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80章 他的到来VS开心果

    “没,我没事!”回过神来,韩子是这么回答顾念兮的。

    “没事的话,你干嘛一副被驴子踢了的神情?”和韩子合作了这么多年,顾念兮又怎么会不清楚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眼下顾念兮敢肯定,韩子的异常肯定跟刚刚的那一通电话有关。

    “那个……”

    “到底怎么了?你信不信你再吞吞吐吐,我今儿个让爷爷反对你和妍妍的婚事!”

    顾念兮的这话,听上去口气有些大。

    眼下,连莫妍的父母都已经默认了这桩婚事,韩子正在有条不紊的准备婚礼中,谁都不相信有那么一个人能随随便便的将这桩婚事破坏。

    可韩子相信,顾念兮绝对有这种能耐。

    却不说,她这能说会道的小嘴,单凭她在谈老爷子心里的影响力,绝对能做得到。

    但韩子也清楚,顾念兮绝对不会是这样无情的人。

    她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就是为了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总,我说就是了!”

    迟疑了片刻,韩子说。

    “什么事情?”

    “施老爷子请你过去那边坐坐!”

    “外公?外公要我去坐坐?”

    顾念兮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

    “既然是外公邀请我,应该不用这样的表情是不是?”

    在顾念兮看来,她和谈逸泽结婚,那么她现在和施老爷子应该也算是一家人。

    按理说,应该不用是这样的表情才对。

    “不是这样的,施老爷子还说,要你过去的时候,顺便把两个孩子也都带过去!他还吩咐,谈少不在本地的这段时间,由他代替你照顾两个小孩!”

    说完这话,韩子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他又用极为担心的表情盯着顾念兮看。

    他哪会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就是顾念兮的心头肉。

    虽然顾念兮每天都需要上班,但她每天回家都会抽出一定的时间陪着这两个孩子。

    你觉得,这样的人儿她会舍得将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照看么?

    再说了,这对方还是一个对她顾念兮有敌意的人。

    顾念兮又怎么能够确定,这人能待她的孩子好呢?

    其实,要是换成了寻常,谈逸泽在她身边的时候,顾念兮绝对不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担忧。

    因为谈少是最不舍得看她为难的人,所以他一定会先帮着她将这些事情一一铲除。

    可施老爷子却挑在这个时间点上来跟顾念兮要人。

    这证明,这施老爷子也是有备而来的。

    眼下,他就是看准谈逸泽不在家,没有人敢单挑他施老爷子的权威。而顾念兮要是在这个时候交出孩子,就代表她认输。

    要是不交出孩子,他也可以从顾念兮不懂得尊重长辈这一点否决了她。

    这一步棋,可以说施老爷子真的是机关算尽。

    这也是韩子为什么在听到施老爷子的电话内容之后,脸色那么难看的原因。

    “韩子,我算是碰上钉子了么?”听了他的话之后,顾念兮是这么回答的。

    “顾总,要不给谈少打个电话,问问他能不能……”

    要是谈逸泽在的话,这样的问题就绝对不会是问题了。

    “不,韩子你不懂。外公现在是在考验我,要是我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逸泽的话,那我也算是输了!”再说,谈逸泽现在正在执行任务。听谈老爷子说,这一次似乎有那么点危险。

    在这样的节骨眼,顾念兮不希望他为自己分心。

    她可不想让他有一丁点碰上危险的可能。

    “那顾总,你打算怎么做呢?”

    韩子问。

    “我也不知道……”

    此时,顾念兮充满担忧的眼神,落在外头的那片天空上……

    ——分割线——

    楚东篱的到来,让这个谈逸泽不在的谈家,又热闹了一些。

    “宝宝,糖果你今天已经吃的够多了。我是不会帮你开糖果罐子的,不然谈少回来可要收拾我了!”这一天,是谈逸泽离开的第十天。

    聿宝宝这个小家伙,见到顾念兮捧着文件坐在沙发上,就抱着一罐子糖果朝着顾念兮跑了过来,顺便将糖果罐子交给顾念兮,示意要让顾念兮帮着他开罐子。

    而顾念兮说出来的那话,让聿宝宝的葡萄大眼里的希冀顿时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寻常,谈少要是回来的时候,他就能偷偷的抱着这个糖果罐子,让他再悄悄给他一个。

    可最近,谈少出差老长时间了。

    这么长的时间,聿宝宝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要糖糖……”

    聿宝宝在顾念兮的身边哼哼哼唧唧,就是不肯离开。

    “宝宝,又不听话了?是打算让谈少来收拾你!”

