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52章 跟爷走vs孽畜

    “进来!”门口的敲门声,大家都听到了。但没有人,敢擅作主张。只有等到施老爷子亲口应承让人家进来的时候,门才从外面推了进来。

    “施老先生,外面有个人说是要找施安安小姐,还说,他是孩子的父亲!”

    推门而进的那个护士小姐,匆匆忙忙的说着。

    而这样的一番话,让这个病房里的人的脸色都微微变了样。

    特别是施安安。

    本来她还坐在孩子的床边,用毛巾给孩子擦脸。

    小家伙刚刚被送到医院之前,一直都哭着闹着。小脸蛋有些脏兮兮的,还带着血渍。

    其实,要是换成是以前,这些事情施安安肯定都是交代给家里的佣人做。

    可今天,她却出奇的耐心,为病床上的小孩子擦拭着脸蛋。

    但因为小护士闯进来说的这一番话,施安安手上的动作一顿。

    孩子的父亲……

    那个男人说,他是孩子的父亲?

    这么说,他还是知道了。

    并且,他还打算来找孩子了是么?

    可她需要他的时候,这个男人是怎么做的?

    每次她需要他的时候,都不见人影。

    就连他们的孩子,被他妈欺负的时候,他又在什么地方?

    可现在,他又到这里来做什么?

    送上水果和鲜花,并且表示诚挚的问候,最后的目的其实是向他的母亲犯下的错求情么?

    无疑,当听到那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施安安的脑子里闪现的只有这些。

    眼下,骆子阳的信誉在她施安安的世界里已经分文不值。

    所以,微愣过后,女人又开始忙活着自己手上的活儿……

    而相比较其他人的呆愣,顾念兮则担忧的看向苏悠悠!

    这些年,其实她最清楚骆子阳和苏悠悠的感情。

    虽然那些青葱岁月里,骆子阳并没有表露出来。但他对苏悠悠的好,大家都有目共睹。

    事实上,如果不是出了施安安的事情的话,顾念兮会更支持苏悠悠和他在一起。

    毕竟,二狗子那么多年的感情,顾念兮也是见证者。

    可惜,往事不堪回首。

    现在顾念兮担心的,就是骆子阳的出现,会不会给苏悠悠带来什么痛苦。

    你想想,当初骆子阳也算是和苏悠悠正式开始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苏悠悠是真的想要跟他好的。可他却背叛了苏悠悠,给了苏悠悠致命的打击。

    而今天骆妈妈闹腾出来的这一出戏,更是让骆子阳和施安安这对苟且男女可能在苏悠悠的面前齐齐亮相。

    顾念兮担心,这会让苏悠悠不好受。

    当相比较之下,某个人比她顾念兮更为担心苏悠悠。

    那个人,就是苏悠悠!

    从听到护士小姐的话之后,这个男人就跟如临大敌似的。

    他的那双桃花眼,不断的搜刮着苏小妞眼里的神色不说。

    见到苏悠悠想要出去,他更是上前试图阻止苏悠悠。

    不过比起他们这群人,苏悠悠算是神情最为淡定的。

    从听到护士小姐的话之后,苏悠悠只是抬头看了一下门口的位置。

    这之后,她又将实现落在自己面前的糕点上。

    趁着施老爷子不注意,她又偷偷的往里头装了好几个。

    只是,施老爷子真的不知道苏悠悠都在做什么吗?

    不!

    按照谈逸泽对施老爷子的了解,刚刚护士小姐的一番话下来,施老爷子早已将整个房间里所有人的神情都纳入眼底。可苏小妞这货浑然不自知,仍旧努力的将糕点放进袋子里。

    而被凌二爷一拉住手,弄得不能将糕点放进去,苏小妞有些炸毛:“你干嘛?”

    “苏小妞,那个……我们回家吧!”

    凌二爷清了下嗓子,就这么多苏小妞说。

    而听这个男人说,苏小妞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没事,等过会儿我就回去!”

    “悠悠,要不我们现在就走,我请你去吃大餐?”凌二爷貌似真的很不愿意让苏悠悠直接碰上骆子阳。

    这不,人家骆子阳还没有进来呢!

    凌二爷就着急着要带苏悠悠离开。

    “你刚刚不是说要回家看小小妞的么?怎么现在又要去吃大餐了?”

