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51章 伤了VS挫骨扬灰

    中年女人用她的伶牙俐齿,还有过人的逻辑性,将这事情说了出来。再加上她的情绪将整个事儿渲染了一番,此刻还真的有那么些人真以为是苏悠悠他们教唆一个孩子对一个长辈下手。

    这不,已经有人开始在暗地里嘀嘀咕咕的。

    “你看看,现在怎么有这样的年轻人?”

    “对啊,自己学不好就算了。现在还将孩子教坏,我真的想要看看这孩子长的会变成什么样子?”

    “父母不好,孩子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

    诸如此类的言论,开始钻进他们的耳里。

    不过还好的是,这些人的声讨声,并不是那么大。也不至于吓坏了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

    这会儿,他或许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耷拉着小脑袋瓜。

    眨巴着大眼,小家伙又看了看骆妈妈裤腿上的污渍。

    其实,小家伙虽然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在家都是一大帮的佣人跟随。但施安安该给的管教,从来都不会少。以至于,这个小家伙才小小的年纪,看起来已经一副小大人的样儿。

    看着骆妈妈裤腿上的污痕,这小家伙琢磨着妈妈说过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担,所以他打算起身给骆妈妈找来帕子,帮助她把裤腿擦干净。

    但毕竟是个小孩子,手脚的协调能力没有大人的好。

    小家伙一起身,身体就开始倾斜。

    眼下,谁都看得出这孩子就要跌倒了。

    而孩子,出于求生的本能,自然也会想要抓住身边的东西。

    可因为他距离骆妈妈最近。

    这会儿,他伸出来的小手儿自然也是朝着骆妈妈的裤腿。

    可因为刚刚被烫到了,骆妈妈对于这个小孩子很不满。

    眼看着这个小孩子就要摔倒,她非但没有伸手护住这个小家伙,反而伸手将他给推开了些。

    两重夹击之下,小家伙的身子这次真的失去了平衡,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而更为不幸的是,这刚刚被他摔在地上的瓷碗碎片,也扎进了他的小手儿。

    猩红的血,瞬间从他的掌心里滑出。

    “哇哇哇……”

    这下,孩子的哭声一下子传开了。

    看着孩子流血了,施安安自然是焦急的。

    别看她寻常对待孩子的要求是严格了点,这么小的年纪就要求他独立吃饭。

    但这三个孩子,都是她施安安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

    那等同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哪有不疼的道理?

    看着孩子哭红了的小脸蛋,施安安一下子冲了过来,将这个哭的满脸是泪,小手儿又满是鲜红的小人儿抱进自己的怀中。

    “没事没事!妈妈在这里,妈妈很快就让皮特来!”

    施安安将孩子抱在怀中,一边拉着他流着血的小手察看,一边说着。

    而对于皮特这个名字,顾念兮也貌似听过。

    那好像是他们施家人的私人医生。

    前段时间,施安安生孩子的时候,这人还直接跟进了产房。

    也就是那个时候,顾念兮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

    “呜呜……”

    可不管施安安怎么哄这个孩子,他都止不住哭泣,或许是因为太害怕,也或许是因为太疼了。

    总之,他的泪水就止不住。

    而施安安,此时已经掏出了手机。

    苏小妞是医生,她清楚一些基本消毒的步骤,所以此时她正忙着让火锅店的人,送来简单的消毒工具和消毒水。

    至于顾念兮,她看到施安安正忙着打电话,没时间哄孩子,就直接将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柔声哄着:“没事没事,痛痛很快就飞走了。没事哦,宝贝儿……”

    “呜呜呜……”

    孩子的哭泣声还在。

    但比起刚刚,已经小声了不少。

    不过因为孩子不懂事,哭泣的时候小手总是乱挥舞着。

    所以,此时顾念兮的白色棉衣上,也染上了不少孩子的血。

    “你们还站在这里看什么?让开一些,没看到我要给孩子消毒么?”

    苏小妞找来了消毒工具,正打算给孩子消毒。

    可刚刚那些围观的人,还没有散去。

    当下,见到这些人围观的嘴脸,苏小妞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也告诉你们,这个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一个个的都跑不了!”

