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66章 撒娇的谈少

    “顾总,你脸色很不好!”看到顾念兮从超市大门出来的时候,韩子立马上前帮着她接过手上提着的东西。只是这一抬头,看到顾念兮那张比纸还要苍白上几分的脸,韩子有些担心的问着。

    只是,顾念兮没回答他,就急匆匆的朝着车上走去。

    看到这样的顾念兮,韩子虽然觉得诧异,但也赶紧跟上了她的步伐。

    而顾念兮一上车,就靠坐在车内,不断的打量着四周。

    那双黑漆漆的大眼,让她看起来就像是只受惊的小鹿。

    “顾总,怎么了?”

    看到顾念兮一连串的异常反映之后,韩子这么问着。

    他和顾念兮合作已经好几年了。

    这些年,韩子还鲜少见到顾念兮这样的德行。

    可今儿的她,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害怕。

    “韩子,把车子开到最近的垃圾站!”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落在刚刚韩子帮着自己放在后座旁边的那堆东西上。

    “顾总,这是……”

    顾念兮的视线,韩子也看得出来。

    但他就纳闷了,好不容易买了这么一大堆的东西,难道是要丢进垃圾桶?

    这未免有些可惜了吧?

    “韩子,先别问,照做就是了!”

    顾念兮掐着自己的钱包,轻声叹息。

    “好好好!我这就送你过去。”看顾念兮的样儿,似乎有些紧张,韩子赶紧说着。

    金牌律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

    非也!

    想着要找韩子打官司的人多了去,有时候就是有钱也请不到这张名嘴。

    韩子之所以心甘情愿的跟随顾念兮,除了钦佩她的才能之外,更因为他敬重谈逸泽。

    而他也清楚,这顾念兮也是谈少捧在手心上去宠爱的明珠。

    要是她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谈少追究起来肯定是件麻烦事儿。

    再者,现在妍妍怀孕了!

    他韩子也很快会成为谈家的一份子。

    而顾念兮呢?

    她可以算是让他韩子和莫妍迈开一大步的人。

    就这两重身份,韩子在她的面前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说这话的时候,韩子赶紧拉动了车子的引擎。

    很快,车子离开了原地。

    当车子渐渐远离这家超市的时候,顾念兮还一个劲儿的趴在后座的车窗上,打量着外头的一切。

    那样的她,就好像被谁跟踪上似的。

    “韩子,就停在这里!”

    就在韩子驶离了这超市不到十几分钟,就听到后头的顾念兮喊着。

    “这儿么?好的!”

    说着,他赶紧停下车了。

    紧接着,他还急急忙忙的解开了安全带,打算下车去帮顾念兮打开车门。

    可在他安全带解了一半的时候,就从自己的后视镜里看到了顾念兮急匆匆的推开了车门,并且还提着一大堆她刚刚从超市里买来的食物,下了车。

    顺着顾念兮步伐,韩子看到了不远处是一大垃圾桶。

    他赶紧解开了安全带,跟了下来。

    等韩子再度站在顾念兮身边之时,就看到顾念兮将手上那一大堆的东西,包括她刚刚买来的排骨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之后,她还趴在垃圾桶上干呕了好一阵。

    看着这个情况,韩子一时间也发愣了许久。

    他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犹记得,刚刚顾念兮在下车进入超市之前,还说会杯咖啡犒劳他。

    怎么就分开了这么几分钟,顾念兮就变成了这样?

    “顾总,没事吧?”

    韩子从车内取来了备用的矿泉水和纸巾,递给顾念兮。

    好在最近一阵,莫妍孕吐不按常理出牌的缘故,韩子在家里和车上都准备了一大堆的矿泉水和纸巾,以备不时之需。

    “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就是刚刚有点难受!”

    “可是……”

    “韩子,送我回家吧。我想在只想回家……”

    貌似真的很不舒服,现在顾念兮的脸色接近透明。

    “那……好吧!”

    韩子最终还是听话的将顾念兮送到了谈家大宅的门前。

    “顾总,真的不用去趟医院么?我看你的脸色好像真的不大对劲。”

    韩子将车子停下的时候,这么问着。

    “不用了,我就是刚刚有些难受!现在吐出来,就好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也开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其实,经过刚刚那一阵,她刚刚在超市里买的那些东西已经被丢的一干二净。眼下,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去陪着妍妍吧!”