    听着苏小妞的问话,凌二爷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着急,竟然忘记自己的话前后矛盾。

    “那个……”

    当下,凌二爷有些尴尬的抓着脑袋。

    而就在这个时候,施老爷子开了口!

    “就是那个孽畜?”

    此时,施老爷子转身看向施安安。

    这话,很明显是问施安安的。

    只是没有人会想到,施老爷子会用“孽畜”二字,称呼骆子阳。

    “嗯,应该是他……”

    施安安说这话的时候,不敢看向施老爷子。

    “你怎么那么肯定是他?”

    施老爷子又问。

    而这下,施安安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因为将施楠弄伤的是骆子阳的母亲。施安安料定了,那个急于推卸责任的女人一回家应该就跟骆子阳说了。骆子阳这也才赶了过来。

    但施安安清楚施老爷子的脾气。

    从小到大她虽然没有父亲,但施老爷子从来不会让她吃亏。

    要是真的被他知道,骆子阳的母亲伤害了她的孩子和她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是施安安刻意想要保护那个男人,而是她不想弄出更多的事儿,特别是和那个男人有关的牵扯。

    “……”

    没等到施安安的作答,施老爷子的眸色微微一变。

    继而,他看向了站在门口的那个人儿,道:“你去告诉他,我们小楠楠会有父亲,但那个人绝对不是他!”

    这一句话,让这个病房里的人微微一震。

    而施安安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好的。我马上去回复!”

    护士小姐很快就离开了。

    而再度恢复平静的病房,气氛却有些尴尬。

    这些人中,现在最轻松的恐怕是凌二爷了。

    本来他还担心这骆子阳进来,会让他和苏悠悠碰了面。

    现在,施老爷子的一句话,让骆子阳没有进入这个房间的可能,也让他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分割线——

    “怎么样,我可以进去了吧?”

    这边,是刚刚才赶到医院的骆子阳。

    其实,要在这么大的医院,找出一个人来真的不简单。

    还好施家人的排场够大,他们刚刚一到这边,就在这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自然也让许多人记住了他们。而骆子阳,也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他们所在的病房。

    只不过,当骆子阳直接朝着病房那边走去的时候,就被人拦了下来。

    据说,这是白金vip病人的特殊服务,能过滤一些不想见到的探望者。

    当护士小姐和骆子阳解释了一番的时候,骆子阳也乖乖的在这边等候。

    其实,他早料到,施安安是不会让他进入病房探望孩子。一方面,是施安安一直都不肯承认这孩子是他骆子阳的,另一方面,这次孩子会受伤,更是因为他骆子阳的母亲。

    虽然,骆子阳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被拒绝,可在听到护士小姐说:“对不起,施老先生说小楠楠会有父亲的,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您。所以,还是请您回去吧!”

    那一刻,骆子阳的心里还是缺失了一块儿。

    现在不只是施安安不肯承认他了,连她的外公也……

    光是想到这,骆子阳就有些难过。

    “我就进去一会儿,看看孩子怎么样了!”

    骆子阳苦苦哀求着。

    除了对孩子受伤有着一份愧疚感之外,他也很想看看,那个孩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不行,现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一刻,骆子阳真的恨透了这些摆出一副刻板的脸,口口声声要求着他遵守规矩的人。

    这算什么规矩?

    他要探望的是自己的孩子,又不是别人的。

    用得着他们这些人拦着么?

    这一刻,骆子阳突然越过了这个女人,径自朝着屋里走去。

    “先生?先生,你不可以这样!”

    “先生……”

    护士小姐贱骆子阳朝着病房那边走了过去,自然也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她也赶紧跟了过去,想要拉住骆子阳的手。

    无奈的是,一个女人的力气怎么是男人的对手?

    三两下,男人就解决了缠在身边的人,继续朝前走。

    直到到达病房门口的时候,骆子阳才被人拦截了下来。

    “很抱歉,没有施老先生的准许,你没有资格进入病房!”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面无表情的男人将他拦住之后,这么告诉他。

    “我是看我的孩子,为什么要经过别人的准许?”

    骆子阳说完,便不打算理会这人,继续朝前走。

    可这人,却如同磐石一样,挡在病房门口。

    “让开!”

