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68章 顾念兮,我要你死!

    “什么不好的预感?不要瞎想!”凌二爷琢磨着昨晚上谈老大和他说的那话,眉头也跟着蹙起。但他的嘴上,还是这么说着。

    “凌二,我不骗你,我现在心里感觉乱糟糟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似的!”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苏小妞的脸色不是很好。

    特别是在楼下的孩提声之下,她的眉头就跟两毛毛虫似的,直接皱成了一堆……

    “先别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你还是先下去看看你的小痰盂吧!那臭小子哭的这么大声,到时候把咱们家小公主给吵醒可就不好了!”

    好吧,凌二爷打着转移战术。

    不然你真觉得,他会舍得将苏小妞送到聿宝宝那边?

    “那好吧!”

    听凌二爷的话,苏小妞也赶紧朝着楼下走去。

    看着苏小妞消失在楼道口的身影,凌二爷的视线若有似无的打量了一下谈少他们的卧室。

    在看到卧室里的窗户打开着,窗帘跟着微风轻抚的时候,他的双眸突然微眯了起来。

    “宝宝……”

    “来,快给太爷爷看下!”

    “不……我要爸……呜呜……”

    “不行,刘嫂你还是先去把老胡喊来!”

    苏小妞下楼才发现,谈家大宅大厅里乱成了一团。

    大厅的地上,到处散落着瓷片。

    而聿宝宝的小鞋子湿答答的。

    不管谈老爷子怎么哄他,这个臭小子就是不肯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给谈老爷子看。而他那张讨喜的小脸蛋上,此刻满是泪水。

    “呜呜……要爸……”

    苏小妞下楼来,赶紧就朝着这小家伙的身边走了过去,将他抱起来:“这怎么回事?”

    好在,这个小家伙倒是不怎么抗拒苏小妞的拥抱。

    “刚这孩子喊着要喝牛奶,我就泡了一杯给他。打算放凉了再给他倒进奶瓶里,可这小家伙就给打翻了!估计是烫到了,可他怎么都不肯给我看!这可怎么办,小泽和兮兮刚刚都出去了!要是宝宝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该怎么和小泽交代……”

    谈老爷子说的有些着急。

    这可是他最宠爱的小金孙,要是这个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小泽不责备他,他也不想活了。

    “爷爷,您不用太担心,我抱着他。您给他解开鞋子还有小裤子,先检查一下伤口!”

    苏小妞不愧是当医生的,就算在这个时候也临危不惧。

    “好。”

    说着,谈老爷子赶紧开始解开聿宝宝的小鞋子。

    在这个过程中,聿宝宝一直挣扎哭闹,不肯配合。

    不过一个小孩子的力气,怎么是两个大人的对手?

    最终,这小家伙的衣服和裤子都被解开了。

    此时,他们才看到,这小家伙胖嘟嘟的小脚丫上已经冒出了一个很大的水泡。

    周围,也很是红肿了起来。

    怪不得这个臭小子哭的这么厉害……

    “不行,烫伤的情况有点严重,家里有没有纱布?先抱上,咱们直接将孩子送去医院才行!”

    苏悠悠是医生,她清楚这烫伤要是在一个大人的身上,倒是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关键是,这聿宝宝还小,皮肤娇嫩。耐受力较差,烫伤后往往比较严重,更容易发生感染引起合并症。

    而她苏悠悠也只是妇产医生,烫伤方面并不是她的强项。再者,家里也没有应对这些的药物,所以还是尽快送到医院比较好!

    “纱布?好,我马上去拿来。”

    凌二爷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谈老爷子在大厅里急急忙忙的寻找着什么,他也赶紧朝着苏悠悠这边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宝宝烫伤的很厉害,你上去拿车钥匙,现在必须送医院处理。”

    听到这话,凌二爷立马朝着楼上走去。

    而谈老爷子这边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着纱布。

    “宝宝,太爷爷帮你绑上,你可要忍着点!”

    说这话的时候,谈老爷子拿着纱布凑近。

    “不……爸……”

    聿宝宝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哭着闹着。

    一整张小脸,哭的红扑扑的。

    “宝宝,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是不是?咱们绑上才能快点不痛痛。干妈才能带你去找爸爸,是不是?”