    这是顾念兮下车的时候,吩咐他的。

    “我知道了,顾总!你要是还难受,就直接去医院吧。”临别时,韩子说。

    “我会看着办的!先走了……”

    说完,顾念兮就揉着自己有些发疼的脑袋,准备朝着里头走进去。

    只是,没走几步,顾念兮又绕了回来。

    “顾总,还有什么吩咐?”

    “今天的事情,先别跟我老公说!”

    “这……你身体不舒服,不让他知道行么?”再说,刚刚她也不知道在超市里遇到了什么,那么慌张害怕!

    要是没什么问题还好,一旦真的出问题的话,到时候谈少肯定会发火的。

    “他这两天有任务,就要离开了!我不想让他在做任务的时候还担心我……”

    她更担心,因为自己他分了心,到时候遇上危险怎么办?

    “那……好吧!”

    最终,韩子还是妥协在那个女人坚定的眼神之下……

    可这边正密谋着不将这件事情告诉谈逸泽的两人却不知道,这个城市的另一端现在正在上演怎样的情景……

    ——分割线——

    夜幕快要降临,谈逸泽也钻进了自己的车上,打算回家。

    这两天又要离开了,他琢磨着还是抽空回家先陪陪顾念兮比较好。

    那天跟她说他又要离开的时候,顾念兮嘴上没有说一句不舍。

    但那要哭出来的样儿,还是让他的心闷闷的疼。

    如果不是因为他谈逸泽的话,顾念兮应该不会过上这样聚少离多的日子吧?

    每次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总有些冲动,为顾念兮脱下这一身橄榄绿。

    很快,路虎车滑入了夜色中……

    而车子在行驶到中途的时候,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紧跟而上。

    扫了一眼后视镜里那辆车子的造型之后,谈逸泽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而那辆保时捷,也紧跟着停在了路边。

    等谈逸泽停稳了车子,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那辆保时捷上也走出来了一个人。

    那人身型偏瘦,黑色的风衣在夜风的吹拂下不时飘起。

    “有新情况?”

    其实,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四周一片漆黑。

    从谈逸泽的这个角度,估计你也看不清对面走来的那个人的面容。

    可谈逸泽却凭借着多年在极限训练中练出来的视力,看出了那个人是谁。

    “嗯!最新鲜的消息……”

    不阴不阳的嗓音,在夜风中显得有些诡异。

    当那人这么说的时候,其实靠在车边的谈逸泽,还淡定异常。

    他甚至还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了香烟,打算抽一根再说。

    可那人儿就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似的,在谈逸泽准备抽烟的时候,那人又丢出了这么一句:“而且,还和你老婆有关!”

    当下,本来打算抽烟的男子,手上的香烟滑落在地上。

    黑衣男子没有回过神来,就有一道劲风朝着他来袭。

    片刻之后,他被人推到了自己的保时捷边上,并且还提着衣领。

    老实说,被人弄成这样的德行,还真的有点狼狈。

    可在这个人的身上,有种异样的美。

    这两种情况糅合在一起,竟然让人有些难以移开双眸。

    “怎么回事?你倒是说!”

    将他欺压在车子引擎上的谈少问着。

    其实,这样的姿势,让下头的人占尽了下风。

    一般人,肯定会恼怒或是会害怕的屁滚尿流。

    可这次被压到的人,却传出了笑声。

    那笑声,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像是,一点都不畏惧这个如同修罗的男子。

    也对。

    如果说谈逸泽是修罗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如同鬼魅般的男子,就是那个黑暗世界的主宰者。

    笑声过后,男人又问着:“哟,这是着急了?我还以为,你什么事情都能冷静应对呢!”

    “快说。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在这个人儿面前,谈逸泽也懒得隐藏自己对顾念兮的情感。

    “今儿个,你让我蹲守的人,有动静了!”

    那人不动声色的拨开了谈逸泽抓着他衣领的手,起了身。然后看似有些嫌弃的,探了探自己风衣上的折痕。

    “那和兮兮有什么关系?”

    那些人,他谈逸泽根本不会看在眼里。

    在他眼中,那些人不过是跳梁的小丑。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处理掉,就是因为他还想着他们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再者,他还想看看,那后头到底是谁在主使着。

    但若是牵涉到顾念兮,他谈逸泽真的就不是这么的好说话了!

