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98章 第一个孩子的真相VS我要回去

    孩子?!

    为什么这次和张小琴见面,她一直在张小琴的嘴里听到这样额的字眼?

    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张小琴,你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孩子!”

    顾念兮再上前了几步,质问着。

    此时,她的眼眶有些红。

    仿佛,又回到了手术的那一天。

    那种莫名的无助和失落感,排山倒海的向她袭来。

    “你要是不说的话,你信不信我真的让你连这个工厂都呆不下去!”

    张小琴以前是有多么的爱慕虚荣,若不是这当中发生了什么,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甘愿在这样的小工厂打工!

    之前,顾念兮还查过这些年张小琴都做了什么工作。

    从调查结果来看,张小琴开始应征工作,就是她当初手肘手术的那一年。

    而且,张小琴应征过很多的工作,有的在开始就直接被人拒绝了。有的做了几天,就因为各种原因被人辞退了。

    直到张小琴找到了这种不用身份证登记,又累又脏的活儿,才免去了这样的苦难。

    顾念兮不傻。

    按照张小琴这样,为了富足生活,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女人,怎么可能安分的做这样的工作?

    这当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而顾念兮回想着当初谈少带着手肘动了第二次手术时候的她离开时候的狠戾,她很难不将这些事情联想到这个男人的身上。

    只是,若是单纯的害的她手肘再次动手术的话,谈逸泽应该不会那么小题大做。

    最多,也就是收购了他们家的超市。

    可眼下,谈逸泽这类似于赶尽杀绝的做法,实在是……

    “顾念兮,你别装糊涂了!就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的糊涂……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过得有多苦!以前你不知道你自己怀孕,让我推你一把也就算了!难不成你连你自己流产了,都不知道!”

    张小琴可能不知道,她的这话对顾念兮而言,简直形同雷劈!

    流产?!

    这是什么字眼!

    不,她怎么可能流产呢?

    她的两个宝宝,都顺利的活下来了。

    这第三个,还在她的肚子里!

    她怎么可能会流产呢?

    她不相信……

    她绝对不会相信。

    “顾念兮,你怎么了?”

    张小琴嘶吼完才发现,顾念兮脸色苍白,一直盯着她看,却迟迟连话都没有说。

    “顾念兮……”

    张小琴想要推一把顾念兮,可顾念兮却突然倒下。

    那一瞬间,顾念兮只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什么东西即将要炸开。

    乱糟糟的……

    眼前一黑,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

    顾念兮是晕倒了,不知道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张小琴不一样,她一直都看着顾念兮。

    而顾念兮突然倒下,让曾经因为顾念兮流产遭受各种悲催生活的张小琴一时间慌了手脚。

    “不是我……”

    “顾念兮,你不要害我!怎么突然就在我面前晕倒了!”

    “顾念兮,你快起来!不要再装了!”

    “顾念兮……我连推你都没有,你快起来啊!”

    张小琴的声音都染上了哭腔。

    “你还喊什么喊,人晕倒了就该马上送医院啊!”

    这时候,有工友从里头出来,见到这个情况就好心的劝说着。

    “啊?”

    被人一提醒,张小琴这才急忙的扶起了顾念兮。

    “顾念兮,我真觉得上辈子欠了你的!因为你,我这些年过的有多苦,你都不知道……”

    “顾念兮,我可告诉你,你千万不能有事!”

    当初就因为她流产,张小琴过了这么多年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其实张小琴也清楚,这都是她罪有应得。

    但这一次……

    顾念兮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依照那个男人的脾气,她张小琴估计要被剥去一层皮。

    可要是这样的话,张小琴会觉得自己很冤枉。

    是顾念兮主动来找她的,又不是她主动找顾念兮的。

    再说了,她这次连碰到顾念兮都没有,真的不是她的错。

    但当时在场就他们两个人,要是顾念兮不醒来的话,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顾念兮,求你别死啊……”

    这是晕死的顾念兮唯一听到的话!

    死?

    她怎么可能死呢?

    不……

    她不想死!

    也不能死!

    她肚子里现在还有一个宝宝,怎么可以死掉呢?