    苏小妞耐心的哄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这话起了作用,聿宝宝挣扎的幅度比先前小了许多。

    这下,谈老爷子顺利的将包裹上他的小脚丫。

    最后,他还找来了毛毯,包裹在小家伙的身上,然后吩咐刘嫂留在家里照看其他两个睡着的孩子,他们三人就急急忙忙的出发了。

    ——分割线——

    “你是……”

    当聿宝宝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城市另一端的废弃工厂内。

    那个诡异女音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这个废弃工厂周围绑着的那些炸药上。甚至,某些人已经开始迈开脚步,朝着门口走去。

    说实话,他们是恨谈逸泽,想要谈逸泽死。

    这个女人,也是利用这一点,将他们这些人集合起来的,报复谈逸泽。

    甚至,这个女人也亲口承诺过,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她会背起所有的责任的。

    正因为这一点,他们才跟这个女人合作的。

    可谁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狠心的想要让他们跟着一起丧命在这里?

    他们是想要谈逸泽死,不是想要跟谈逸泽一起死!

    眼下,趁着还有时间,他们当然是想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了。

    而当这些人都在趁着这个女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的时候,谈逸泽的注意点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简直是荒唐。

    这女人现在都明摆着要弄死人了,不跑还留在这里陪着她疯?

    可当这些人疯狂逃跑的时候,却发现外头的那大门被反锁了起来。

    一时间,惊呼声一片又一片。

    此时,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是谁,不用你管。”

    女人站在不远处,冷笑着。“你只要知道,你今天的命会终结在我的手上!”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比划着自己手上的打火机。

    “我的命会葬送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么一点火,你一样也会丧命?”

    谈逸泽仍旧没有一点惧怕的样子,反倒是冷笑了起来。

    “死就死!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确实,你现在这么死了也是值得的。毕竟你丈夫已经死了,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也没有人能帮着你扛下来了,就算现在不死,很快也是一样的结局……”

    就在这女人以为,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正为自己感到非常自豪的时候,男人却冷笑着出声。

    一句话,让本来得意洋洋的女人,瞬间冷了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站在远处那抹高大的身影,她感觉惶恐和不安,在临界点边缘徘徊。

    但男人,似乎没有听到她的问话,径自说着:“你嗜赌成性,所以你欠下的债务很多。以前姓梁的在的时候,你还能从他的账户里拿出一些来还。可现在,他死了。之前他账户里的钱和他名下的不动产,全都被查封冷冻了,你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供你还钱。所以,你才如此的恨我……”

    当谈逸泽一字一句说着这些的时候,那个女人浑身肌肉开始紧绷。

    而刚刚已经逃到了大门边上,却发现没能逃出去的其他人等,又开始疯狂的叫器着:“原来我们都中了这个女人的诡计了!她压根不是为了帮助我们报仇,她的目的是让大家和她同归于尽!”

    “就是!太恶毒了!”舒落心也跟着叫器着。

    她自然是想要报仇的!

    她对谈逸泽的恨,不会比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少。

    但同样的,她也不舍得付出自己的性命。

    所以眼下,她还在急忙找一个可以逃出去的机会。

    因为她清楚,这一次若是她不能逃出去,就算到最后这工厂没有爆炸,她也会被谈逸泽抓住的。那样的结果,也同样是死!

    她琢磨了好一会儿,视线最终落在不远处被绑在一边的顾念兮身上……

    或许,顾念兮将是她最好的突破口。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听到谈逸泽那些话,以及下方那些人的叫器之后,那女人开始矢口否认那一切。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但比起其他的称呼,我觉得我应该称呼你一声梁夫人,比较合适!”

    当谈逸泽说出这话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诧异了。

    特别是舒落心,以及一直都在威胁她的那个女人,这两个人的身影全都变得有些僵。

    谈逸泽喊她:梁夫人?

    这人难道是梁海的老婆?

    一时间,这两个人的脸上出现了各种缤纷的色彩。

    显示从白到青紫最后红的发黑……

    “想要报仇,也该找一些敬业一点的人。把梁海的小三小四小五都给找来,再雇佣几个废材!你也够有能耐的?”

