。

    当他往谈逸泽的身上贴的时候,谈逸泽赶紧闪到了另一边说着。

    得到了谈少的准许的周先生,立马跑了:“那谈老大,祝你和小嫂子有个愉快的下午!”

    这话之后,周先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明朗大厦的外头。

    而这个时候谈逸泽才意识到,刚刚他被周先生的兰花指给引开了注意力。

    “这臭小子,到底到这里来做什么的?”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