    她要活下去,看着她的宝宝顺利出生,健康长大……

    还有,她还要知道,她的第一个宝宝……

    不知道是不是这股子动力的驱使,顾念兮拼了命挣扎,直到从黑暗中挣脱出来。

    “宝宝……”

    尖叫中,顾念兮猛然坐起。

    此时的她,整个额头都是汗。

    “小姐,你身体不合适这样坐起来,快躺下!”

    护士小姐看到她醒来,赶紧说着。

    而顾念兮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赶紧伸手摸向自己的小腹。

    在触及到自己的小腹还是凸凸的时候,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看到这样的顾念兮,护士小姐也突然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你放心好了,肚子里的宝宝很稳定!就是你自己要注意控制一下情绪,不然真的会对宝宝造成不好的影响!”护士小姐笑着对她说。

    而听到宝宝还在这个消息,顾念兮那张苍白的小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宝宝还在,那一切都好!

    只是,当顾念兮平复下情绪的时候,就听到外头传来这样的吵闹声。

    “张小琴,我饶不了你。你怎么三番两次的对我们家兮儿做这样的事情,我可告诉你,我家兮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这辈子就给我在牢房里呆着!”

    外头这个叫器着的声音,应该是他们家的殷诗琪女士。

    不过,相比较寻常殷诗琪女士的声音,今天这声音貌似有些粗暴了些。

    难不成,门口的不是他们家殷诗琪女士?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连碰到她都没有,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就晕倒了!”

    有人,像是努力的解释着什么。

    但她的解释,没人愿意听。

    “够了,你以为你现在说的这些鬼话我们还会相信么?当初要不是你,我们兮儿的孩子也不会没有了!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害的我们家兮儿还不够苦么?你怎么可以继续害她,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门外,那些人还在叫器着什么。

    而顾念兮听着这一些对话,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孩子……

    那是妈妈的声音!

    她在说孩子!

    难不成,她也知道……

    突然间,顾念兮的脑子里闪现这样的片段:

    那时候,她躺在病房里,正等待着手术。

    母亲走进来,双目通红。过分的担心,让她看起来瞬间苍老了几岁。

    “我知道了。孩子,只要你好好的,妈别无所求……”

    当时,她让他们家老顾同志去劝妈妈的时候,他却这么说:“我知道了!但兮儿,有些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强求,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等手术结束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时,顾念兮就觉得爸爸的话似乎有另一层含义。

    可当时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很快就被推入手术室了。她来不及想清楚什么,直到现在……

    当所有真相被揭开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个大傻瓜。

    就像似乎张小琴说的,流产怎么连一丁点察觉都没有呢?

    那一刻,她突然像是被困住的小兽,拼命的甩开了本来打算扶着她躺下的护士,然后大步跑向大门口。

    “小姐……”

    “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你现在身体还不是很好,别跑啊!”

    护士在后头追赶着。

    而顾念兮这边已经将病房门打开。

    这一举动,让原本在门口争吵的几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特别是殷诗琪,和陪在她身边的顾印泯,他们一时间都僵住了。

    “兮儿……”

    顾印泯看到宝贝女儿满脸苍白,正打算上前扶住她。

    可顾念兮却朝着自己的妈妈那边走了过去:“妈妈,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孩子没有了?那不是我的孩子,对不对?”

    她红着眼,叫器着。

    眼泪,分明蓄势待发。

    可她却还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让自己看上去很冷静,但实际上她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兮儿,你听妈妈说……”

    殷诗琪上前,想要抱住自己的宝贝女儿。

    当父母的,哪里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孩子痛?

    当初他们也想告诉顾念兮这事,但想到这孩子知道这事情之后会遭受怎样的打击,他们还是说不出口。

    所以,他们才和谈逸泽默契的将这事情埋在心底。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真相还是被揭开了。

    “不……妈妈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不是我的孩子……”

    顾念兮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母亲,她一步步的退后。

    不是她的孩子对吧?

    要是她的孩子,她怎么连失去孩子都不知道呢?

    若是这样,她真的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兮儿……兮儿求你别这样!你现在不能过分激动,兮儿妈妈求你……”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瞒了这么久?到底为什么……”

    突然间,顾念兮的泪水滑落了。

    迟来的悲伤,迅速的席卷她的全身。

    孩子……

    一个她从来不知道的孩子,在她的生命中出现了又消失。

    而她这个当母亲的,直到这一刻才知道……

    “兮儿,冷静下来!”