    “……”

    那人没有回答,但他连动弹一分一毫都没有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

    “你不让,是不是?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其实,骆子阳也看得出,面前的人是个练家子。

    这个时候和人家硬碰硬,自己是讨苦头吃。

    但为了见到那个孩子,他算是拼尽了全力。

    那人见到骆子阳还在自己的身边叫器着,也资直接挥出了拳头。

    事实上,骆子阳也不差。他是跆拳道黑带,所以在和黑衣人的较量中,他顶住的时间算是长的。

    但他已经很久没有练过,和这寻常以打斗保护人的保镖自然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阵子下来,骆子阳已经挨了好几个拳头。

    更还有一个,直接砸在了他的脸颊上,让他的嘴角都出了血。

    “放开我,我要进去!”

    他在叫器中,又往那人飞扑了过去。

    只是这一次,黑衣人已经耗尽了骆子阳的体力。

    没多久,骆子阳就连续挨了几个拳头之后,被放倒在地上。

    “嘶……”当他正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病房门突然从里头打开了。

    骆子阳勉强睁开双眼的时候,就看到一双高跟鞋一下下的朝着他这边走来。

    再往上看去,骆子阳看到了施安安面无表情的脸。

    当下,骆子阳觉得自己有些丢人。

    不管身体有多么的难受,还是撑着起来了。并且,他还用袖口擦拭自己嘴角渗出的猩红,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狼狈。

    “安安……”

    骆子阳其实还以为,施安安走出来,估计是有什么话想要跟他说。

    但让他失望的是,施安安在走出来之后,落脚点却不是他骆子阳的面前,而是刚刚将他揍了个半死的黑衣人。

    “安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

    那人见到施安安,和刚刚对着他的那副凶神恶煞样儿,判若两人。

    而对于别人的俯首称臣,施安安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冷漠道:“让他进去吧!”

    “可是安小姐,这是老爷子的吩咐……”

    那人听到这话之后,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而骆子阳却有些案子窃喜。

    “这也是刚刚外公的吩咐!好了,没事的话你先去休息吧!”

    交代完这一声之后,施安安甚至连跟骆子阳说上一句话都没有,就直接朝着屋子里头走去了。

    见状,骆子阳也管不了那么多,大步跟上。

    ——分割线——

    其实,那一天骆子阳进入病房之后,到底施老爷子都跟他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因为在他进去的时候,施老爷子就直接让他们在病房里的其余人都出去了。

    病房内,只有受伤还在昏睡中的小楠楠,还有施老爷子,以及骆子阳。

    没人知道,在病房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清楚的只有,在那一天之后,骆子阳颓废了好一阵子……

    而苏悠悠也知道这件事情。

    虽然,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缺心眼的大声说笑,更气的人差一点直接用口水淹死她,但凌二爷总有些不放心,一直都想打探着什么。

    “苏小妞,你说小爷帅么?”

    这一天,苏小妞哄完了小小妞睡了觉,正收拾着打算去医院。

    近两天,她就要回到原来的那家医院上班了。所以这段时间,她都在忙着处理一些手续。

    其实,前段时间很多医院都对她抛出了橄榄枝,尤其是国外的那些医院,那年薪和休假,都让苏小妞蠢蠢欲动的。

    但最终,苏小妞还是选择了留在这里。

    因为,她苏悠悠的根还在这里。

    虽然这边的报酬不及国外的多,可还是有那么些让人开心的事情。

    你看看,那些以前她苏悠悠的老主顾,最近听说她要回来上班,纷纷表示想要继续在她苏悠悠这边治疗和检查。这不,她都还没有正式上班,预约的检查已经到了明年下半年……

    上班之前,她仍旧喜欢画上浓浓的妆,将自己妆点的光鲜亮丽又抢眼。然后,又穿上红如火的长款风衣,搭配浅蓝色的铅笔裤,让她看起来精明又能干。

    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又将她的腿修饰的比例匀称。

    总之,今儿个的苏小妞,不用聚光灯打在身上,也会发光发亮的那种。

    可凌二爷却没有心思多看苏小妞几眼,因为他眼下也有忙活的东西。

    当苏小妞妆点完自己,朝着凌二爷看去的时候才发现,当她正忙着化妆的时候,这个男人也正忙着搭配衣服。

    这不,他们的大床上显然已经成了临时的衣物展示场所,各色名牌西服都在上头显摆着。

    而在那一大堆衣服中,凌二爷挑中的是暗红色的西服外套,搭配黑色的衬衣。下身又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裤。

    总得来说,色调算是不错。

    如果没有他领口上,打着的那个骚包的红色领结的话,那整体的装扮还算不错。

    特别是站在她苏悠悠的身边,就让人感觉是天生一对。

    而这位爷,更是在苏小妞看着他的时候,可以的先摆着撩人的姿势。

    “苏小妞,快点说说,我这一身怎么样?”