    谈逸泽的话,像是在夸奖这个女人。

    但看谈逸泽嘴角上的那抹讽刺,又觉得不像是。

    特别是那几个被谈逸泽称之为“废材”的打手,此刻脸上都有些愤然。

    可他们又不得不安静下来,因为此刻他们将希望寄托于谈逸泽的身上。

    而舒落心他们呢?

    此刻,他们的脸色也极为不好。

    被人嘲讽成这样,谁乐意?

    可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得不承认谈逸泽说的有理!

    谁又能想到,和丈夫的小三小四小五站在一起对抗敌人?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够奇葩的。

    “谈逸泽,我做什么不用你过来说教!”那个女人被谈逸泽冷嘲热讽的有些恼怒,此刻瞪大了双眼盯着他。

    “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多时间来教你?我不过是想要告诉你,你儿子听说你这个计划之后,也极为震惊。不过他说,你做什么都可以,千万别连累他就行!”

    如此自私自利的孩子,也算是谈逸泽第一次碰上。

    所以,当他不得不替当事人转述这些的时候,脸上也出现了嫌弃的表情。

    “谈逸泽,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别胡言乱语了吗?我是不会相信你所说的!”

    女人大声叫器着:“我知道,你是害怕死!但我可以告诉你,那只是顷刻间的事情,等我把这火点了,到时候咱们就一起下地狱!”

    说到最后的几个字,女人露出了阴冷的笑。

    “该怎么办?”

    “我不想死!”

    “救命……”

    大门那一端,有些人已经对这大门外仅剩下的那条缝隙呼喊着。

    而对于这些,谈逸泽全然不顾。

    他的视线只是在顾念兮的身上一扫,确定她没有跟其他人一样的害怕之后,他才转身对着那个女人说:“一起下地狱是吧。那我也拉了几个人过来,咱们黄泉路上有个伴!”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突然鼓了几下掌。

    很快,这个废弃工厂,他们所没有发现的门突然打开了。

    有那么两个人,被推了进来。

    这两个人的上本身都被绳子束缚着,被推到的时候,两人倒在一堆。

    从他们的这个角度,压根看不到这两人的表情。

    可很快的,这摔倒的两个人发出了声音,让在场的人都意识到他们是谁。

    “嘶……疼!”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那是我妈做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别拉着我当垫背的!”

    其中的一个,似乎对这样的遭遇无法接受。

    被丢进来的时候,一直唧唧歪歪,叫器着他的不满。

    而楼上的那个女人,用最快的速度认出了那个声音:“儿子?儿子是你吗?”

    “妈,是我!我说妈,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们这些人一到咱们就,不由分说就把我绑了!这都第几回了?我求您了,您有什么事情别再牵连上我,行不?”

    那人听到上面传来的声音,就如此抱怨着。

    而听到这话的女人,突然跟绝望了一般,大声的朝着谈逸泽叫器着。

    “你这个魔鬼,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和我儿子无关,为什么要把我的儿子牵连进来?”

    只是,她的质问声,在谈逸泽的眼里却成了笑话。

    “既然你知道,和你儿子无关不能把你儿子牵连进来,为什么你就不知道,我谈逸泽做的事情,我一个人承担,和我的老婆也没有一点关系。你为什么又将她抓到这里?”

    看着不远处被绑着的顾念兮,谈逸泽的眸色一冷。

    他的老婆,他自己都舍不得欺负,竟然任由她骑在他的头顶上撒野。这群人,竟然敢将他老婆绑了,这简直就是活腻了!

    “我……”

    一时间,那女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同样被送进来的人,在听到有人自称为“谈逸泽”的时候,便迅速的抬头,并且问着:“大哥?”

    这个声音,让顾念兮望了过去。

    同样,也让站在门口的舒落心突然间奔溃。

    “小南?”如果她没有认错的话,这声音应该就是他们家小南的。

    “妈妈?”听到这熟悉的女音,谈逸南也出了声。

    “小南,真的是你?”