    顾印泯看她的脸色很不好,赶紧上前,用自己的长臂环住她的肩头,希望能给她支撑下去的力气。

    可顾念兮还是晕倒了……

    “兮儿……”

    “医生,快过来!我女儿又晕倒了……”

    “赶紧送入病房!”

    “兮儿,你千万不能有事!”

    身边,还有那些人一直都在叫着,顾念兮只是呢喃着:“我的宝宝……”

    之后,她又彻底的跌入了那片黑暗。

    ——分割线——

    “嘟嘟嘟……”

    因为聿宝宝找不到顾念兮,一整个下午,这小家伙都特别粘谈逸泽。

    无奈之下,谈逸泽只能一直都抱着这个小家伙。

    聿宝宝这个小混蛋一直比较调皮。

    就算被谈少抱在怀中,他还是不停的挣扎着,想要到处乱蹭。

    谈逸泽抓着这小家伙,才能逮住他不乱蹭。

    只是这个小家伙,似乎有些不安,一直伸出胖爪子想要抓着他的口袋。

    这个异常,引起了谈逸泽的注意。

    视线落在自己的口袋之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口袋有些发亮。

    他掏出手机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电话响了。

    怪不得刚刚这个小家伙一直都想要从他的口袋掏出些什么。原来,是他的手机响了!

    只是,等到谈逸泽发现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人儿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顾念兮的!

    那一刻,他的黑眸里满是眷恋。

    兮兮……

    你想我了吗?

    应该是想我了吧?

    不然,你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吧!

    其实,我也想你,发了疯的想你。

    我在看着你离去的时候,表现的极为平静。

    可天知道,那一天我多想上前直接拦住你,将你抱在怀中。

    但兮兮,我不能这么做!

    我怕你发现我的异常,我怕你嫌弃我,更怕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害了你……

    我以为,让你远走之后我好好配合治疗,等情况好转再让你回来。

    可我发现,我真的高估了药效。

    不管我怎么配合,那些药好像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现在的听觉,越来越坏。

    连手机就在耳边响起,我都不知道。

    兮兮,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就连电话响起我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电话那边的你在说些什么……

    想到这里,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将手机放回自己的口袋里,顺便将自己所有的眷恋化作眼眶的微红……

    而谈逸泽所不知道的是,其实电话那端的人并不是顾念兮。

    一开始,殷诗琪是用自己的电话打给谈逸泽的。

    但谈逸泽没有接听。

    如此重复了几次,殷诗琪索性拿了顾念兮的电话打给他。

    其实,殷诗琪就是想要告诉他,顾念兮知道当初孩子没了的事情,现在她怀着身孕情况也不是很好,希望他直接到d市去看看她。

    有他在顾念兮的身边,情况或许能好一点。

    但不管是用她自己的号码还是用顾念兮的,都没法接通。

    “病人已经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稍后就可以进去探视。”

    “谢谢你医生。”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过,顾先生恕我直言,这情况要是继续下去的话,怕是对她腹中的胎儿……”

    “这一点,我们也清楚!”

    “我们希望的是家属能够尽可能的配合我们医院的治疗!”

    “我知道了,我会尽最大的可能劝劝她的……”

    医生听了他的答复之后,点了点头,接着便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而在一声离开之后,顾印泯只能无奈的叹息,随后转身回到殷诗琪的身边。

    “电话还没有接通么?”

    “嗯!”殷诗琪的脸色不大好。

    除了在为自己的孩子担心之外,她也在埋怨自己的女婿。

    女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是希望女婿陪在女儿的身边。刚刚除了给谈逸泽打电话,她也尝试直接打到谈家大宅。

    但谈家大宅里,谈老爷子和刘嫂带着老二去打疫苗,家里只剩下听不到声响的谈逸泽,以及被他抱在怀中,哪儿也去不了的聿宝宝。

    这到处找不到人,让殷诗琪瞬间对女婿的印象大打折扣。

    “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哪儿也找不到人!”

    顾印泯一听,也无奈的叹息。

    最近,他也没有听说谈逸泽那边有什么情况。

    按理说,他应该没有在外地才对!