    虽然她之前和施安安是有些芥蒂,但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在苏悠悠的眼里,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没有贵贱之分。

    来到人间的孩子,就该备受宠爱,而不是来遭罪的。

    而听闻到苏悠悠要追究责任,那些抱着看戏心态的人,三两步的离开了火锅店。

    毕竟,谁都不希望因为这点破事被牵连到。

    而那些真正关心孩子的状态的,则加入了帮助孩子消毒伤口的行动中。

    唯有骆妈妈,此时还因为苏悠悠的一句话在恼怒着:“苏悠悠你给我说清楚,你说要追究责任,该不会是想要追究我的吧?我可告诉你,刚刚是他自己摔倒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这话的时候,骆妈妈还悄悄的打量了一下现在被顾念兮抱在怀中的那个小家伙。

    或许是因为流了血的关系,小家伙的脸蛋很是苍白。

    小小的额头上,也因为刚刚的一番哭泣,冒出了许多的汗珠。

    这样的小人儿,看上去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儿。

    而看着这孩子的骆妈妈,除了有些担心这孩子的摔倒真的会将自己牵连进来之外,更还有些莫名的心疼。

    是的,当看着那张哭红的小脸之时,骆妈妈的心竟然有着莫名的心疼。

    只是,她还来不及弄清楚这股子心疼是来自什么地方,就被苏悠悠挡住了视线。

    “你他妈的到底还有没有良心?现在是孩子受伤了,你他妈的帮忙也就算了!还跟我计较什么责任的问题?”

    好吧,苏悠悠比谁都清楚,这孩子是骆子阳的孩子!

    换句话也可以说,是他骆妈妈的亲孙子。

    而这个女人看到孩子受伤,没有伸手救援也就算了。

    现在这个推卸责任的态度,更让苏悠悠觉得痛心!

    也正因为这样,苏悠悠脾气一来,说话的语气也重了些。

    而骆妈妈没想到苏悠悠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她用这样粗俗的字眼,当下她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了。

    特别是周边,那些现在正加入帮忙孩子消毒的人,也从她的阵地站到了苏悠悠他们的那边,说她的不是。

    “你别说了。没看到孩子受伤了么?”

    “再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您能不能先不要说话,先救孩子再说?”

    “就是!都一把年纪了,还怎么这么爱斤斤计较!”

    “……”

    这些,貌似将孩子受伤的全部责任都推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这更让骆妈妈恼羞成怒。

    “苏悠悠,你别欺人太甚!你明明看到了,我没有推这个孩子。”

    “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将这事情的责任推卸到我的头上,我跟你没完!”

    苏悠悠本来正专心的帮着孩子将扎进了小手心里的陶瓷碎片拿出来,可这个女人一直都在她的身边叫器着,苏悠悠拿着镊子就朝着骆妈妈比划了过去:“你他妈的,到底说够了没有?”

    “你能不能安静一下,让我把孩子手里的碎片清出来。你知不知道,这玩意儿弄不好,会导致发炎的?”

    无疑,苏悠悠的两句话,让骆妈妈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当下,本来想要推卸责任的她,只能改口:“就算我有责任,我也只有一半儿的责任。你们要多少钱,待会儿我让小阳过来就是了!”

    其实,现在的骆妈妈压根不知道,面前这些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别说施安安和顾念兮,就单单是苏悠悠现在这个著名妇产科女医生的身份,还有她名下的乐悠国际服装公司,都是骆子阳那区域性的小公司所比不上的。

    但也就是这种不自知,所以骆妈妈才敢在这群人的面前叫器着她会偿还。

    她殊不知,就算骆子阳的骆氏能替她偿还赔偿款。但她亲手拉下来和孙儿的距离,也是她永生所无法偿还的。

    听着这个女人仍旧在说着赔偿的事情,苏小妞的恼火一上来,直接比划着她手上的镊子对着骆妈妈说:“你他妈的要是敢再叽歪一句,我就把这玩意儿扎进你的嘴里!”

    这下,骆妈妈果真识趣的闭上了嘴。

    因为从苏悠悠刚刚那狠戾的眼神她看得出,自己要是真的再废话一句的话,苏悠悠还真的有可能将那把镊子扎入她的嘴儿里。

    最终,骆妈妈安静了下来。

    而苏悠悠也在她安静之后,努力镇定的将孩子手心里的碎片取了出来。

    当然,这一过程是在没有麻醉中进行的,孩子的难免会哭。

    而顾念兮帮助苏悠悠按住这小家伙的身子,看着他哭的那个撕心裂肺的模样,也忍不住跟着哭泣。

    她也有孩子。

    想当初,聿宝宝和大花猫打了一架,摔下来的时候她也抱着那个孩子哭了好久。

    施安安呢?