    “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段时间住在大舅舅家里。

    大舅舅虽然没有透漏一点关于母亲的下落,但谈逸南还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

    而今晚上,大半夜的就有那么两三个黑衣人从窗户跳进来,将他五花大绑了。

    当时,谈逸南试图要挣扎,但很快就被人打昏了。

    到这一刻,谈逸南依旧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他的母亲,显然也没有想给他解释这些的冲动,此刻的她只顾得上质问谈逸泽:“谈逸泽,你怎么可以?这是你的弟弟,你有血脉关系的弟弟啊!你怎么可以把他也弄进来。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很危险么?他要是有个什么好歹,该怎么办才好?”

    眼下,舒落心就只剩下一个盼头——谈逸南。

    若是谈逸南真的有个什么好歹的话,她也不想活了。

    “舒落心,难道你忘记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了么?只要你敢轻举妄动,我就敢要了他的命!我谈逸泽说过的话,说到做到!”

    这一次,她竟然配合其他人,将他谈逸泽的女人带到了这里!

    他们显然没有放他女人回去的打算!

    他们既然敢将主意打到顾念兮的身上,那就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谈逸泽,你不可以这么做!你不可以这么做……”

    舒落心尖叫着。

    “你们当真以为,我谈逸泽会打没有准备的战?”看着这两个陷入疯狂的女人,谈逸泽嘴角的笑容带着讽刺。

    一时间,这两人才真正的明白。

    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大的赢家。将谈逸泽和顾念兮引到这一边,胜利就在眼前。

    可他们貌似忘记了,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就是掌控全局。

    而眼下的局面,现在已经在他的掌控中……

    他们心心念念以为自己掌控了的一切,不过是这个男人的局中局……

    不然,你真的以为他会那么快的就抓到他们的亲属。

    突然间,所有人变得有些悲哀。

    “谈逸泽,你想让我这么乖乖认输?不会的,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突然间,站在上头的那个女人尖叫着。

    “谈逸泽,既然我无法弄死你,那我拉着你一起下地狱吧!呵呵呵……”

    女人的冷笑中,她的儿子也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的。

    “妈,你到底要做什么事情?”

    “妈,不要啊……”

    “儿子,你爸也走了。我很快也会走了,留着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也挺寂寞的。不如,咱们一家人在那边团聚?”鬼魅一般的笑容,让她的儿子彻底的寒了心。

    “妈,你怎么可以!我不要,我不要……”

    或许,人到了最危险的关头,逃生是本能。

    所以,当他意识到她的母亲可能要杀了所有人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就朝着大门口跑了去。

    跑到大门口的时候,这人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束缚着在,只能下意识的朝着大门踢。

    可那门从外头被反锁上,任由他怎么踢都没法成功踢开。

    而危险的关头,舒落心什么都顾不上,直接跑到儿子的身边,帮着谈逸南解开身上的绳子。

    “儿子,是妈对不住你!妈总是犯糊涂,才会一次次的牵连到你……”

    “妈,您别这么说!”

    “儿子,妈帮你解开之后,你有多远就走多远吧。千万别回来了……”

    这里,已经变得危险。

    舒落心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丧命于此。

    “妈……”

    ——分割线——

    当他们几人在这边叫叫嚷嚷着的时候,顶棚上的女人又是一阵仰天长啸。

    “你们当真以为,今天还能从这里走出去么?我可告诉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今天,你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说到最后的一句话,女人开始点燃自己手上的打火机。

    只是,当她试图点燃的时候,她的头顶上突然有一盆水淋了下来。

    这一盆水,不仅让她的衣服全湿,更让她手上的打火机也湿答答的,再怎么也点燃不了。

    “谁,到底是谁!”

    女人疯狂的叫器着。

    这是最关键的步骤。

    她怎么能让人破坏了呢?

    让她知道是谁,非要将这人抽筋剥皮不可。

    可在她叫器着的时候,突然有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她的后脑勺。

    那一刻,女人的身子一僵。

    而后头,传来的是一个她所没听过的调子。

    “老太婆,束手就擒吧……”

    那个不阴不阳的调子,在这样诡异的夜晚,显得越发的让人毛骨悚然。

    而在这个声音落下之后,本来看似封闭的废弃工厂里,出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顷刻间,那些人就将他们全都包围起来。

    顾念兮注意到,这些人和谈妙文的眼神有些相似。

    都像是,死水……

    在他们能没有的一声令下,这些人全都训练有素的将在场的那些人控制起来。

    而谈妙文自己呢?