    但他的嘴上,还是安慰着他们家的殷诗琪女士:“没准,他现在有事情呢!”

    “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自己的老婆孩子重要吧!要是兮儿……”

    说到这,殷诗琪的泪就落下了。后面的话,她也没法说出口了。

    其实在接到女儿晕倒的消息之时,她就想哭了。

    但她一直坚持着,不想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哭,以免让她担心。

    可女儿再一次晕倒,让殷诗琪紧绷的那根神经也崩溃了。

    “好了,别说了!兮儿会没事的!”就算殷诗琪没说完,顾印泯也大致猜到她会说些什么。

    无奈的叹息之后,他将殷诗琪搂进自己的怀中。

    “先别哭了。我们先进去看看兮儿吧,这个时候我想她应该不想看到你哭的样子……”

    说着,顾印泯又忙着自己的老婆擦了下眼泪。

    “老顾,你说兮儿不会有问题的!”

    “不会的!”但愿如此……

    ——分割线——

    顾印泯和殷诗琪走进来的时候,顾念兮已经醒了。

    她的大眼里,还满是泪水。

    只是,现在的她看上去平静了许多。

    看到他们进来,她还想要坐起来。

    “兮儿,你还是躺着吧。医生说,你需要多休息……”

    顾印泯先一步上前,将准备坐起来的她又按了下去。

    “爸爸,我没事!就是突然接到这个消息,有些接受不了……”

    一个孩子在她所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这么没了。换成是谁,也不大能接受。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一个孕妇呢?

    “兮儿,妈妈对不起你!可当时,你手术之后需要好好的休养,我就想着等你恢复了再告诉你。可越是拖,越是舍不得告诉你……”

    殷诗琪上前,虽然现在的她没有再掉泪,但红肿的眼眶已经告诉顾念兮某些事实。

    “妈妈,你没有对不起兮儿,是兮儿对不起你们才对!我都这么大了,还要你们两人为我担心……”

    看妈妈红肿的眼眶,想必刚才她顾念兮的情况又让她操碎了心。

    “你是我的宝贝闺女,我们为你操心也是应该的!兮儿,妈妈现在不求别的,只要你快一点好起来就是了!”殷诗琪说。

    “妈妈,你真的不用担心了。我会好起来的,为了你们,也为了宝宝……”

    医生刚刚她醒来的时候,就和她说,这个宝宝真的很顽强,经历了那么多次危险,都能保下来……

    也对。

    在A城的时候,因为谈逸泽的转变,她就很不爱惜自己。不好好吃饭也不好好的睡觉,到最后还弄得有些营养不良。可宝宝,还是挺过来了。

    现在呢?

    她又因为第一个宝宝伤心难过,晕倒了两次。可这个宝宝,还是顽强的挺过来了。

    看来,这个宝宝真的很想要活下来。

    连一个未出生的孩子都可以如此坚强,她顾念兮又怎么可以放弃?

    不可以,对不对?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伸手摸向了自己凸出的小腹,眼里满是慈爱。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但妈妈答应你,这一次一定会好好的保住你的。所以请你一定要活下来,和妈妈一起好好的活下来……”

    顾念兮的声音,还和以前一样的柔。

    听着这话,殷诗琪却又掉泪了。

    她被自己的女儿感动了。

    在经历那么大的打击之后,丈夫还没有陪在她的身边,她还是一个人挺了下来。

    “爸爸妈妈,我真的没事了。相信我,我和我的宝宝一定会好好的!”

    已经失掉了一个孩子了,顾念兮不想再失去第二个!

    所以,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会挺下去的。

    为了这个宝宝,也为了延续第一个宝宝的生命……

    “兮儿,我相信你……”

    顾印泯只说了这么一句,却给了顾念兮很大的勇气。

    她的父亲从来不会说那么多的话,但他是这个世间最喜欢她顾念兮的人,从小到大,就是这样的。

    所以,她一定不可以让顾印泯失望!

    “爸爸,我会好好的!”

    听着顾念兮的话,顾印泯轻拍着女儿的背部,以示安慰!