    “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将自己衣领整理好的男子,这么告诉谈逸泽。

    “你……”

    这么被吊胃口,谈逸泽的黑眸微眯。

    而深知他脾气的人儿,最终只能开口道:“那个人,今天去了超市!你老婆,也正好去了那家超市……”

    “她对兮兮做了什么?”

    谈逸泽问。

    虽然,你现在看不到谈逸泽的表情变化。

    但你还是能明显的察觉到,谈少的身子突然间变得有些僵硬。

    而察觉到这一点的男子,唇角轻勾!

    其实,他真的很不希望谈逸泽这个年纪就活得太老成。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让他打起精神头似的。

    谈家,有他一个行尸走肉就够了。

    没必要多来一个。

    以前,他也不是没有尝试想方设法的刺激谈逸泽。

    但没有一次,能够成功。

    而顾念兮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看着谈逸泽因为他没有回答问题,而越发阴沉的脸,他开口说了:“你老婆到超市,买了一大堆的排骨,跟要去避难似的!然后,在白菜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还好心的帮着她挑白菜呢!”

    说完了这话,他又打量了一下谈逸泽的神色。

    男人的眸色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冷冷的问着:“就这样?”

    “当然不止!”

    他的这话一落下,谈逸泽的身子再度紧绷。

    看到他的这个反映,那人儿又是一笑,继而说:“她帮着你老婆挑了一大堆的白菜之后,还一直跟在后头,吓得她……啧啧,我当时应该把她的表情给拍下来的。太精彩了!保管你看了,都觉得好笑!”

    “这些废话不好说了!”

    顾念兮被吓到,这是男人唯一听到的。

    此刻,他只想打听清楚,到底那个女人都对顾念兮做了什么。谈逸泽发誓,这一次不管怎么样,他都先要将这些人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但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兮兮被吓到了!

    他需要回家好好的安慰她。

    “好好好,废话就不说了!总之你老婆这次被吓得不轻,特别是那女人夸奖你老婆戒指好看的时候。不过具体她倒是没有对你老婆做出什么事情来,估计是在超市人比较多的关系!”

    “我决定改变计划了!先收拾了这几个人,再走!”

    听完了男人的叙述之后,谈逸泽的眸色越发的清冷。

    “就因为她吓到了顾念兮?”

    风衣男子像是好奇的打探着什么。

    可谈逸泽没有作答。

    最终,风衣男子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似的,转身朝着自己的保时捷走了去,边走还边说:“行动就在明晚吧!那边的事情,我开始安排,你那边也尽快吧!对了,是打算活捉还是直接毙掉?”

    要是毙掉的话,那会省去一大堆的麻烦!

    就像今天在超市,他有一百种方法让那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

    可谈逸泽却说了:“活捉!”

    “你这臭小子,每次都给我找事情做!”

    嘟囔着这么一句之后,这人又说了:“知道了知道了!我回去就开始安排了!”

    而听到了这人这么说之后,谈逸泽也立马朝着自己的路虎车走去。

    很快,他也拉动了车子的引擎,打算朝着家狂奔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后头先行发动了引擎的保时捷又开了过来,凑在他的车子跟前。

    “还有什么事情?”

    谈逸泽的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

    看样子,他真的有些紧张顾念兮。

    “我是想要告诉你,别以为我说你老婆买了一大堆排骨,就以为回家有大餐可以吃。其实你老婆被那么一吓,将东西都丢了……回去,好好安慰她吧!”

    今天,他看到顾念兮的状态,也不是那么好。

    “我知道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男人直接将油门踩到了底。

    很快,车子如同离弦之箭,消失在夜色中。

    而本来先行发动了引擎,却被远远的抛在后头的男子,只是嘟囔了一句:“臭小子,脾气越来越牛了!”

    虽然是有些不满,但男人最终还是勾唇。

    之后,他的保时捷也紧跟着滑入夜色中……

    ——分割线——

    谈逸泽一回到家,一“老鸨”就迎上来。

    “瞅瞅是谁回来了?原来是我们高大英俊,威武雄壮的谈少回来了!请让小的先膜拜一番,然后再合照。最后再一次共进晚餐,表达一下小的对谈少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的敬佩之情!”