    见苏小妞迟迟没有开口说话,凌二爷在催促的同时,还赶紧扯了下自己的领结,让自己看起来更端庄一些。

    其实,凌二爷对自己的信心还不错。

    凭他这一身好皮囊,穿着乞丐衣服都掩饰不住王子气息。更不用说,今儿个穿上了自个儿精挑细选的服装了。

    但凌二爷还是想要得到苏小妞的亲口承认。

    无奈的是,苏小妞在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之后,只丢出这么两个字:“骚气!”

    你想想,一个大老爷们的要去上个班,跟个娘们似的霸占了衣柜前的大镜子那么久,又是喷雾又是发蜡的弄,这不是骚气是什么?

    “苏小妞,你看清楚了没有?我真怀疑,你今天的眼睛长内裤里了!”凌二爷向来喜欢被追捧。

    这一旦没人追捧他,他立马变成了毁谤。

    “你他妈的眼睛才长裤裆里。你说说你不就是去上个班么?至于收拾了半个世纪!”

    “苏小妞,我就用了两个钟!没有半个世纪。”为了不迟到,今天他还特意早起了好几个小时。

    “是,没有半个世纪。那你倒是说说,你弄成这幅德行,是要干嘛去?”

    “上班呐!”

    凌二爷无辜的说着。

    “上个班你都要这样骚?你到是给我说说看,你上班的地方有多少女人,不对!还有多少的男人!”

    好吧,在苏小妞看来,眼下凌二爷就像是个双插头了!

    一听到苏小妞如此质问自己,凌二爷表示自己很无辜:“苏小妞,我就是想要给人留下个好印象。”

    “再说,你不也一样的骚!”最后的这句话,凌二爷盯着苏小妞那一身衣服。

    “这能一样吗?我是女人!”苏小妞强调着。

    可某位爷一听,直接翻了白眼,冲苏小妞嚷嚷着:“女人就能骚,男人就不能骚么?爷告诉你,爷今天还真的骚定了!”

    “那你要骚就自个儿骚个够吧,千万别把外面的骚气给带回家就行了!好了,我赶时间,你自个儿在这里慢慢挑衣服,慢慢接着骚!”看着拽得二五八万的男子,苏小妞一把拽起了自己的包包,就准备离开。

    而这下,凌二爷急了眼。

    “苏小妞,等等我!”

    他凌二爷骚来骚去,其实还不就为了让苏小妞多看自己一眼么?

    事实上,自从那一天骆子阳出现之后,凌二爷就一直担心苏小妞会不会又对那个小年轻动什么心思。更担心,苏小妞可是个外面协会的。

    自己本来就比骆子阳年长好几岁,要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不好好的保养,到时候年老色衰苏小妞肯定是向着那个小年轻了。

    所以,这连日里,凌二爷已经买了不下十罐面膜,白来套衣服。就为了不变成糟糠之夫。

    当然,这些凌二爷暂时还没有被苏小妞发现。

    “又怎么了?我今天还要去乐悠服装那一边!”

    苏小妞再度被拉住,有些毛躁了。

    “苏小妞,你就夸夸我不行么?”虽然是自己求来的,有些敷衍的嫌疑,可凌二爷还是苦苦哀求着。

    “你到底怎么了?发骚了?”嘴上使坏,但苏小妞还是伸手探向凌二爷的额头。

    “苏小妞,我没发烧!”

    “没发烧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个……其实我就是想要问问你,你那天看到骆子阳之后,有什么想法没?”

    纠结了那么久,凌二爷总算是开了口。

    如果这个时候你仔细看的话,还会察觉到二爷脸上已经蔓延到了耳根上的红。

    “你该不会折腾了一大早上,就为了问我这一句话吧?”