    每次,顾念兮都喜欢在这个小家伙的面前搬出谈少来。

    谁让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也只听谈逸泽的话?

    要是寻常,聿宝宝一听到谈逸泽的名号,都会乖下来。

    可这次,这小家伙竟然一反常态的爬上了顾念兮的腿,然后抱着糖果罐子窝在顾念兮的怀中,继续念叨着:“糖糖……”

    好吧,聿宝宝也是有些想念谈少了。

    那个男人,都已经十多天没有出现了。

    连电话都没有往家里打一个。

    这会儿,要是让他收拾一顿,能让他出现的话,聿宝宝也希望这样。

    可问题是,他牺牲小我,还是没有成就大我。

    不然,此刻他的葡萄大眼所看到的谈家大宅门口,出现的应该是谈逸泽,而不是那个喜欢带着银色边框眼镜的男子……

    “东篱哥哥!”

    顺着聿宝宝的视线看过去,顾念兮也看到了楚东篱慢步走了进来。

    “我刚刚看到大门没关,就直接走进来了。怎么,不会打扰了吧?”

    见到这一大一小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看,楚东篱下意识的扶了一下自己的边框眼镜,笑着说到。

    “东篱哥哥说笑了。你能来我开心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打扰呢?”

    顾念兮说着,已经将聿宝宝这个小肉墩给挪到了一边,自己开始招待楚东篱。

    “哟,这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我还记得上一次见到他,这小家伙还喜欢抱着奶瓶子到处乱跑。”

    楚东篱看着坐在沙发上,那个顶着小小鸡冠头,眨巴着大眼好奇的盯着他看的小人儿赞叹着。

    “那个时候,老二还没有出生呢!”

    顾念兮笑着回应。

    “前天在顾叔叔家里看到那个小家伙了,越来越像谈少!”

    其实,论长相的话,应该是聿宝宝更像谈逸泽一些。

    但楚东篱说的,是神韵。

    比起聿小爷,倾小爷的神韵更像谈逸泽。尤其,是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人看的时候最像。

    “东篱哥哥是什么时候到这边的?怎么都没有告诉我一声!”其实,对于楚东篱的这次来访,顾念兮也感到有些诧异。

    要是她父母提前知道楚东篱会过来的话,应该会早些告知她才对。

    从前几天,谈倾就被这老两口接过去了。

    所以最近几天,顾念兮每天都跟家里有联系。

    要是他们知道楚东篱会过来的话,不可能不告诉她才对。

    “其实是临时交代下来的,我就过来了。”再者,他也是文件上了解到,那个男人现在不在这里的事儿。

    犹豫了好久,他最终还是决定过来了。

    他告诉自己,他只是过来看看顾念兮他们娘俩到底过的好不好,和其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看着在边上给他泡咖啡的顾念兮,楚东篱其实还想说些什么。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不远处谈老爷子走了过来:“哟,原来是楚小子来了!我刚刚看到玄关处的皮鞋,还以为是我们家小泽回来了!”

    谈老爷子的一句话,无不体现着他对谈逸泽的想念。

    但同样,这话也在提醒着某些人,那既定的事实。

    “老爷子,我只是路过此地,顺路过来看看兮兮他们娘俩!”

    被提醒到的某个人,只是无奈的解答。

    只是,有种情绪却被他死死的压在那镜片后的那个世界。

    或许,是这压抑的力度过大。

    他的笑,也漾出几许苦涩的味道。

    ——分割线——

    “兮丫头,你在泡咖啡么?还是你这个丫头有心,知道姐姐我下班回来,浑身都快要散架了。继续一杯咖啡补充一下能量!”

    这大嗓门从谈家大宅门口传来的时候,在房子里的每一个人都一一摇头。

    就连本来嘴角一直挂着苦涩的楚东篱,也在听到苏小妞的声音之时,无奈的勾唇。

    只不过,相比较之前的弧度,这次楚东篱的笑声倒是多了几分真实。

    这么多年来,苏小妞还是改不了那自恋的毛病。

    再者,她带给人欢愉的感觉,也是一成不变。

    其实,这样的人儿在当今这个社会,真的不多见了。

    当今社会,就像是一个大染缸。

    想要在这个社会里独善其身,多难?