    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手上还挥舞着他们家小小妞用的小帕子。

    别说,那个龌龊样儿还真的和怡红院里的老鸨子没有啥区别。

    要是寻常,谈少没准还会多看几眼,乐呵一下。

    但今儿个,谈逸泽压根就没有心情。

    下了车之后,谈少直接就越过她,朝着里头走。

    而这番神情的谈少,让苏小妞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做错事的嫌疑。

    所以,她赶紧又跟了上去:“谈少,您这么高大英俊,美艳不凡的大人物,千万别跟小人一般计较!”

    要是他在一个不高兴,把她的d盘宰了怎么办?

    画面太美,她苏悠悠可不敢想象。

    只是这话刚一说完,在谈宅大厅里绕了一圈,没能找到顾念兮的身影的谈逸泽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一停下来,倒是不要紧。

    可刚刚,追在她后头跑的苏小妞,没来得及刹车就直接撞了上去。

    当下,苏小妞感觉自己的鼻子直接撞上了墙壁似的,疼得她捂着鼻子半天都吭不了声。

    但别看苏小妞这边疼得顾不上说话,可实际上她龌龊的思想还在持续着。

    当下,她这么一撞都能感觉到谈少浑身的肌肉发达,比墙壁还要壮实。

    真不知道,这一身橄榄绿下方,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景。

    光是这么想着,苏小妞就感觉一阵热流往自己的鼻尖冲去。

    然后,苏小妞就闻到一股子腥甜的味道。

    谈逸泽本来是被苏小妞追得有些烦,正打算停下来发火,却在转身之后看到苏小妞鼻子下方流下的两行腥红。

    这让本来火气满满的他,突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发火。

    “苏小妞,我老婆呢?”

    “啊……”

    捂着自己的鼻尖的苏小妞,有些无措的盯着谈少看。

    好吧,她刚刚也以为,谈少是转身想要跟她发火的。

    所以,在谈少突然变得有些好脾气的跟他说话的时候,苏小妞竟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最后,这顶着两行猩红的苏小妞,竟然还对着谈少傻笑起来。

    好吧,这样的苏小妞看起来傻里傻气的。

    而那两行猩红,又让她看起来特么的龌龊。

    估计,这样的她连她自己看起来,都会唾弃自己的。

    但眼下,苏小妞兵不知道自己任何被唾弃。不然她也不会还一个劲儿的对着谈逸泽傻笑。

    而盯着苏小妞那张龌龊脸盘足足看了几秒钟,仍旧没有得到答案的谈逸泽,突然间压下去的火气又突然上涨。

    “我问你,我老婆呢?”

    再度问出这一句的时候,你能轻而易举的从谈逸泽的言语间感受到他的火气。

    而这会儿从不远处走来的顾念兮,也正察觉到这一点。

    所以,她赶紧应了声:“我在这儿呢!怎么了?”

    当了那么多年的夫妻,顾念兮要是还不知道苏小妞要是下一秒不告诉他她的下落,会让他大发脾气的话,那这夫妻也是白当了。

    这会儿,她吱声,也转移了谈逸泽的注意力,让他从苏小妞的面前走了过来。

    而因为顾念兮的一句话,成功获救的苏小妞,也不知道是不是大脑内存过满,不足以支撑运行还是其他缘故,这会儿竟然还傻傻的站在原地,继续笑着。

    “老公,怎么了?我刚刚听到你车子进来了。就在厨房里给你盛刘嫂炖的汤!来,趁热喝了吧?”

    听顾念兮的话,谈逸泽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上还端着一碗汤。

    “本来今天想要给你买些回来熬汤的。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好在刘嫂也熬了汤。快点喝吧,喝完了我把碗端回去!”

    面前的女人,将一碗汤递上前。苍白的小脸上,堆积着满满的笑容。

    看那双黑色的大眼,谈逸泽想到刚刚谈妙文告诉自己那些事情,心尖一疼。

    下一秒,男人不由分说的伸出长臂,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女人带进怀中。

    “怎么了这是?汤都要洒出来了!”