    “……”凌二爷没有作答,但有些别扭的别开的脸,已经说明了某个事实。

    “呵呵……”

    好吧,想看这骚包凌二爷闹别扭,还真的是难。

    而苏小妞今儿个竟然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出,这下都笑的快要直不起腰来了。

    “苏小妞,你继续笑试试!我待会儿就……”

    “就怎么样?”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小妞打断了。

    “……”

    他又没有作答。

    但他的脸上,还是明显的摆着“不甘”两个字。

    最终,苏小妞只能开口问着:“你说,我现在要是对他还有点念想的话,你会不会放我走?”

    她知道,以这个骚包的性格,今儿个要是不说清楚的话,她苏悠悠今天别想去上班了。

    “苏悠悠,你想死啊!你竟然敢当着爷的面,说你对他还有念想!”

    “别给我唧唧歪歪,回答我的问题!”没有理会那个男人的叫器,苏小妞一伸手就将男人的红色领结给扯开,丢在别处。

    这玩意儿,怎么看怎么的别扭,跟狗儿似的。

    “那个……我们都已经要结婚了。婚礼就要进行了,苏小妞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在这个时候敢想着要离开的话,我就打断你的腿!”好吧,就算一辈子都再也得不到她苏悠悠的爱,他也要画地为牢,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他凌宸已经不能没有苏悠悠了。

    凌二爷愤然的一句话,却没有让这个女人发火。

    相反,他的腰身上突然被她的手缠住了。

    那一刻,眼眸里还带着怒火的男人,有些微愣。

    “苏小妞……”

    老实说,苏悠悠这次回到他凌二爷的身边,虽然他们也有过无数次的亲昵举动。

    但像是今天这样,苏悠悠主动过来拥抱他的次数,真的是少之又少。

    而凌二爷也没有忘记,前一刻的自己还用犀利的言辞和苏悠悠叫器着呢!

    下一秒,她竟然就抱住了他……

    “凌二,这个答案不是一直在你的心里么?所以不管我有没有念想,这已经不重要了!”

    苏悠悠将整个脑袋埋首在他的胸前,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苏小妞的眼眸都被她的刘海挡住了,他看不清她的脸。

    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女人的嗓音变得有些莫名的哑。

    这一点,也深深牵动了她的心……

    “苏小妞……”

    看着如同小鸟儿一样,依偎在他怀中的苏小妞,凌二爷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融化了。

    其实,他想要说出什么肉麻的话,来感动一下苏小妞,好让她的心里只有自己。

    为此,前段时间他还让六子特意在网上搜刮了一番。像是什么“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菊花我是瓜”,“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之类酸溜溜的语句,眼下都在凌二爷的脑子里闪现。

    可凌二爷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他凌二爷喜欢的,是爱了就直接上床翻腾。只有翻腾过后,才知道是不是真爱。不然,过多的口水话也是徒劳。

    最终,这美好的气氛下,凌二爷还是要浪费了六子查到的那些东西。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听到怀中的女人用沙哑的声音说着:“凌二,一辈子的时间其实并不长。我现在也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自己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走过这一生就行了。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我也不想理。”

    听着苏小妞的那些话,凌二爷那双桃花眼里,突然涌现了浓浓的笑意……

    苏小妞,原来你还是喜欢着我,对吧?

    但事实证明,凌二爷果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货。

    在听到苏小妞那么煽情的说了这些之后,这货竟然丢出了这么一句:“没错没错,这才是我的苏小妞。坚定不移的跟着你二爷的裤裆走,就对了!”

    靠,说的她苏悠悠像是有多么重口味似的!

    当下,苏小妞一下子将这货推开了,拿着包包就朝着外面走去。

    边走,苏小妞还边发誓:妹的!这一辈子,她再也不跟这骚包说这些了。

    而听了苏小妞的话,开始荡漾不已的凌二爷,却在后头喊着:“苏小妞,等等我!你二爷还没有走呢,你怎么能先走呢!”

    “……”此刻,苏小妞已经拽紧了包包,打算将此变成一把利刃,直接往凌二爷那*的脑袋上砸去,看看他能不能开窍一点。

    但凌二爷接着出口的一句话,让苏小妞打消了所有的念想。

    凌二爷追上来,是这么问的:“苏小妞,你答应过给我的独家限量版的内内,什么时候能给我?”

    这下,苏小妞石化了。

    因为,她早就将这事情给忘了……

    ——分割线——

    “兮兮?”

    “宝宝,你妈妈上哪儿去了?”