    看着自己的孩子那么哭闹的样子,自然也是伤透了心。

    这也是顾念兮第一次看到,施安安红了眼眶的样儿。

    从来不会在其他人面前落泪的女强人,却因为自己的孩子红了眼。

    等到苏悠悠暂时将伤口清理干净之后,她赶紧问着:“悠悠,怎么样了?”

    “碎片我暂时取出来了。不过这边毕竟工具有限,不能实施缝合手术。”

    “皮特已经过来了,说是会到最近的医院,我们先带着孩子赶过去好了!”

    “嗯!”

    苏悠悠在医院或许见惯了这样的伤口,眼下最镇定的就数她了。

    一放下工具,她就赶紧将自己的棉外套脱下来,裹在孩子的身上,随后又赶紧抱着孩子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苏悠悠走了,顾念兮也赶紧收拾一下苏悠悠放在这边的包包和东西,赶紧跟了上去。

    至于施安安,在临走之前,她有看了骆妈妈一眼,道:“你回去告诉骆子阳,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骆氏和你们,都别想在这个国度混了!”

    丢下这话,施安安又赶紧收拾了儿子的外套还有自己的东西,急匆匆的跟上了顾念兮他们的步伐。

    而看着这一幕,骆妈妈呆愣了好久。

    不知道多久之后,她才从刚刚那个如同女王般的女人的架势中回过神来。

    那个女人刚刚说,要是那个孩子有什么事情的话,骆氏和他们都不用混了。

    这话的意思,这女人大有来头?

    虽然骆妈妈看不出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女人的身上有着不容别人抗拒的威严。这也让她无法怀疑她刚刚的那一番话。

    可眼下,若是这个女人没有说大话的话,那子阳的骆氏就有危险了。

    不好,她还是要赶紧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孩子才可以!

    想到这,骆妈妈也赶紧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匆匆的离开了火锅店。

    而本来热闹非凡的火锅店,也因为刚刚的这一波人的离开,安静了不少……

    ——分割线——

    “伤口缝合了七针!”

    皮特在给孩子做完了缝合手术出来之后,摘下口罩这么跟施安安说。

    听到这话,顾念兮也顿时倒抽了一股子冷气。

    七针!

    这对于一个两周岁不到的孩子来说,是个多大的口子?

    “那孩子呢,孩子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施安安追问着。

    “还好消毒处理的及时,暂时没有感染现象。不过最好还是住院观察几天。”说这话的时候,皮特向着苏悠悠点头。

    他知道,刚刚是她给孩子消毒和取出瓷器碎片的。

    为此,他对苏悠悠抱着感激之情。

    “这两天,记得给孩子做一些清淡的食物,也别让伤口接触到水。”

    皮特和苏悠悠道谢完,又看向施安安这么说。

    “那就好。吓死我了……”到现在,施安安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老实说,这和她一贯的女强人形象有些不符合。

    “这当然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老爷子刚刚知道小少爷受伤了,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我已经让人去通知谈少也跟着过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皮特若有似无的看了顾念兮一眼。

    那意思像是在告诉施安安,最麻烦的现在不是施安安和孩子,而是她顾念兮。

    当下,顾念兮也看到了皮特的眼神,顿时觉得情况不大妙。

    不然,皮特估计也不会自作主张的让人通知谈逸泽了!

    “你说外公知道了这事儿?”

    “嗯,刚刚我正在给老爷子量血压,你电话就进来了!”

    皮特不愧是当医生的,不管面对什么事情,都是这样的波澜不惊。

    就算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也平淡的像是正和别人在聊着今天的天气。

    “谈少那边怎么说?他要过来了吗?”施安安此时也担忧的看向了顾念兮,然后问皮特。

    “他那边没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谈逸泽通常都比较付出实际行动。

    跟在他的身边几年,皮特也多少知道那个男人的性格。

    估计这会儿,这个男人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

    “念兮,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施安安看了一下孩子之后,又回到了顾念兮的身边。“要不,你先回家?”