    顾念兮被拥进怀中的时候,小嘴儿里头还嘟囔着。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突然间好想你……”

    她三言两语的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笔带过,谈逸泽知道她是不想让他担心。

    可一想到她竟然用自己柔弱的肩膀独自承担这一切,他的心就跟被谁割去了一块儿似的,一抽一抽的疼。

    他不知道,该如何缓解她的恐惧,唯一能做的就是像现在这样抱着她……

    而听到谈逸泽这话,顾念兮的眼眸一暖。紧接着,小嘴向上勾起:“傻瓜,我不是站在你面前么?怎么还想我?”

    可男人回应她的,只有更加有力的怀抱,以及这么一句:“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想你。就让我这样,好好的抱一抱吧!”

    听到男人的这一句,顾念兮被齐刘海挡住的眼眸微微泛红。

    而她,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答案。

    没有推开谈逸泽,她反倒是用自己空出来的那只手,环住了谈逸泽的腰身。最后,还不忘贪恋的在谈逸泽的胸口蹭了蹭。

    感受着这个男人他温暖的怀抱,感受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顾念兮觉得,那些惶恐和不安,也渐渐的远离自己……

    ——分割线——

    凌二爷从凌氏赶回来,进门就撞见这深情相拥的一幕。

    “咳咳咳……我说谈老大,你们妒忌我和苏小妞新婚,也不用这样大秀恩爱吧!”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还一个劲儿的朝着两人的身上刮白眼。

    但就算他做到了这样,也没有让相拥着的人儿有多大的变化。

    劝说无果,凌二爷还是决定找他的老婆。

    别看凌二爷长的玉树临风,可背地里还是有些小肚鸡肠。

    看到谈老大秀恩爱,他也开始羡慕嫉妒恨了。

    于是,他打算拉着苏小妞,也亲热一番。正所谓,输人不能输阵!

    可当眼尖的凌二爷在这谈家大厅里找到苏小妞的踪迹的时候,凌二爷差一点飙泪。

    “苏小妞,你这个龌龊的货。看着他们拥抱,你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好吧,凌二爷是想着找苏小妞卿卿我我,歪腻一番。

    可当看到苏小妞的鼻翼下方两行猩红,他怎么也下不了手……

    而苏小妞貌似还不自知,被凌二爷这么说,苏小妞的眼神还是继续黏在不远处相拥着的那堆人儿身上,念叨着:“姐姐哪有激动?就是欣赏一下,不行么?”

    好吧,其实苏小妞也真的是觉得,他们两人相拥的这一幕真的有些唯美。

    她还真的想要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么一幕。

    然后,发送到微博上去,让外头的人都瞅瞅,在外面呼风唤雨的男人,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她甚至,还将标题都想好了,就叫“回家就撒娇的谈少”!

    可凌二爷貌似不知道她的想法,此刻还拉着她的手,将她的身子扳向他。

    “你干嘛呀?”

    被打扰了欣赏美好事物的心情的苏小妞很不爽。

    差一点,她就对着凌二爷挥出拳头了。

    只是,在动手之前她却看到,凌二爷竟然拿了一大堆的纸巾,朝着她的脸上袭来。

    那一刻,苏小妞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特别是,凌二爷在拿着纸巾凑近她的时候,还一边说:“你说欣赏就是欣赏,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龌龊的心思!”

    你凌二爷才龌龊,你们祖宗十八代才都是龌龊的!

    苏小妞是想要这么回应凌二爷!

    可下一秒,她看到了这男人拿着的纸巾上,竟然出现了那么多的猩红不明物。

    这下,她总算是明白,这男人刚刚为什么说她思想龌龊了。

    对于苏小妞,凌二爷可以说真的是下足了本。

    用纸巾擦干净了她的鼻子之后,他又找了两团纸巾,往苏小妞的鼻子里塞了进去。

    一时间,本来的素颜美女苏悠悠,立马变成了盯着两团纸巾的逗比朝天椒。

    当下,凌二爷拉着苏小妞,就像拉着个做错事的小孩,将她拉到沙发上,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而苏小妞这个时候还朝着刚刚那个角落张望了过去。

    可等她抬起头,才发现刚刚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的小两口,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当下,苏小妞有些失望的又将周围扫荡了一圈,没有发现他们两人的身影,有些垂头丧气。

    而眼前,凌二爷对于她的这个反映却相当的不满意。

    看到他的德行,男人说了:“苏小妞,我告诉你,你就给我死了那个心吧。你已经嫁给了老子,就别想着其他男人了!你要是敢再给我动龌龊的心思的话,老子打断你的狗爪子……”

    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气愤,还是怎么的,凌二爷丢下了这么一番话之后,就大步朝着楼上走去了。

    而这个时候,顶着两团大纸巾的苏小妞才意识到,自己今天算是坐实了这个“龌龊”的名号了!