    他轻松的将老太婆捆绑好,手不知道往上抛了个什么东西,就拽着老太婆从上面飘了下来。

    “我将这该死的老太婆先弄出去,你们先处理着。对了,把顾念兮也给放下来。”在谈妙文的一番交代下,那些人全都行动了起来。

    但每一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的。

    难道,这些都是谈逸泽曾经和她说过的,在谈妙文的组织里的那些人?

    看来,今晚上他们早就准备好了。

    怪不得,他们家霸道的老男人肯让她帮忙呢!

    而就在顾念兮琢磨着这一切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谈逸南的声音:“念兮?”

    “念兮,你怎么被绑成这样?”

    刚刚,谈逸南一直都处于侧边的角落。被工厂里废弃的大桶挡住的缘故,他并没能看到顾念兮的状况。

    直到听到某人提及顾念兮的时候,他才注意到了这一点。

    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擦伤,谈逸南大步朝着顾念兮走来。

    而舒落心呢?

    意识到那个女人大势已去,如今谈逸泽又占据了主导位置,她又开始处于被动状态,那一刻她突然抢在了自己身子的前方,挡在顾念兮的面前……

    “妈,你这是做什么?”在谈逸南的惊呼声中,谈逸泽看到了这么一幕。

    “儿子,你快走。这是妈妈做的事情,和你无关!你快跑!”

    此时,舒落心拿着枪指着顾念兮的脑袋,对着谈逸南说着。

    “妈,求求你别这样!别伤害念兮……”

    “小南,妈妈也不想这么做的。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我现在不这么做的话,我便是死路一条!”

    舒落心叫器着。

    “你快点走吧。我不希望我的事情牵连到你!”

    “妈……”

    谈逸南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又一个冰冷的东西对准了他的脑袋。

    那一刻,舒落心开始发抖。

    “舒落心,我说过,别动我的女人!趁我还好好说话的时候,放了兮兮……不然……”

    男人的嘴角上,嗜血的笑容。

    “谈逸泽,我不准你伤害小南!你要是敢动小南,我就弄死顾念兮。”

    突然间,两人嚣张跋扈对着。

    这使得,整个废弃厂房的气氛再度紧张。

    “你要是敢动兮兮的话,我不会弄死小南的。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扫了一眼舒落心手上的那把枪。

    谈逸泽的笑容,越发的诡异。

    而听到了谈逸泽这一番话的舒落心,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特别是现在,她的脑子里还闪现了一些东西。

    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

    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留给她想清楚某些东西。

    当下,她挥去了自己脑子里的那些不安,继而对谈逸泽说:“谈逸泽,那是你弟弟。你不能这么对他!”

    其实,舒落心是矛盾的。

    一方面,她想要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另一方面她又同样想要自己活命。显然,这是没法两全其美的。除非,谈逸泽死!

    可眼下,舒落心知道,自己一旦将枪支从顾念兮身上挪开的话,绝对会丧命的。

    所以,她只能揪住顾念兮的长丝,对着她说:“你还不快跟他说,让他放过小南?”

    舒落心清楚,这个世间唯一能劝动谈逸泽的,就是顾念兮。

    眼下,她也只能寄希望于顾念兮身上。

    可她貌似忘记,顾念兮能够轻易劝动谈逸泽,那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他的心尖肉。

    若是心尖肉被人伤了,他谈逸泽怎么可能还好说话?

    “嘶……”

    当看着顾念兮被揪着头发皱起眉头的那一幕,谈逸泽的眸色突变。

    那一刻,就连站在几米之外,谈妙文带来的那些人,都能清楚的察觉到从谈逸泽身上蔓延出来的冷气……

    “快点说啊?你信不信,你再不说的话,我……”

    我一枪打死你!