    其实,施安安也知道她外公的德行。

    只要他针对一个人的时候,不管逮到什么事情他都会降罪于人。

    而现在,外公貌似很不喜欢顾念兮。

    若是这会儿让他看到顾念兮在这边的话,那他估计……

    想到这,施安安有些担心。

    “没事,我等孩子醒来再走吧!”

    其实,顾念兮的看法就是,这施老爷子要是真的想要针对她的话,不管她躲到天涯海角,他都能将她挖出来。

    既然这样,那她何必躲起来呢?

    反正到最后都要和施老爷子对上,她顾念兮也不想躲躲藏藏的。

    “可是念兮……”

    施安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步伐声。

    紧随而至的,还有那个男人的声响:“兮兮……”

    顾念兮还没有回过神,就被卷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那个宽阔的胸膛,让她莫名的安心。

    只不过,有安全感只是她一个人。

    此刻,顾念兮听到这个男人的心跳声,貌似比寻常快了几倍。

    或是是因为赶过来有些着急,也或许是因为过分担心她,总之他的心跳声貌似比寻常快了。

    “老公……”

    窝在这个男人的怀中,顾念兮轻轻的蹭着,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只是,那个男人在她还没有感受够他的怀抱之时,就将他推开了。此刻,他抓着她的肩头,关切的问着:“怎么这么多血?兮兮,哪儿受伤了?”

    原来,他是闻到她身上的血腥味,又看到了她身上的血迹,以为她受伤了。

    “老公,不是我的血。是安安姐的孩子的血!他受伤了,小手上开了个大口子。”顾念兮解释着。

    而谈逸泽却不相信似的,还抓着顾念兮上下打量了很久。

    在确定顾念兮真的没有受伤之后,这男人才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就好!”

    说完,他又将顾念兮搂进自己的怀中了。

    施安安见到谈少一副只有自己的老婆没事,其他的人的死活和他无关的表情,有些不爽。

    但打破这个和谐画面的,却不是施安安。

    而是,那个才刚刚到达的人。

    “小楠楠在哪儿……”

    别看施老爷子很刻板,但对于他的金孙们,却是溺爱的很。

    尤其是施安安这三个孩子中的老大施楠,最得施老爷子欢喜。

    一听到这个孩子受伤,施老爷子哪还能在家里坐得住?

    当下,他便命人准备了车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当然,考虑到他年纪大了,司机自然是不可能跟皮特的车子开的一样快。

    这也导致,他来的有些晚。

    “外公……”

    “外公……”

    “外公……”

    见到这个风尘仆仆赶来的老人,他们三个人同时出声。

    而苏悠悠呢,此时被这个人的出现忽悠的傻乎乎的。

    为啥?

    苏悠悠是见过像是凌二爷那样骚包逼人的,又见过谈少那样霸气侧露的,但像是施老爷子这样,又霸气又骚包的,苏悠悠还真的没有见到过。

    当下,她都看的有些傻了眼了。

    尤其是看到这个老爷子的身边还跟着那么一大群保镖,苏小妞简直崇拜的五体投地。

    她发誓,有朝一日她苏悠悠也要弄个这样霸气侧露的保镖群,然后走出去,看到谁不爽就揍谁!就像骆妈妈刚刚那样,她肯定让人揍的她挂在树枝上!

    吼吼……

    “小楠楠呢?”

    “在这边!”

    在皮特的带领下,施老爷子跟着他身边的保镖,就一阵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而直到这老爷子离开的时候,顾念兮谈逸泽还有施安安都没有回过神来。

    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施老爷子现在竟然连收拾顾念兮的心情都没有,直接就朝着小楠楠走去了。

    而到最后才回过神来的苏小妞,才战战兢兢的问着顾念兮:“兮丫头,你说刚才那个骚逼是谁!”

    骚逼,其实是苏小妞对施老爷子的简称。

    就是骚气又霸气逼人!

    但也不是谁人都清楚苏小妞有个简称的爱好,听到苏小妞的那一番话,施安安和谈逸泽的脸迅速的往下沉。

    一副,要给她苏悠悠好看的样子。

    看着这幅情形,苏小妞赶紧为自己解释着:“我是说刚刚那个老帅哥是谁!”

    “那是我外公!”