    ——分割线——

    “这是什么?”

    舒落心回到自己租住的那个公寓的时候,就看到自己门口前有一大堆的东西。

    看着这些东西,她有些警惕的伸脚踢了踢。

    见没有什么反应,她这才半蹲下去,将这箱子打开。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之时,舒落心微微一愣。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些应该都是她在谈家的时候所用的那些高档护肤品。再者,还有几件厚实的棉衣以及妮子大衣。

    熟悉的材质,让这女人摸着这些衣物的时候,眼眶立马泛红。

    以前,呆在谈家的时候,这样的衣服她就算买了,一年也穿不上一两次。

    不是因为她不用多出门,而是她的衣服实在是太多了。

    出门的时候,她都需要精挑细选一番。

    一般,一件新衣服她也不会穿多少次。

    基本上,每个换季她都会到大卖场那边狂购。

    想到那个时候的生活,舒落心感觉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

    半蹲在地上,摸了好久这些衣物之后,舒落心这才想到一个问题。

    “这些是谁送来了?”

    嘟囔着这话的时候,她又伸手在这堆东西里找了好一会儿。

    很快,舒落心在里头发现了一张纸。

    字迹,是小南的。

    上头,只寥寥几字:“妈,我怕您冷,所以给您送了些衣服来。刚有些急事,先离开了。等下回,我再给您送一些东西来!”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晶莹的泪水从舒落心的眼里滑落。

    “我的小南……都是妈妈不好,害的你这么辛苦……”

    抱着那堆东西在地上哭了好久,舒落心回过神来的时候才赶紧将这些东西收拾进自己的屋里。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她儿子的心意,不能不要。

    再者,她现在也急需要一些衣物。

    总不能,每天都穿着这件单薄的衣服?

    当然,聪明如舒落心,她也担心这些衣服会为自己和小南招来麻烦。

    所以,将这些衣服放进屋里之后,她立马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而就在她收拾好这些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个声音:“你在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舒落心手上的动作一顿。

    “没……没什么……这两天冷的有点难受,我就是找口酒喝!”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还真的从自己的柜子里找出了一瓶米酒。

    其实,她刚刚将这些衣服就放在这酒的旁边。

    她之所以拿出酒来,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刚刚的那些。

    拿着米酒起身的时候,舒落心又迅速的将柜子门关上,随后她才拿着米酒在小桌子上喝了起来。

    和这酒没喝上几口,就被这一股子劲力给打飞了。

    舒落心看到,那瓶酒被拍飞到对面的墙壁,瞬间摔了个粉碎。瓶子里的酒,更是洒了一地。

    “没用的东西,大白天躲起来喝酒?你真的将我这儿当成临时收容所了?”

    那人对着她叫器着。

    “我就喝上两口,这天这么冷,又没有衣服穿,我还能怎么办?”

    “我可不管你有没有衣服穿?我只知道,你要是再不行动的话,咱们就要地狱见了!”

    那人是这么跟舒落心说的。

    听到“地狱”二字,舒落心有些诧异的抬头。

    “别怀疑我的话,我是说真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打算行动?我跟你说,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这两天,她越来越发现谈逸泽那边的动静小了。

    似乎,连搜查舒落心的力度也小了许多。

    一般人在看到这些的时候,估计会庆幸。

    可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这,怎么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今晚上吧。今晚上,只要顾念兮出来,我们就将她绑了!到时候,咱们就不怕谈逸泽不来!”

    “我不同意这样的做法!顾念兮晚上不怎么出来,咱们不能这么贸然行动!”

    以舒落心对顾念兮的了解,这个女人晚上真的不怎么出来。

    除了现在有两个孩子要带,更还有谈逸泽对她也黏的很。

    所以,顾念兮晚上出门的次数真的很少。

    “她晚上不出来,难道你就不会想方设法将她骗出来?我不管,总之今晚就必须行动!不然,我亲手送你上断头台!”