    这一天,谈少一到家,聿宝宝就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

    谈逸泽在楼下转悠了一圈,没有发现顾念兮的身影之后,就将挂在他的大腿上,随着他步伐的移动到处晃悠的聿宝宝给提起来,问着。

    只不过,回答他的并不是又坐在他的肩头上,笑的一脸春光灿烂的聿宝宝。而是,这会儿正在大厅里看着书,明儿个就要离开谈家大宅的秦可欢。

    “放心,你老婆还在楼上,没下来而已。你不用一进门,就一副担心她被人谋害了的样儿!”

    好吧,秦可欢说的话,难免有些吃味。

    毕竟在她面前的,是她暗恋了二十几年的男人。

    她不是块石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将当初那些记忆从自己的心底抹去?

    所以每次看着谈逸泽一回到家进门,第一个寻找的都是那个女人之时,她难免有些酸酸的。

    “谋害!”

    聿宝宝突然像是只小鹦鹉似的,重复着秦可欢刚刚的话。

    而一直都不在现场的顾念兮,这个时候也突然参合了进来:“宝宝,你刚刚说什么话呢?谁谋害了?”

    声音传来的时候,谈逸泽抬起头来。

    就看到,顾念兮刚刚洗完头,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答答的长发,一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而她开口问出的这一句话,也让在场另一个当事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当下,顾念兮也看穿了,刚刚那句话就是秦可欢说的。

    看着秦可欢的脸色,顾念兮便不再提起刚刚的那个话题。

    “老公,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早点回来,陪着你不好么?”谈少的柔声,让顾念兮的嘴角轻勾。

    当下,她还有些好奇的朝着秦可欢那一头张望了下,只见秦可欢的脸早已变成了菜色,她才心满意足的拉着谈逸泽上楼。

    “给我擦擦头发!”

    让聿宝宝一个人在那边玩积木,顾念兮就将自己手上的毛巾丢给了谈逸泽。

    后者接过了毛巾之后,没有说一个不字,直接就开始给女人服务起来。

    谈逸泽的动作很轻柔,不会拉扯到顾念兮的长发。

    如果是他们s区的部下看到这一幕的话,怕是会被眼前的景象吓坏。

    也对,在他们的印象中谈逸泽一直都是一个危险人物。

    通常,没有什么人敢轻易的得罪他。

    因为他们知道,得罪了这位爷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这样的谈逸泽,眼下却轻手轻脚的给顾念兮打理湿漉漉的长发。那小心翼翼的感觉,就像是眼前并不是人儿,而是一件精心雕刻的艺术品,稍一不慎,就会失去。

    “兮兮,最近我有可能又要出一次远门!”

    温情蜜意的时候,谈逸泽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

    老实说,每一次听到他要走的消息的时候,顾念兮心里都酸酸的,还很担心。

    可每一次,她却要强忍着泪水对他说:“没事,那你一个人出门在外要小心点,家里我会照看好的!”

    不出谈逸泽的预料,顾念兮这次也是这么和他说的。即便眼眶已经微红,她还是倔强的对着他笑。

    这样的顾念兮,让他很是心疼。

    其实,他也不想要离开她。

    可为了这个国度的其他人,他却不得不离开。

    每一次,总是为了其他人作出离开她的决定,谈逸泽真的觉得很内疚。

    可他,却还是不得不做。

    轻声叹息之后,谈逸泽是这么和他说的:“兮兮,这次我回来的话,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什么惊喜?”

    女人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忧伤中走出来,问出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也是闷闷不乐的。

    “都说是惊喜了,怎么能现在就说出来?这样一来,不就没有惊喜了么?”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将她的头发梳理的差不多了。

    将毛巾都在一边之后,他索性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脸颊,轻轻的蹭着这个女人的额头。

    “真的有惊喜,不是骗我的?”

    “你觉得,我有必要欺骗你么?”

    他谈逸泽,从来都不喜欢欺骗她。

    就算有,也只是出于无奈,和她的安全考虑。

    “该不会又是送我一个大戒指吧?我可跟你说,我顾念兮可以不要什么大戒指,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了!”

    听着顾念兮的一番话,谈逸泽唇角勾了勾:“知道了!”