    谈逸泽介绍着。

    而当下,抱着狗腿心态的苏小妞赶紧说着:“原来是谈少的外公,怪不得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看着苏小妞谄媚的奉承,谈逸泽这才赏了她一个算你识货的眼神……

    ——分割线——

    “小阳小阳!”

    这天,骆子阳才刚刚从骆氏大厦回到别墅的时候,就见到母亲急急忙忙的迎了出来。

    看到自己的老妈这副德行,骆子阳很是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妈,我跟你说,我现在不想相亲,您最好不要再给我介绍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了!”

    骆子阳将公文包放在一边,就砸冰箱里找了一瓶水,咕噜噜的喝了之后才这么跟自己的母亲说。

    自从前一阵子,从他的公文包里发现了那一份dnA亲子鉴定之后,骆妈妈每天都在追问着那个和他有血脉关系的孩子是谁,还有给他介绍女人的生活中度过。

    最开始的时候,骆子阳还会应付式的跟骆妈妈说几句话,要不然就是去见见她介绍的那群女人。

    可随着次数多了,骆子阳也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继而,他现在也开始敷衍骆妈妈。

    只要骆妈妈问起关于那个孩子的事情,他就跟她说自己忙,有时候连一个星期没回来一次。

    要是骆妈妈给他介绍女人,他连见面都不回去。

    这样的生活,他真的已经厌倦了。

    他现在最想回到的,就是当初和苏悠悠两个人无忧无虑住在这个别墅里的日子……

    “不是不是,妈这次真的没有想要给你介绍女人!”

    骆妈妈说。

    “不是介绍女人,又是什么事情?”

    骆子阳喝完了水,又落座在沙发上。

    将自己的整个身子,深深的陷入沙发里。

    貌似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暂时忘记生活的艰辛。

    而骆妈妈锲而不舍。

    从冰箱那一块,跟着走到了沙发边上。

    “小阳,我今天碰到悠悠他们几个了!”

    说这话的时候,骆妈妈还仔细的观察这骆子阳的神态。

    不出预料,她果然从骆子阳的脸上捕捉到一抹诧异。

    “悠悠他们几个?”

    “嗯,就是苏悠悠和顾念兮,啊对了,还有一个不认识的……”

    骆妈妈说这话的时候,还煞有介事的打量了一下身边的男子,继而道:“不过我听他们好像叫她安安……”

    其实,一直到骆妈妈没有说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安安之前,骆子阳的脸色还算是平常的。

    但在她说出那个女人叫做施安安,骆子阳明显的僵住。甚至,连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事实上,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骆妈妈也没有感到多意外。

    她觉得,估计那个女人真的挺有身份。

    不然,她刚才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为啥那么有架势。

    只是,本来最近话不多的骆子阳,却因为她的这句话而主动有了追求:“你说你碰到安安……安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事实上,这次骆妈妈到这边,发现骆子阳真的变了很多。

    以前,他的话不多。

    现在,他的话越是不多了。

    “我是碰到他们了。而且还闹得有些不愉快!”

    事实上,要是没有刚刚那个叫做安安的女人最后放的那一番话的话,骆妈妈是不想和骆子阳说这一些事儿。

    因为她知道,骆子阳不喜欢她时不时打扰苏悠悠的生活。

    上次在知道她竟然拿着dnA检查报告去苏悠悠那边闹事之后,骆子阳还和她发了一顿火。

    所以,骆妈妈也清楚,若是将今儿个的事情主动跟骆子阳说了,没准还会让这孩子又发脾气,造成母子间的不愉快。

    无奈的是,那个女人离开的时候那种太过于坚定的眼神,让骆妈妈很是惶恐。

    她觉得,若是不提醒一下骆子阳的话,骆氏集团真的有可能保不住。

    “你和他们闹了不愉快?妈妈,我不是说过么?没事不要去找悠悠,也不要去招惹兮丫头。他们现在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你这么去介入是不对的!”

    说到这的时候,骆子阳又说了:“好了好了,如果就为了这事儿,您也无需要太过担心了。兮丫头和悠悠都是旧识,您也知道他们不是不讲理的人。我待会儿跟他们打电话道声歉,这事情也就算过去了。但您要记住,以后千万别要再给我去没事找事了!”