    朝着舒落心歇斯底里了一番之后,那个女人转身离开了。

    而看着那么一幕,舒落心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但这种预感意味着什么,她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现在这场游戏的主动权,真的不在她的身上了……

    ——分割线——

    “妈,玩车车!”

    晚上,聿宝宝的精神头特别的好。抱着他的新款小汽车,就拉着顾念兮喊着要去玩车。

    其实,偶尔陪着儿子玩,顾念兮也是非常乐意的。

    只是今晚上,除了黏人的聿宝宝,边上还有个抱着枕头,作势要往她怀中蹭的谈少。

    “你要干嘛?”看着跟儿子一样,抱着枕头要往她怀中蹭过来的谈少,顾念兮问着。

    “老婆,我也要玩!”

    好吧,今天晚上的谈少真的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儿了。这会儿,他竟然露出了和聿宝宝差不多的神情。这样儿的谈少,大有和自己的儿子争宠的意味。

    而看着这一大一小,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蛋,还带着同样的表情,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她伸手,拿起了儿子的车子,打算先跟儿子玩一会儿再说。

    可谈少也强硬的将他的枕头塞进了顾念兮的手上。

    “儿子要玩汽车,你要玩什么?”要是也玩汽车的话,那三个人就可以一起玩了!

    好吧,眼下顾念兮真感觉,自己不是谈逸泽的老婆,倒像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妈。

    可谈少嘴巴翘上天表示:“我要玩亲亲……”

    他才不要玩无聊的小汽车游戏呢!

    那样有什么好的?

    跟个逗比一样。

    倒不如,和自己的老婆多亲几口!

    可听到谈少这么说,你可以清楚的看到顾念兮的脸上明显的出现了三道黑线。

    她真的有些怀疑,这话刚刚是不是真的是从谈少嘴里说出来的?

    再说了,谈少真觉得,可以当着孩子的面亲么?

    但谈少用自己的脑袋直接枕在顾念兮的长腿上,表示自己真想玩。

    聿宝宝看到谈少这么做,赶紧也模仿他,在顾念兮的腿上睡下了。

    “你这臭小子,我玩亲亲难不成你也玩?”

    看到占了自己地盘的儿子,谈少有些不乐意了。

    但聿宝宝估计是听不出这男人的醋味,这会儿还甜甜的回应他老子:“亲亲……”

    “去去去,要亲等将来自个儿亲你媳妇去!这是我媳妇,别乱亲!”

    说这话的时候,忍无可忍的谈少直接将聿宝宝从顾念兮的腿上提起来,然后又一把抢过了刚刚顾念兮拿在手上的那个小汽车,就大步朝着楼下走去。

    没过一会儿,谈少就从楼下回来了,并且他还告诉顾念兮:“别担心了,有人陪着他玩汽车了!”

    这所谓的“陪玩”,其实正在心里画个圈圈诅咒谈少。

    你要回房和你老婆亲热,我就不用回房陪我老婆看gv么?

    但纵使心里再有多少的不满,凌二爷也只能拿着一辆汽车模型,跟聿宝宝在楼下玩着无聊的汽车游戏。

    谁让他的拳头,没有人家谈少的硬呢?

    “叔,哔哔……”

    “好,哔哔……”

    凌二爷在心里吼着:说多了都是泪……

    而此时,成功解决了小情敌的谈少,乐呵呵的跑回到了卧室里,一把就将侧躺在床上的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准备大肆宣战。

    但将顾念兮的身子番过来之后,他才发现原来顾念兮的手上还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怎么了?快点陪我玩!”

    谈少将脑袋凑上去,用自己冒出来的胡渣尖刺着女人的脸颊,然后说:“快点吧。”

    可顾念兮却没有理会猴急的他,依旧在盯着手机频幕看。

    见到这个情况的谈少纳闷了。

    怎么他今天的魅力值,直线下降了?

    琢磨着,谈少索性伸手将顾念兮的手机抢走了。

    他倒是要看看,是谁的面子比他谈逸泽还大。大晚上的,还要霸占他老婆的时间!

    而当他的视线落在顾念兮的手机频幕上之时,他的眸色一变……

    ------题外话------

    闪婚即将出版,逗比律跪求支援。团购群41891806,俺在这里等着你们来唉,等着你们来看那菊花开。

    嗷嗷,好像有什么东西乱入了→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