    想要保持一颗赤子般的心,更不容易!

    而苏悠悠却在这个社会中,一如最初她在学校里那般单纯率真,让人不想怜惜都难。

    “小兮子,快点快点上来给本宫掐掐肩膀。今天都做了一天的手术,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苏小妞一边拖掉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一边朝着房子里叫叫嚷嚷着。

    而听到这么个称呼的顾念兮,突然间整出了一副苦瓜脸。

    好吧,她感觉自己又被太监了!

    “悠悠,我这咖啡是泡给东篱哥哥喝的。你要是想喝的话,自己去泡!”

    吼吼……

    顾念兮就是要用这样的世纪举动来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太监!

    “哟,小篱子,原来是你来了啊!不早说,早说的话姐姐带你去就嗨歌!”

    听闻楚东篱到访,苏小妞这会儿跟小鸟儿似的朝着这边跑过来,一点也看不出像是她刚刚嘴里所说的做了一天的手术,累的连动都动不了的样儿。

    其实,苏小妞也算是楚东篱看着长大的。

    想当初,他们在上学的时候,苏小妞就经常跟着顾念兮到楚东篱家里蹭吃蹭喝。

    到现在,苏小妞都念叨着楚东篱的厨艺一绝。

    “悠悠,你又没大没小了?”

    顾念兮一上前,将跟狗腿似的往楚东篱身边巴结的苏小妞推开了。

    “兮丫头,没事!难得见到这丫头,让她高兴一回!”

    楚东篱笑着。

    “你看,小篱子自己都这么说了!”苏悠悠对着顾念兮说完了这话,又瞬间跟换了张脸似的,跟楚东篱说:“没事没事小篱子,这兮丫头妒忌咱们两人关系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就不要和这货一般见识就对了!”

    好吧,当苏小妞一脸肯定的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顾念兮还真的想要问一问她这些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你这丫头,十年如一日。还是能轻轻松松的将人逗笑……”

    每次看到苏悠悠,楚东篱的心情都不错。

    除去她偶尔会将他当成她的gv大戏里头的男主角之外,楚东篱真的觉得和苏小妞相处零压力。

    “悠悠,你真的就是个开心果!”

    楚东篱由衷赞叹。

    “她哪里是个开心果?她就是葵花籽!”

    顾念兮看了一眼被楚东篱夸奖之后有些飘飘然的苏小妞,便这么说着。

    而苏小妞听了她刚刚的那一番话,不乐意了。

    “你这臭丫头,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我是个葵花籽?”

    而顾念兮没有给她作答,倒是自己“扑哧”一笑。

    “喂喂喂?兮丫头,你最近越来越木有公德心了。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应该拿出来大家一起乐一乐。怎么能自己撵着藏着呢?”

    “你确定要我说?”顾念兮神秘兮兮。

    “确定!”

    苏小妞一脸肯定。不过,她要是知道顾念兮会说出什么来的话,她现在也不会变现出这一副德行!

    “你就是菊花被爆烂了,所以变成葵花籽了!”

    顾念兮说出这话好半响之后,苏小妞这才回过神来。

    “好你个兮丫头,皮痒痒了是吧!竟然敢在本宫的头顶上动土!还说本宫是朵被爆烂的菊花,本宫明明就是朵小雏菊!这故弄玄虚的小兮子,今天本宫要是不好好收拾你一顿,我就不姓苏!”

    喊着这话之后,苏小妞就开始朝着顾念兮跑了过去。

    而顾念兮看到苏小妞朝着跑过来,当即暗叫不好,转身朝着另一端跑去。

    这么一追一跑,让这个因为谈少离开之后沉寂了许久的大宅子里,又有了欢乐的笑声。

    只是,好景不长。

    在谈家大宅出现了这样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的时候,大门处突然传来了声响。

    ------题外话------

    还在出差中,嗷嗷。

    闪婚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是万更,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有段时间,我甚至差点忘记自己是有工作的人。

    让每个亲爱的们都能看到更新,这便是我最大的收获。

    闪婚即将出版,出版书下周开始预售,跪求亲爱的们多多支持,爱你们。~!团购群41891806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