    对于骆妈妈屡次找苏悠悠的麻烦,骆子阳也是感到厌烦的。

    但没有办法,谁让她是自己的母亲?

    骆子阳真的没有办法做的太绝。

    他只能努力的劝说着。

    事情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

    可骆妈妈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跟骆子阳说了:“子阳,其实这次招惹的还不止是悠悠和念兮丫头!”

    “妈,那您还做什么事儿?”

    骆子阳呈现出不耐烦的状态。

    是的,他不耐烦了。

    若不是因为这人是自己的母亲的话,骆子阳真的很想揍人。

    成天没事找事的,他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现在还要每天都跟在她的身后为她犯的事儿擦屁股!

    “就是那个安安……”

    “什么?”

    这一次,骆妈妈再度提起施安安的名字的时候,她很明显的察觉到,比起苏悠悠,这个安安的女人似乎更能引起儿子情绪的波动。

    每次她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之时,她都能明显的感觉到骆子阳的脸色变了又变。

    “那个……我刚刚和这边刚认识的几个朋友到这附近的火锅店吃饭,就看到他们三个人带着一个小孩在吃饭。我只能跟你保证,那个孩子我真的不是有意推的……”

    骆妈妈说着,还极力的为自己做辩解。

    而听到她这一番话的骆子阳,瞬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妈妈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孩子?

    难不成,她推了孩子?

    对了,顾念兮施安安还有苏悠悠,现在他们都晋升为母亲级别的。

    他们三个都有了自己的宝宝。

    若是推了顾念兮的孩子,要是真的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谈少肯定会将母亲挫骨扬灰的。

    当然,推了苏悠悠的孩子,凌二爷估计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至于施安安……

    不管施安安会不会对母亲作出什么事情来,骆子阳感觉,要是孩子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最先过不了的就是自己的这关。

    因为那孩子……

    那孩子可是他的亲骨肉……

    就算施安安一直都不肯承认,但那是谁都否认不了的事实。

    “妈妈,你推的是谁的孩子?还有,那个孩子到底有没有怎么样?”

    骆子阳急切的抓着骆妈妈的手臂问着。

    “孩子有没有怎么样!您快说啊。”

    “你别晃我!我现在不就跟你说么?”骆妈妈这才开始说着:“其实,那个孩子有没有怎么样我是不清楚,不过当时他的手扎进了摔碎的瓷碗片,血流了很多!对了,当时苏悠悠那丫头还在那儿,她帮着将孩子清理了伤口,最后他们将孩子送到医院了!我想,有专业的医生在的话,那样的伤口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骆妈妈自顾自的说着。

    其实,除了想要提醒一下骆子阳注意那些女人的动向,免得骆氏集团被下手之外,骆妈妈还想要先帮着自己洗清罪名,省得到时候他们几个丫头联名到骆子阳那边告状的话,到时候她就理亏了。

    可他没有想到,就算自己这么跟骆子阳解释着,骆子阳还是追问着:“那是谁的孩子!”

    听到骆子阳的追问,骆妈妈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那是个男孩,应该不是苏悠悠的孩子。当时,顾念兮抱着他,在哭……”

    会不会是顾念兮的孩子?

    骆子阳捏了一把汗。

    除了有些担心,要是顾念兮的孩子受伤,妈妈还让顾念兮哭了,到时候谈少追究起来,恐怕他们也脱不了关系之外。骆子阳其实更担心,那是自己的孩子……

    是的,原谅他自私。

    天底下,那个当家长的愿意是自家孩子受伤?

    就算怕谈少怪罪,但骆子阳宁愿能自己承担,也不愿牵连到自己的孩子。

    可他却听到自己的母亲回忆了一番之后,就这么说着:“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应该是那个叫做安安的女人的孩子。因为我记得,她当时抱着那个孩子的时候,自称是妈妈!”

    “什么……”

    这话,让骆子阳明显的一僵。

    这么说,那个让母亲推到的孩子,就是施安安的孩子。

    换句话说,那就是他的亲骨肉。

    “妈,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

    听到骆妈妈的那句话,骆子阳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朝着骆妈妈叫器着。

    而这一刻,骆妈妈也明显愣住了。

    因为,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骆子阳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了。

    除了那个时候她故意到苏小妞的办公室闹了那一次,让她发了那么大的火气。这阵子,骆子阳就像是个半死不活的人似的。

    可今儿个,骆子阳又发火了。

    而且,这一次他的火气似乎比之前还要旺。

    骆妈妈感觉,这样朝着自己叫器的孩子,仿佛在失控的边缘。

    那双眼眸,充斥着可怕的猩红血丝。

    任谁一看,都仿佛见到了一个怪物。

    “子阳,你怎么了?”