    舒落心揪着顾念兮的头发,想要这么说。

    可在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的时候,一阵枪声响起。

    紧接着,还有一声吃疼的声音传来:“啊……”

    舒落心这一抬头才发现,谈逸泽手上的那把枪的枪口还冒着热烟。

    而谈逸南的白色衬衣上,已经有猩红蔓延开来。

    她所能看到的,便是谈逸南用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另一只手。

    可这,仍旧不能阻挡那些猩红的液体从他的手上渗出。

    “不……小南!”舒落心心疼的喊着。

    而那个冷漠的男子,只抛出这么一句:“你揪了她的头发!”

    这话的意思,就是这一枪就是因为她揪了顾念兮的头发!

    这一点,连顾念兮都有些不相信……

    “老公……”

    她知道,他是生气了!

    这感觉,就像是当初她手肘裂开,被人推倒的时候一样。

    那个时候,谈逸泽也像是恨不得将整个世界毁灭……

    她伸手,想要触摸那个男人的脸,安抚一下他毛躁的情绪。

    不然,再任由他被这种情绪笼罩,顾念兮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心疼谈逸南,舒落心此时也顾不上顾念兮,赶紧半蹲下去,扶起疼得在地上打转的男子。

    “小南,你怎么样了?”舒落心努力的想要拉起谈逸南。

    “妈,我没事!”谈逸南是这么说的。

    可看着从他手臂上不断渗出的猩红,尤其是她不小心触摸到的时候,还被弄得整个手上都是猩红的液体……

    “小南……”

    趁着舒落心没有防备,顾念兮已经朝着谈逸泽这边走来。

    “老公,别这样!我没事的……”看他此时还举着枪,顾念兮赶紧蹭上前,轻轻的抚摸着这个男人的脸颊。

    “老公……”

    “老公,我就丢了几个头发而已。别吓我……”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顾念兮的手儿已经抱住了他的腰身。

    她知道,这个男人现在暴戾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也只有她,能安抚他,平复下他所有不安的情绪。

    “老公,别害怕……我就在这里!”

    其实,这话要是被谈妙文听到的话,估计会笑掉大牙。

    谈逸泽会害怕?

    别人害怕他还差不多。

    可顾念兮却坚持,谈逸泽是在害怕。不然现在,她拥抱着他的时候,怎么还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身子还在颤抖?

    别看他刚刚那么宠辱不惊的和舒落心对峙,但实际上他还是紧张她紧张的要命,对不对?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再度靠上这个男人的怀。

    或许是因为顾念兮的靠近,或许是感觉到顾念兮身上熟悉的气息,这个男人终于安静下来。

    “兮兮,你这么抱着我,我真的会觉得你是在勾引我的!”

    抱了他许久,顾念兮还以为这个男人终于平静下来,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听到这个男人跳跃性的蹦出了这么一句。

    此时,谈逸泽的声音并没有可以压低。

    所以,舒落心和谈逸南应该也听得到。

    当下,顾念兮真的恨不得直接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算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后头传来了这么个声音:“念兮,小心……”

    舒落心真的很恨顾念兮他们。

    在她看来,谈逸南就是因为顾念兮受伤的。

    可结果呢?

    这顾念兮竟然连安慰一下他都没有,反而和谈逸泽当着他们的面*起来?

    这到底将他们家小南当成了什么?

    再者,舒落心也气氛自己的孩子被谈逸泽打了那一枪。

    两种莫名的火袭上心头的舒落心,只恨不得拉着顾念兮下地狱。

    她朝着顾念兮拿起了枪,企图在他们措手不及的情况下,要了她的命。

    本来,舒落心以为,这顾念兮和谈逸泽抱的难分难舍。应该,不会那么快察觉到才对。

    可舒落心真的没有想到,挡在顾念兮前方的,竟然会是自己的儿子。

    而此时的她,已经扣动了扳机……

    子弹,估计已经飞出……

    “不,小南!不……”

    舒落心惊呼!

    顾念兮其实所有的关注点都在她自己的男人身上。

    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落入了另一个人的怀抱中。

    后头,一阵声响传来……

    顷刻间,世界好像安静了……

    ——分割线——

    “周太太,你看看我张英俊潇洒的小脸,今天是不是越发的惹人怜爱了?”