    ——分割线——

    他们一家三口,在病房内其乐融融。虽然经历了苦痛,但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容。

    张小琴就站在病房外,看着这样的一幕。

    不是她不想进去,而是她担心自己这会儿进去,又会被炮轰。

    很显然,这老两口将顾念兮的晕倒全都推到她张小琴的身上。

    虽然,无辜躺枪,张小琴觉得自己有些冤枉。

    但她也不敢为自己喊冤。

    因为顾念兮那个孩子的离去,真的是她造成的。

    所以,她觉得顾念兮这次的晕倒,她还真的有责任。

    再说了,要不是她告诉顾念兮这些的话,她也不会受到刺激晕倒。

    所以,这整个过程中她一直都在外头张望着,想要确定顾念兮是不是还安好,再离开这里。

    本来,张小琴没打算再进去这个病房的。

    可顾念兮却眼尖的发现了她,并且喊着:“小琴,进来吧!”

    “兮儿,为什么还要让她进来?她害的你还不够么?”殷诗琪一看到那个女人,就像是捍卫孩子的母鸡,一副战斗状态。

    “妈妈,这次要不是她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还要被瞒着多少年……”顾念兮的一句话,让殷诗琪顿时无语。

    确实,若不是顾念兮自己发现这事情的话,她还真的没有打算告诉顾念兮。

    这些事情明知道说出来只会让顾念兮悲伤,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

    “这样也好……”身为孩子的母亲,顾念兮是最有知情权的。

    “再说了,这一次她真的没对我做什么!”

    和母亲解释完之后,顾念兮又转身看向张小琴:“你回去吧,我已经没事了!还有谢谢你小琴,谢谢你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我……”

    若不然,那个男人估计这一辈子也都不会告诉她吧!

    “那我走了!”

    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顺便洗清一下罪名,这事情对于张小琴而言是求之不得的。

    只是离开的时候,张小琴又忍不住看了顾念兮一眼。

    以前,她总是不明白,她到底输给顾念兮哪里,为什么顾念兮到什么地方,别人都会喜欢她而不是她张小琴。所以,那个时候的她才会想方设法的挖苦顾念兮,闹出了后来那么多的事情。

    可现在,她懂了。

    顾念兮比她多的地方,就是懂得饶恕!

    或许,这才是那么多人比较喜欢她的原因吧……

    得到了自己多年前就想要知道的答案,张小琴扯动唇角之后离去……

    ——分割线——

    “苏小妞,你还不快点出来伺候老子!”

    苏小妞在浴室里不知道折腾着什么,大半天都不出来。

    凌二爷在外头不满的唧唧歪歪。

    “靠,你自己有手有脚,还让人伺候个屁啊!想让我伺候你,先让我将你的手脚打断再说!”浴室里,苏小妞咆哮着应对。

    好吧,对于苏小妞来说,这男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要是不好好收拾一番,让他骑到自己的头顶上,跟以前那样在外头连承认她是他的老婆都不肯,那还了得?

    而被苏小妞这么一番喊着之后,凌二爷看着自己好好的手脚,还心有余悸。这会儿,他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老半天之后,苏小妞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刚刚洗完澡的苏小妞,浑身上下都是沐浴露的清香气息。

    光是这么闻着,凌二爷浑身的血液就开始沸腾了。

    “苏小妞,快点么……”

    凌二爷一手蹭着自己的脑袋,侧躺在床上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

    本来就是一祸国殃民的人儿,现在还摆出这样的姿态,简直让人一看就小心肝乱颤。

    好吧,一向就是外貌协会会长的苏小妞一下子就被征服了。

    她就是这么没有骨气。

    看着凌二爷这张脸,就是控制不住。

    不过苏小妞在嘴上,从来不会饶人。

    看着这样的凌二爷,她慢步上前,一边还摸着自己的下巴,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个猥琐大叔的样子,一边说着:“小贱人,看姐姐今晚怎么收拾你!”

    小贱人?

    咳咳……

    这个称呼实在是有点太难听了!

    老实说,凌二爷有些接受不了这样贱的称呼。

    可一考虑到今晚的福利,凌二爷就无法反驳这样的称呼。

    再者,看着苏小妞都朝着他这边走过来了。深知这一刻的自己要是反驳了苏小妞,肯定会被一脚踢下床的他,干脆就坐实了这个贱贱的称呼。

    看着慢步走过来,一脸猥琐笑容的苏小妞,凌二爷干脆摆成个大字,直挺挺的躺在大床上,这边还对苏小妞说着:“苏小妞,我就是这么贱,快来虐我吧,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小爷挺住就是了!”