    “子阳,你不要吓妈妈!”

    不管什么时候,在一个母亲的眼里,都是自己的孩子最为重要。

    看着骆子阳的异样,骆妈妈怎么还可能记得了其他的事情。

    当下,她只顾着抓着骆子阳的手,叫器着:“子阳,你不要这样!”

    可当骆妈妈还没有从这个孩子的异常的惊吓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本来还坐在他身边的男子,突然跟一阵风似的朝着门外跑了。

    这下,可怕骆妈妈急坏了。

    “子阳,你这是要上哪儿去了?”

    “子阳,你给我回来!”

    骆妈妈追出去的时候,骆子阳已经钻进了车内。

    眼看着,他就要发动引擎了。

    骆妈妈突然跑过去,挡在了车子的前方,朝着骆子阳叫器着:“子阳,你听妈妈说,他们已经不在那家火锅店了!”

    “子阳,你冷静一下……”

    只是,车内的男子显然已经没有理智。

    他将车子倒退了一下之后,就迅速的朝着远离骆妈妈的方向驶去。

    很快,这车子就消失在骆妈妈的视野里。

    当下,追不上的骆妈妈只能在原地又急又无奈的哭着……

    “子阳,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子阳,你跟妈妈说,妈妈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子阳……”

    只是,不管她怎么问,那个男人已经走了,没有人能回答她……

    ——分割线——

    “嘿嘿,老帅哥我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有这么多好吃的糕点?”医院内的某家特级病房里,苏小妞坐在沙发上,笑的两个眼珠子变成了月牙形。

    而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她的手还不断的拿着糕点往自己的嘴巴里塞。

    看着苏小妞的那个德行,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他人的嘴角抽成了羊癫疯状态。

    好吧,在苏小妞眼里,现在这个老男人不只是威武霸气,走路有那么多人紧随保护之外,那些跟在他身边,随时将新鲜糕点送上的人,更是让苏小妞觉得崇拜。

    这下,苏小妞看着施老爷子的眼眸,已经变成了星星眼。

    “想吃这东西有什么难的?你要想吃,尽管找我就是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不怎么喜欢顾念兮的施老爷子却和苏小妞一见如故。

    特别是看着她啃着那些糕点笑嘻嘻的时候,他对她也一副纵容状态。

    “真的吗?老帅哥,你还真大方!”

    也对。

    没什么人能拒绝得了一口一句“帅哥”的喊着。

    这一次,苏小妞还真的抱对了大腿。

    “苏悠悠,咱们应该回家了!小公主还在家里头等着咱们两呢!”

    凌二爷刚下班接到消息就过来了。

    虽然明知道,苏小妞和这老头子是没什么,可听着她一口一句“帅哥”的喊施老爷子,凌二爷还是照样打翻了醋坛子。

    但聪明如凌二爷,他不喜欢让人知道自己在争风吃醋。所以,他换了一种方式。

    “啊?那……好吧!”

    虽然有些舍不得这么好吃的糕点,但想到家里的小丫头还在等着他们,苏小妞只能起身。

    但临走的时候,苏小妞还是眼巴巴的瞅着那好吃的糕点。

    “你要是喜欢的话,这些都带走吧。”施老爷子说。

    这下,本来恋恋不舍的苏小妞,开始欢呼雀跃了。

    “老帅哥,你真够义气!你这个哥们,我苏悠悠交定了!”

    听着苏小妞为了几个糕点,这么嚷嚷着,顾念兮他们纷纷扭过头,表示自己和这货不认识啊不认识!

    而就在苏小妞开始将一个个精致的糕点往袋子里装的时候,外头传来了敲门声……

    ------题外话------

    团购火热进行中。

    现在加入团购活动的亲爱的,除了获赠精美海报书签之外,还有机会得到俺亲自挑选出的神秘小礼物,亲爱的还在等什么呢,团购群41891806,赶紧加入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