    大中午的,周先生一到家,连车钥匙都没有放下,就直接钻进厨房里跟周太太卖萌。

    可不管他怎么蹭到周太太面前,人家周太太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这,也是现在周先生最郁闷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周太太总是将他当成个透明人。

    虽然前段时间过后,被他软磨硬泡的终于是让他回到了大床上睡觉。

    可周先生感觉,周太太还是不喜欢自己。

    甚至,连多看他一眼都不肯。

    这样的情况,让周先生警铃大作。

    难不成,现在周太太嫌弃他年老色衰了?

    不对啊!

    今天早上,他还对着镜子好好收拾了一番,自我感觉良好来着。

    那周太太为什么这么不待见他?

    百思不得其解,周先生打算努力的挽救一下自己在周太太心目中的形象。

    今天下了班,他就急匆匆的赶到服装店,给自己挑选了一套新衣服。

    撞色的卫衣,下身又是一条撞色的裤子。

    其实,这几种荧光色,周先生觉得太过于晃眼,不那么喜欢的。

    可那家店员说了,这可是近两年最流行的颜色。

    而且穿在他的身上,会让他年轻几岁。

    好吧,周先生承认,自己一听到一穿上会年轻几岁,就心动了。

    一咬牙,就用着最近被周太太扣剩下为数不多的钱买下了这套衣服,然后兴冲冲的跑到周太太的面前。

    但折腾了这么久,周太太还是连正眼都不看他。

    当下,周先生索性趁着周太太端着炒好的青菜炒肉丝准备离开之时,赶紧挡在了周太太的面前。

    这下,他就不相信周太太会看不见他。

    好吧,这回周先生终于如愿的让周太太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可周先生却没有如愿等到周太太欣赏的眼神,反倒是发现了周太太的嘴角猛抽。

    “周太太,难道我今天这一身衣服不好看?”

    周先生有些疑惑。

    明明刚刚在服装店那边,那些店员大力称赞来着。

    怎么到周太太面前,他就像是跳梁小丑似的?

    回应周先生的回答的,还是周太太猛抽的嘴角。

    又是红,又是绿,然后又是黄,最后还有粉!

    周先生,你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花孔雀了?

    “周太太,我觉得这一身还真的不差!怎么了?”

    “没什么!”丢下这话,周太太打算绕过周先生,将菜端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先生却抢先接过周太太手上的那盘子肉丝,顺势将准备离开的周太太给拉了回来。

    “没什么的话,你为什么不多看我几眼?”周先生有些委屈。

    人家都说婚后,老公见了老婆都腻味了?

    周先生很庆幸,自己对周太太并没有这种感觉。

    可另一方面,周先生又貌似觉得,腻味了的不是他,而是他们家周太太!

    每次周太太像是现在这样躲着他的时候,周先生总感觉,她是不喜欢自己了。

    “周太太,你知道么?我买了这身好看的衣服,其实就是想要给你看的。赏了脸,多看几下,行不行?”

    问这话的时候,周先生还直接将自己的脑袋搁在周太太的身上。

    “周先生,你这身衣服在什么地方买的?”

    被缠的没有办法,周太太只能开口应付着。

    “我这一身衣服,当然是在商店里了!”

    “那发票还在不?”

    周太太问。

    “还在!你想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是要查我花了多少钱!我告诉你,这个月我的零花钱都被你扣光了,想要多花一点,都不行!”

    周先生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从自己的口袋里,将自己今天的购物小票拿了出来,递给周太太。

    “周太太,这真的不贵是不是?”

    “嗯,确实不贵!不过难道没人告诉你,上半身颜色很灿烂,下半身最好选择纯色,不要过多的杂色,不然会相似花孔雀么?”

    “周太太,你的意思是说,这衣服不好看?”

    周先生一听,恼了:“妹的,老子现在就去找那群兔崽子,还跟老子打包票这一身衣服好看……”

    念念叨叨的时候,周先生的手机响起……

    ------题外话------

    《闪婚》即将出版,预购活动火热进行中。

    逗比律粉嫩嫩的新人在此满地打滚,跪求支援。

    团购群41891806

    逗比律还在满地打滚中,支援支援支援支援……(无限循环中)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