    将她抱在怀中,闻着她刚刚沐浴过后的清新气息,谈逸泽有些蠢蠢欲动了。

    此时,他环在顾念兮腰身上的爪子,已经开始行动。

    他清楚,顾念兮回到家都不怎么穿里头那些复杂的东西,所以现在只要他的手下去的话,那肯定就能得逞了。

    顾念兮在他的爪子下,也没有多反抗。

    或许是因为听他说他又要离开了,这次又不知道要分开多久,顾念兮便想要纵容他一下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却调皮的叫了起来。

    “老公,我的手机响了!”

    “没事,等会儿再接吧!”

    “不行,没准有什么急事!”

    “那……好吧!你接,我继续!”男人的脑袋,仍旧蹭在她的肩头上,用他冒出的胡渣尖蹭着她。

    考虑到让谈逸泽这么继续作恶下去,到时候接电话可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顾念兮赶紧将谈逸泽推开了好些,说到:“不行,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等会儿我们再继续……”

    有了顾念兮后头的那一句承诺,谈少简直跟打了鸡血似的。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哦,我洗完了你就给我乖乖的躺下,不能中途喊不要!”

    其实,这谈大爷有时候还挺孩子气的。

    “知道了,你快去吧!”

    “好叻,我马上就去!”

    跟一阵风似的,谈逸泽就去衣柜找了衣服,然后就迅速的消失在浴室门口。

    看着这火急火燎的男人,顾念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接通电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机突然没电了。

    “老公,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用你的打电话给韩子?”

    刚刚的电话是韩子拨进来来,顾念兮担心他有什么急事要跟自己说,所以也急着给他拨打回去。免得这韩子到时候发现她的手机打不通了,在那边急的跳脚。

    “我放在上衣的口袋里,还没有拿出来。你自己去拿吧!”

    那一把,是他谈逸泽私人的手机。

    要是在s区里,他通常用的都是s区发放的那种连摄像功能都没有的手机。

    “好的!”

    顾念兮急匆匆的在谈逸泽的上衣里翻找出了手机,正按下了韩子的号码,打算给他拨过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上一次跟周先生说过的事儿。

    要是早知道跟谈逸泽那把手机这么简单的话,那她那一天晚上也不用跟谈逸泽磨了那么久,是不是?

    此刻,顾念兮没有继续往韩子那边拨电话,而是点开了谈少的手机图库。

    要知道,能这么心安理得的使用谈少的手机的机会,可不是天天有的。

    所以,趁着谈逸泽还没有洗完澡,顾念兮还是决定先找找有没有周先生要的东西。

    等找完之后,再给韩子打电话也不迟。

    打定这个主意之后,顾念兮就开始在谈逸泽的手机图库里寻找一些东西。

    最先进入顾念兮眼帘的,其实就是那一次她和谈逸泽,以及聿宝宝都穿上亲子装,在公园里拍下的那一张照片。

    奇怪!

    当时这个男人还不是说,拍这些东西没什么用的?

    可他什么时候,将她拍摄的照片传进了他的手机里呢?

    第二张出现的,则是一个小土堆!

    土堆上,没有明显的标刻。

    但看着那堆土,却让顾念兮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第三张,是谈老爷子抱着刚刚出生的谈倾小盆友。这三张,都存在一个文档里。文档的标题叫做——生命之最!

    其实,谈老爷子,聿宝宝,谈倾和她顾念兮,是他谈逸泽的生命之最,这一点顾念兮还能理解。毕竟,他们都是他谈逸泽最亲近的人。

    可那小土堆是什么意思?

    只是,当下顾念兮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想清楚这个小土堆代表的是什么,因为她继而又翻找到了个文件夹。

    文件夹上,只显示了一个拍摄的时间,没有其他的注解。

    估计,这就是周先生说要她找的东西。

    顾念兮没有多想,就直接打开了那个文件夹。

    而跃入眼底的那张照片,让顾念兮……

    ------题外话------

    出版是我的梦想。为此俺坚持了四年。从大学,写到毕业,再进入社会。

    四年,闪婚终于有了出版的机会。

    所以再次俺还是要跪求各位亲爱的支援,有能力哒,咱们就买一套。送礼也好,珍藏也好。

    现在参与团购,除了有精美海报和书签之外,还有机会获得俺亲自购买的神秘小礼物。亲爱哒,你还在等什么?

    赶紧加入团购群41891806

    么么哒,握爪~!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