    好吧,这个世道自称自己是贱人的人,还真的不多。

    看着凌二爷这个贱人,苏小妞别提心里多爽了。

    这会儿,她还模仿着电视剧里某些猥琐大叔的样子,边朝着凌二爷那边走过去,一边接着自己身上浴袍的带子。

    “小贱人,到时候可别哭着求饶!”

    “不会的,小贱人是绝对不会哭的!”

    凌二爷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想着,到时候谁求谁还不一定呢!

    只是,太过得瑟的结果,注定是要悲催的。

    当苏小妞朝着他这边走了一半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别接!”凌二爷本能的说着。

    “哪成?要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怎么办?”

    “那你快点!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被你收拾了!”这年头,像是凌二爷这样的被虐狂还真少!

    “知道了,给姐姐躺好。”苏小妞的一句话,凌二爷乖乖躺好在床上,等着被收拾。至于她自己,则接了电话。

    当看到电话上显示“顾念兮”三个字的时候,苏小妞迅速的接通了电话。

    “兮丫头,你他妈的怎么几天都不给我打电话!”

    苏小妞一接电话,就开始咆哮了。

    可一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苏小妞貌似有些担心了:“兮丫头,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说完这话,电话那边的女人又不知道说了什么,苏小妞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男人,就朝着门外走去了,像是不想被凌二爷听到电话的内容似的。

    这下,凌二爷纳闷了。

    这到底都算什么啊!

    老子好不容易哄的苏小妞跟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似的要被享用,凭什么小嫂子的一通电话就搅黄了?

    再有,他们两人到底都再说什么?为什么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看来,他有必要好好打听一下了!

    盯着那扇紧闭的门,凌二爷嘴角邪恶的勾起!

    ——分割线——

    “兮丫头,你跟我好好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然你怎么会晕倒!”

    不愧是当医生的,苏小妞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悠悠……其实我也不是有什么心事。我就是觉得,我真的没什么资格当妈妈……”

    白天,爸妈都在身边,她连多发泄一会儿都不敢,因为她害怕他们担心。

    好不容易撑到他们老两口一个回家,一个去给她找吃的,顾念兮才打了这一通电话。

    “什么叫做你没有资格当妈妈?不,你比我更有资格当妈妈。你看你把孩子带的那么好,也不猥琐……”苏小妞一直都在找理由安慰顾念兮。

    这一点,顾念兮听得出,也很感动。

    但她的眼眶,还是再一次红了。

    “要是有资格当妈妈的话,我怎么会连我自己的孩子没有了都不知道?”

    其实,她是想要好好的保住宝宝,但这些情绪总需要一个点发泄一下。不然这么积存在心里,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如今,谈逸泽耳朵不好使了,那就只有苏悠悠能听她说心事了。

    “兮丫头……你知道了?”

    顾念兮本以为,听到这事情的苏小妞应该会和她一样的震惊。可现在,苏小妞却没有震惊,只有担忧。

    “悠悠,你也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

    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只有她这个孩子的妈妈不知道,这怎么说得过去?

    “兮丫头,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当时你正要生你们家痰盂,我去你病房找你的时候,你睡着了,谈少就在那边喃喃自语的时候听到的!”

    “那是我听过最让人感动和悲伤的话……”

    “兮丫头你知道么?他把你们的孩子葬在了他妈妈墓地的边上,几乎每个节日都会去看他。而且,每个孩子所拥有的玩具,他都会给那个孩子买一份……”

    “我当时知道孩子还有墓地的时候,我就想要给孩子送束菊花过去。当时,是谈少带我去的。我看到那小墓被人打理的很好,边上开了很多漂亮的花,还有一大堆的玩具……”

    “谈少说,本来他还给孩子立了墓碑。但老人们说了,孩子还没有出生就死了,是不能立碑的。你知道么,我当时看到他那个表情,我都想哭了……”

    其实,这段时间苏悠悠一直埋怨谈逸泽的无情。

    可当再度说起那段记忆的时候,他才发现那是世间用情最专的人。

    “孩子……墓碑?苏悠悠,我马上回去!”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